儘管如此,陸熙眼底的**一點也冇被打消,反而愈發炙熱。

早餐,何家人都吃的很慢,下意識的在等夏辰。

而陸熙也是吃的津津有味,一邊吃著,一邊欣賞著對麵的何瀟雨。

陸經年眉頭一緊,他自然能看得出,他們在故意拖延時間,於是便咳嗽一聲,說道:“再拖延時間也是徒然!快點,陸家的時間可不是你們能浪費的!”

何筱雪一個激靈,眼神有些慌了,心中急切的念著:“姐夫,你趕緊來啊!”

何瀟雨也是心不在焉,眉頭皺得緊緊的,眼中也滿是擔憂。

兩姐妹磨磨蹭蹭的,早餐也終究吃完了,可夏辰依舊冇到。

“好了,筱雪,跟我們離開吧!”陸經年直接起身說道。

“再……再等等!我想……想收拾一下東西!”何筱雪一下子緊張起來。

“不用了,虛無山什麼都有!不會缺你的!”陸經年冷著臉,沉聲道。

“我……誒呦!我肚子疼!我先上個廁所!”何筱雪眼睛一轉,又道。

陸經年長出一口氣,已經冇了耐心:“夠了!我不會陪著你玩這種小把戲!我說了,再拖延時間也是枉然!還是趕緊跟我走!”

說著,陸凜直接拽起何筱雪的手,就要拖著她走:“能讓你留一晚上已經是給你臉了!你彆給臉不要臉啊!”

“你……”何筱雪一邊瞪著她,一邊掙紮著:“你放開我!我隻是……隻是想拿一點東西留作紀念!”

“不行!”陸經年直接迴應,然後給陸凜一個眼神,陸凜直接拽著她往外走。

“你們再逼我,我就死在你們麵前!”何筱雪大吼。

“有我在,不會讓你這麼死了的!”陸凜冷笑一聲,繼續拽著她。

何坤三人滿滿的心疼,趕緊跟在他們身後,很快,何筱雪就被拖到了大門口。

她直接拽住大門,對著何坤大聲呼救:“爸!爸!救我……我不想走!我不想離開你們!伯伯……彆讓我走!”她皺著眉頭,不知不覺,眼淚已經流出。

聽得何家三人好一陣心疼,心都在滴血。

“陸先生,還是先緩緩吧!筱雪情緒不穩定,萬一再做出什麼傻事可就不好了!”何坤趕緊拽住何筱雪的手,阻攔著說道。

“你們彆再挑戰我的耐心!小心我滅了你們!”陸經年眼睛一瞪,殺氣瞬間外泄,壓的幾人喘不過氣。

就在陸經年要走的時候,陸熙卻開口了。

“父親!我要這個女人!”陸熙指著何瀟雨,直接脫口而出。

這一句,所有人都驚了一下。

陸經年能看得出,陸熙是真的迷戀上這個女人了。

他頓了頓,然後迴應:“要就帶走!”

他輕描淡寫的一句話震驚了何家人,怎麼?他何家就這麼卑微嗎?

“我能看上你,也是你的福分!我勸你不要不知好歹!否則,我血洗何家!不要挑戰我的話!”陸熙目光直射何坤,惡狠狠的說道。

緊接著,陸熙就將那把刀拿了出來,刀光凜冽威寒,晃得人心惶惶,彷彿下一秒就會斃命一般。

“你是什麼東西?也配挑戰?聽說……你看上了我的女人?想好怎麼死了嗎?”

凝固的氣氛瞬間被這一句打破,一股滔天巨勢。猶如火山噴發一般,直接覆蓋了全場。

緊接著,夏辰的身影出現了。

這一瞬間,陸熙感覺自己被一股強大的威勢壓住了,沉重,壓抑,炙熱!

“老子問你話呢!”夏辰猛地抬頭,目光攢射,直接叫陸熙一個激靈。

“你……”陸熙眼睛眯著,一聲怒吼:“滾開!”

與此同時,陸熙手中刀子倏地飛出,帶著寒光和凶勢,劃破空氣,直飛夏辰而去。

電光火石之間,“咻!”

夏辰一個伸手,直接將那把刀握在手裡。

“接……接住了……”陸熙瞪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的看著夏辰。

就是陸經年也是眼神一頓。

陸熙可是高級武家,且天賦異稟,是陸家的驕傲!他的武技更是訓練到了極致,且不說這一刀斷山阻河,對付起同等級的武家完全不在話下。

而這裡是世俗,根本不可能有強過陸熙的人。

“你太弱了!和我戰鬥,也敢走神?”

說話間,夏辰已經來到陸熙跟前,而且拳頭高舉。

“砰!”

這乾淨利落的一拳直接咂在了陸熙的胸口上,瞬間,他胸口凹陷,鮮血瞬間浸濕了他整個上半身。

“轟!”

陸熙的身子飛出去十多米,重重落下,緊接著是一大口的鮮血吐出。

一招製敵,這就是夏辰!

“敢看上我的女人?嗬……這就是下場!”夏辰嘴角扯過一絲冷笑,那陰寒的目光一射,瞬間叫陸熙恐懼。

他雖是天才,戰鬥經驗卻少的可憐,敵過夏辰,是不太可能了。

“你就是動手打筱雪的那個賤人吧!”

聲音一出,夏辰再次閃身到陸凜麵前。

這滔天的殺氣和陰冷的聲音,陸凜直接被嚇傻了,她目光呆滯,除了驚恐就是驚恐。

可夏辰剛抬起的一巴掌,卻被陸經年攔下了。

“嗬嗬嗬……年輕人,我勸你不要太囂張了!”陸經年冷冷的笑著,有些毛骨悚然。

可夏辰絲毫不給麵子,直接破口大罵:“尼瑪的老東西,就是你縱容你的兒女欺負我的女人嗎?你算個什麼東西?在我麵前裝什麼裝啊!”

何家的這件事,夏辰已經很窩火了,冇想到剛來,就看見他們欺負何家姐妹的一幕,他更是怒火滔天。

“破—山—曉!”夏辰冇有猶豫,直接打出自己最強的一招。

陸經年也就是高級後期的實力,從氣勢上看,倒是超過同等級的武家,要是和他對戰,夏辰也有把握贏下他,隻是眼下的夏辰太憤怒了,實在是忍不了他這個高高在上的樣子了。

而悟出了勢的夏辰,更加將勢融入這一掌中,致使威力上有一個本質的提高不過這也消耗了他大部分的真氣。

金色掌印一出,夏辰猶如神明一般,掌管著那金黃耀眼的勢力,逐漸實質化,一掌拍出,猶如小山降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