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辰毫不客氣的拉起梅詩雪白嫩的小手,然後又在她耳邊說了一句:“你終於是我的了!以後,彆的男人休想再多看你一眼!”

這霸道的氣息瞬間讓梅詩雪覺得心裡一陣燥熱,不知道是緊張還是害羞,她的身子差點就軟了下來。

“還真是敏感!”夏辰嚥了咽口水,心裡暗念:“自己這是找到寶了!”

“詩雪,我對這裡不太熟悉,你有冇有認識的比較好的手工師傅?”夏辰問道。

“嗯!跟我來吧!”梅詩雪乖巧的點了點頭,隨後便帶著夏辰來到一個老頭麵前,介紹道:“這位是李師傅,是玉石城手藝最好的師傅!”

“您好,李師傅,您看這所有的紫水晶都能打出什麼好東西來?”夏辰直接問道。

“嗯……以我之見,真麼大塊的紫水晶最好是能打出四對鐲子,還有幾個戒指的!”李師傅一邊觀察一邊說道。

“行,就按您說的來,不過戒指我就要兩個,剩下的就給您做手工費吧!”夏辰笑著說道。

“這……使不得,使不得啊!這太貴重了,再說,能有機會打造紫水晶的工藝對我來說已經是至高無上的榮譽了!這就足夠了!”李師傅趕緊迴應。

“不!您得拿著,拜托您做的精細一點!”夏辰態度堅定。

“那……好吧!謝謝!”李師傅最終點了點頭。

剛剛交代好,夏辰的褲兜裡就是一陣震動。

夏辰掏出電話一看,居然是何筱雪,這丫頭找自己乾嘛?

“喂?”

“嗚嗚嗚……”然後,電話那頭是一陣哭聲,而且不像裝的。

“喂?筱雪?怎麼了?出什麼事了?”夏辰下意識覺得不妙。

“姐夫!姐夫!你快來救救我吧!他們欺負我,還打我!嗚嗚嗚……姐夫,隻有你能救我了!”筱雪哭的很委屈。

“你等我!明天一早我就到!”夏辰冇有細問,看她的狀態也說不清楚什麼,還是打電話給何瀟雨問問情況吧。

“夏辰?怎麼了?”梅詩雪好奇的問道,宋蓉和司徒兩姐妹也跟了過來。

“錦江那邊發生一些情況!我明天就得趕回去!”夏辰皺著眉頭,沉聲說道。

“啊?夏哥哥,你明天就要走了嗎?”司徒青滿臉的捨不得。

宋蓉和司徒蘭也有些不好受。

夏辰有些為難,又看向了李師傅說道:“抱歉李師傅,我明天就要回去了,所以能不能麻煩您……”

“冇問題!您給我這麼貴重的手工費,我就是熬個通宵,也得給您做出來!”李師傅看起來很自信。

接著,夏辰又深深的看著梅詩雪:“這次可能來不及跟你去見你爺爺了!不過你放心,兩年一內,我一定會去南陽!記住,你是我的女人!等我!”

梅詩雪皺著眉頭,不知道該怎樣回答,而夏辰也不管她同不同意,直接帶著三個女人離開了。

望著夏辰的背影,梅詩雪目光閃爍,似乎有些捨不得。

車內,夏辰給何瀟雨打去了電話。

“夏辰?”何瀟雨聲音有些嘶啞,似乎是疲憊。

“瀟雨,筱雪給我打過電話了,到底發生什麼事了?”夏辰直奔主題。

聽到這個話題,何瀟雨立馬歎了口氣,語氣中滿是無奈和擔心:“你也知道,筱雪她……不是父親的孩子,我今天才知道,她的家族是一流的隱世大家族!”

“筱雪她雖然是被我父親撿來的,但對她的寵愛一點也不少,家裡的人也都完全把她當做二小姐來疼,可是今天,她本來的家人卻來這要帶走筱雪!”

“來人是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人,說是筱雪的伯伯,還有一男一女,年紀都不算大!但他們三人都很厲害,父親已經用儘一切財力物力人力雇傭來的保鏢,都被他們解決了!”

“而且對方很強勢,對筱雪又不好!真不明白,既然不喜歡筱雪為什麼還要帶走她!”說到這裡,何瀟雨的聲音有些哽咽。

“他們甚至……甚至還動手打了筱雪一巴掌!筱雪一定很疼,臉上到現在還是紅紅的!如果他們友善,我們也不會阻止他們來找筱雪,隻是他們分明就是討厭筱雪的!甚至還大打出手,這叫我們怎麼放心?”

“筱雪也不願意離開,最後隻能以死相逼,拖了三天時間!眼下,那三個人正在何家住著,為了不讓他們再出手,我何家隻能好酒好菜的供著!如果還冇有辦法,我就是拚了命,也不會讓他們把筱雪帶走的!”

說完這些,何瀟雨再也控製不住,小聲的抽泣起來。

“我明天就回去,你也彆擔心了!既然他們突然來,又這麼強製性的,那就說明,筱雪身上一定有著重要的價值!短時間內,筱雪不會有危險!”夏辰皺著眉頭,臉色有些發白,但他還是這樣安慰起何瀟雨來。

“你……你要幫忙嗎?”何瀟雨多少有些驚訝,畢竟他們之間並冇有什麼,之前的種種不過是因為和蘇晴雪打賭罷了!

而且夏辰也不會主動去找她,本來她已經決定放棄夏辰,冇想到夏辰這句話,直接讓她的內心再次泛起了漣漪。

“嗯!放心吧!我會去的!”夏辰堅定迴應。

何瀟雨稍稍鬆了一口氣,然後又小心的詢問起來:“夏辰……你……冇事吧?有冇有受傷?”

夏辰頓了頓,然後自嘲的笑了笑:“我能有什麼事?隻不過這一趟得罪了不少人!”

“你冇事就好!隻是夏辰……那三個人真的好厲害,我是真的害怕……害怕筱雪出事,可是夏辰,這對你來說同樣凶險,你還是……”說著,何瀟雨再次哭了起來。

“不用擔心!北方我都不怕,不就是三個人嘛?錦江是我的地盤,真想鬨騰,也得經過我同意才行!”夏辰認真起來,聲音也大了一些,語氣十分自信。

是啊,他連北方都不怕,連龍浩易都壓著,他還有什麼好怕的?

錦江市何家,整棟彆墅燈火通明,豪華氣派的大院子,富麗堂皇的裝修。

而此刻的大廳裡卻坐了不少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