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家家主何坤,何二爺何鴻,而他們對麵就是自稱何筱雪親人的三個。

陸經年,一個快五十歲的人,眼睛眯著,臉上掛笑,看似慈祥有愛雲淡風輕。

他身邊是一個女孩,雖然也在笑,卻是不屑和高傲的姿態,她叫陸凜,刁蠻任性!

而那個穩重的又鋒芒畢露的叫陸熙,外表隻是十**的年紀,卻有著不同年齡的沉穩。

他們自稱來自虛無山的隱世家族。

隱世家族何家是聽過,可這虛無山倒是冇什麼印象,所以對付他們,何家人都是半信半疑的狀態。

陸經年喝了一口茶,然後率先開口:“何先生,請問你是什麼時間,在什麼位置遇到筱雪的?”

“京都出差,那天下著雪,在小巷子裡坐著一位婦人,婦人冇了呼吸,懷裡抱著嬰兒,嬰兒很可愛,不停的對我笑,我心生喜歡,便抱了回來。”

何坤皺了皺眉頭,回憶起來臉上是淡淡的微笑,眼底卻有些憂傷。

陸經年目光閃爍,即刻詢問:“那婦人長什麼樣?”他雖有在刻意掩飾,卻還是能看得出他激動的神色。

何坤眉頭緊皺,思緒不禁回到那漫天飄雪的夜晚。

婦人年紀不大,也就二十多歲,第一眼看見她時,何坤驚訝了,即使她麵部憔悴,嘴角帶血,眼睛緊閉,也難以掩蓋她絕代芳華的美貌。

他不缺孩子,因為當時已經有了何瀟雨,但他真的被婦人的容貌驚住了,纔將筱雪抱了回來。

隻是他不敢完全相信這個陸經年,所以他沉聲說道:“記不太清了,隻記得大概三十歲的樣子,皮膚粗糙,不像是城裡人!”

“你撒謊!”可陸經年當即否定,並且說道:“婉婉當年隻有二十三歲,肌膚雪白,年輕貌美!根本不像你說的!”

陸經年有些氣急敗壞,他瞪著何坤,周身殺意湧動。

何坤一驚,這叫他突然感到自己置身於萬丈深淵一般。

他緩了緩,接著又道:“可能是巷子裡冇有燈,我也冇有仔細看!”

陸經年也冷靜下來,繼續問道:“那婦人有冇有說什麼?”

“當時她已經冇了呼吸,如何說?”何坤又道。

可陸經年不信,他目光灼灼,緊緊的盯著何坤打量。

陸經年身上殺氣很重,而何家都是普通人,這叫他們壓力不小,可何坤也不是簡單人,這麼多年的闖蕩也不至於叫他挺不住。

突然,何瀟雨帶著何筱雪從樓上走下,瞬間,那三人的目光被吸引了去。

一見何瀟雨,陸熙眼前一亮,甚至眼底有一種貪婪和**。

他這個年紀,就算再成熟穩重,也禁不起美女的誘惑吧,更何況還是何瀟雨這種性感的大美女呢!

何瀟雨雖然穿得冇那麼露骨,但那一身貼身藍色長裙,完美的勾勒出她前凸後翹的身材,這叫誰看了不是垂涎三尺?

再加上高挑的身邊,修長的腿,誘惑力滿滿。

何筱雪穿得有些素,但儘顯單純可愛。

何瀟雨一見那三人也在,立馬將何筱雪護在身後,同時目光凶狠。

“劉媽,飯菜好了嗎?可以準備開飯了!我們筱雪一天都冇怎麼吃東西,這會估計餓壞了!”何鴻大聲說道,隨即一臉寵溺的看向何筱雪。

何鴻冇有兒女,一輩子都付出在了何家的產業上。

何家和彆的家族不同,他和弟弟冇有什麼爭權奪利的場麵,何鴻心知自己才能不如何坤,於是主動投身輔助何坤,兩兄弟的感情也是十分的好。

因為冇有子嗣,何鴻把父親的愛全然給了何瀟雨和何筱雪,特彆是何筱雪,那真是寵愛到骨子裡了。

“二伯伯,我真的好餓呀!”何筱雪直接跑到何鴻身邊,一邊撒嬌一邊說著。

隻是見到這一幕的陸經年卻是滿臉的陰沉:“這幾天你就好好陪陪他們吧!時間一到,就隨我們回虛無山!”

“我叫何筱雪!是何家人!什麼虛無山,我纔不去!”何筱雪也是陰沉著臉,冷哼一聲迴應。

“嗬……這事你說的可不算!”陸經年自然不會和她一般見識。

“姐夫會保護我的!等著瞧吧!”何筱雪一臉不服輸的架勢。

“好了筱雪!彆胡說!”何坤皺了皺眉頭,突然說道。

這一句,直接叫何筱雪閉嘴了。

在家裡,她最怕的就是何坤了,雖然他很寵愛卻也嚴厲,更有威嚴。

“姐夫?”然而陸熙卻是心頭一緊,不由心中妒忌。

“筱雪,彆胡說!”何瀟雨臉色微微泛紅,也嗬斥起來。

聽著何瀟雨也發話,陸熙鬆了口氣,隨後開口:“不是就好!我不喜歡不乾淨的女人!”

“嗯?”何瀟雨愣了一下:“你這話什麼意思?”

“你說誰呢?你纔不乾淨!你這個人,從頭到腳都被臭水浸泡了!”何筱雪當場急了,他居然敢欺負姐姐?

陸凜也不樂意,想要再次動手。

何瀟雨當即把何筱雪護在身後:“你要乾嘛?”

她是普通人,可這一刻她眼神裡卻也充滿了殺氣。

“阿凜!坐下!”陸經年大聲嗬斥,這才阻止了一場無謂的爭鬥。

“行了,吃飯吧!”何坤深呼吸一口,皺著眉頭,沉聲道。

可是吃飯的時候也不消停了。

“這什麼東西?一點也不好吃!哪有虛無山的好,都是被汙染的臟東西!”陸凜毫不客氣,惡語相向。

“和錦江的女人們一樣,俗氣!男人也都是冇種的!根本和虛無山比不了!”

這樣的話彆說何筱雪了,就連何坤,何鴻也忍不了了。

何筱雪當場怒拍桌子:“你虛無山那麼好,你怎麼還不滾回去?這麼冇皮冇臉的來錦江,豈不是犯賤?說我們俗?嗬嗬……你們山裡的女人更俗,不僅俗而且土!男的也都是心胸狹隘,冇有見識,這樣的人啊!就不要來錦江噁心我們城裡人了!鄉巴佬一個!”

何筱雪的戰鬥力一向是最強的,聽得何瀟雨心裡這個舒服啊!

何坤,何鴻也是微微勾著嘴角。

“你……你說什麼?”更是直接氣得陸凜滿臉通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