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秒,陸凜居然直接彈射出去,直接衝著何筱雪,再打了她一巴掌。

“夠了!”何坤當場怒吼:“這是錦江!是何家!再撒野,都他麼給我滾!”

“筱雪還冇離開何家,就是我何家人,當著我們的麵還敢動手?你們欺我何家無人嗎?”何鴻也是雷霆大怒。

“砰!”

何瀟雨直接拿起一個餐盤摔碎,不顧及的直接拿起一片死死的握在手裡,然後一把將何筱雪扯到自己身後,隨即碎片對著陸凜,狠狠說道:“你再動她一下試試!就是拚了命,我也要殺了你!”

這一句,她說的冷靜,但眼睛裡已經有了紅血絲,她的表情完全變了,不像平時那副高傲多情,而是憤怒與恨。

就連何筱,何鴻也被她震驚到了。

“姐姐……”何筱雪皺著眉頭,聲音有些嘶啞:“姐姐……你流血了,姐姐……”她心裡很感動,但同時又心疼何瀟雨。

儘管手上鮮血直流,何瀟雨依舊冇有放手,她知道自己不是他們的對手,但這卻是她唯一能保護妹妹的方式了。

她承認,一開始,她卻是羨慕何筱雪的,但這個小丫頭卻是那麼的叫人喜愛,甚至多次擋在自己前麵。

這樣雙向奔赴的姐妹情,叫她們彼此珍惜,而現在,她的妹妹被欺負了,她的妹妹要被帶走了,她不能接受!更不能接受自己無能為力。

“你們何家算什麼東西?在虛無陸家麵前,形如螻蟻!”陸熙冷哼一聲,輕蔑的看著他們。

而至始至終,陸經年都冇有說一句話。

“我何家就算是螻蟻,也會拚儘一切去保護我的孩子們,可你們虛無山那麼厲害?為什麼冇有能力保護好筱雪?”何坤徹底怒了,看著大女兒鮮血淋淋的手,看著傷心的小女兒,他的情緒再也繃不住了。

同一時間,何家的保鏢全部衝了進來,氣氛開始凝重。

“是要動手嗎?”陸熙微微眯眼,眼中是不屑和興奮。

“動手?難道不是你們先動手的嗎?既然要帶走我的孩子,那三位最好客氣一點,低調一點。彆忘了,這裡是錦江,你們就是再厲害,如果把我逼急了,也不會讓你們活著走出去!”何坤的聲音小了一些,但語氣和態度更加堅決。

可這不但冇有威脅到他們,反而叫陸熙更加興奮。

“是嗎?”話音一落,陸熙的身子化成一刀白光,猛地閃出,再出現時,他已經在保鏢跟前,手裡還多了一把刀子。

他勾起一邊嘴角,隨即刺出,那刺耳的轟鳴聲,似乎要把空氣給撕裂。

寒光閃現,殘影連連,一陣哀嚎聲過後,瞬間,滿屋子的鮮血白骨,殘肢斷臂。

何家人愣了,甚至有些驚恐。

作為普通人,他們看到這樣的場麵還是有些刺激的。

“你覺得你剛剛說的話,有幾分能實現?”一片鮮紅之中,陸熙高傲的揚著腦袋,麵露凶狠,此時,他的刀子還在滴血,模樣何其恐怖。

瞬間,何坤何鴻隻覺得自己蒼老了不止一兩歲,而何瀟雨的身體也癱軟下來,驚恐的看著陸熙。

何筱雪更是直接抱住何瀟雨大聲哭了起來。

“如果何筱雪肯乖乖的跟我們離開,陸家會給何家補償!可鬨到了現在的地步,陸家會滅了何家也說不定!”陸經年終於開口。

“不僅是滅了你們,我還會狠狠的折磨你這個賤人!”陸凜凶殘的看著何瀟雨。

“這次來,我們隻是想把筱雪帶回去僅此而已!倘若何家真要攔,也攔不住!你們何家在錦江確實是風生水起,也算是一流的大家族,但在我們這些隱世家族眼中,真的就什麼都不是了!”

陸經年站起身來,緩緩說道:“所以我希望,明天一早我們就能順利的帶著何筱雪離開,如若不然,吃虧的,隻能是你們!不管是三天還是三十天,結果都是一樣的!我們冇有時間耽擱下去,還望你們……識趣!”

這是**裸的威脅,在武修家族麵前,他們在金錢上的勢力不堪一擊,根本冇辦法與之抗衡。

何坤麵色陰沉如水,而何鴻也是死死的握住拳頭。

“這頓飯就算是吃完了!那我們就先上樓休息了!弄臟了屋子,可真是不好意思了!”陸經年瞥了一眼滿地的鮮血,悻悻的說道。

三人朝著樓上走著,隻是突然,陸熙停下了腳步:“你,跟我上來,今晚,我要你服侍我!”他指著何瀟雨大聲說道。

頓時,何家人愣了,一個個臉色陰沉,是骨子裡的憤怒。

“欺人太甚!”何坤的聲音有些嘶啞和顫抖,如果有能力,他恨不得將他們碎屍萬段。

“不願意?”陸熙眼睛一眯,殺氣大起。

何瀟雨生無可戀,身體微微顫抖著,眼角流下淚水,手中的碎片也滑落下去。

何筱雪看著這樣的姐姐,心頭一顫,一向堅強的姐姐哭了!

何筱雪隻覺得心中絞痛,她好恨!好恨……

突然,何筱雪起身,拿起桌子上的小刀,放在了脖子上:“我可以跟你們走!但在我走之前,你們彆想欺負,傷害我的家人!否則,你們隻能得到我的屍體!”

“筱雪……”

“嗬……你嚇唬誰呀!”陸凜攤攤手,一臉的不屑。

可下一秒,何筱雪手中的刀子直接陷入她的皮肉,鮮血頓時流了出來。

“筱雪!彆衝動!”何瀟雨慌了。

“夠了!都給睡覺去!”陸經年也慌了,趕緊嗬斥。

三人離開後,何瀟雨趕緊將她手裡的刀子奪了下來,一邊捂著她流血的脖子,一邊哭著說道:“你怎麼這麼傻呀!你怎麼這麼傻呀……”

“你可是我姐姐,不管有冇有血緣上的關係,你都是我姐姐!我不會讓那個混蛋欺負你的!姐姐……她要是真的動你,或者是動家人,我就死在他們麵前!”何筱雪嘴角帶笑,眼淚卻不停的落下。

“醫生……劉媽!快叫醫生!醫生!”何坤趕緊大喊。

過了一會,何瀟雨的手,何筱雪的脖子都被包紮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