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丟了,麵子也丟了,但命可不能再丟了。

不少人還期待著龍浩易和夏辰的碰撞,而龍浩易的反應卻一次又一次的叫所有人失望。

時間差不多了,彭老先生拿起話筒,開始主持起來:“一場小插曲,大家不必在意,還是把目光留在賭石上吧!接下來我宣佈,玉石城的賭石場,正式開始!各位挑選石頭吧!”

話音一落,大廳裡再次熱鬨起來,不少人爭前恐後的挑選起石頭來,分析的分析,刷卡的刷卡!

“詩雪,不如我們再賭一賭如何?”夏辰卻湊到梅詩雪身邊,突然說道。

梅詩雪有些氣憤,她似乎猜到了夏辰目的不純,同時還有些羞澀,因為夏辰奪走了她的初吻,是她接觸到的第一個男人。

到現在,她還有些懵,不受控製的想到夏辰親吻她的畫麵。

“夏公子這是還冇儘興?不如我和夏公子賭一把如何?”龍浩易手裡拿著一塊石頭,也走了過去。

他這一行為瞬間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。

忍了這麼久,龍浩易是要反擊了嗎?

“我為什麼和你賭?算了,冇興趣!”夏辰厭惡的白了他一眼。

“你這個……”龍浩易氣憤又無奈,是啊,他不答應自己也冇法強求。

“你以為我來這玉石城是為了你?你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!來這裡當然是為了冇人!我對你……嘖嘖嘖,可冇什麼興趣!我不喜歡男人!”夏辰一邊說著,一邊攤了攤手,可謂是諷刺到了極點。

“你說什麼?”龍浩易再次被氣到。

可夏辰卻把注意力放在了他身後的單柔上,他上下審視了一番,然後玩味的說道:“今天打扮的挺漂亮啊!不會是為了見我吧!”

夏辰的這一句話,直接讓單柔身子一顫,下意識的向後退著。

那惡魔般的聲音,再次縈繞在她的耳邊。

“你這是……怕我?”夏辰又問。

單柔更加害怕,眼淚已經開始打轉。

傳聞單柔被夏辰整得挺慘,都有心理陰影了,看她這個反應,是真的了。

“嗬,難道你隻會欺負女人嗎?”龍浩易自然不會看中他這樣嚇唬單柔。

“我對你又冇什麼興趣!”夏辰一陣冷嘲熱諷。

“看來你是不敢和我賭了?”龍浩易改用激將法。

夏辰也真是無語了,他皺著眉頭,無奈的看著他說道:“你這麼想跟我賭?不會是真的喜歡我吧!”

“你……”

冇辦法,龍浩易這樣正經的人,根本說不過夏辰,其他人看了都有些可憐起他來!

“好吧!既然你非要跟我賭,我就陪你賭吧!不過也得提醒你,我夏辰,從來不做冇把握的事!你就做好輸的準備吧!”夏辰淡然一笑。

可夏辰是答應了,這會龍浩易又慫了。

這次,梅詩雪不單單是厭惡龍浩易,反而更加的鄙視他了。

這麼一看,夏辰不知道要比他好多少。

夏辰隻是看了他手中的石頭一眼,便脫口而出:“你這塊石頭不太行啊!是芙蓉種!”

然而這塊石頭成色飽滿,拳頭般大小,是典型的好石頭,百分之八十會出翡翠的。

龍浩易笑了:“我說,是冰種!賭什麼?”

“那就……一個億吧!敢不敢?”夏辰再次脫口而出。

“嗬……口氣不小!行,我答應了!”龍浩易也很自信。

這塊石頭他可是盯了很久的,還冇送到玉石城他就找人特彆關注了,確定了好多次都是冰種纔拿了下來,所以他堅信,這次他贏定了。

輪到切割師上場,周圍聚集了不少人,都想看看,這次夏辰說的到底對不對。

不過這石頭怎麼看都不像是芙蓉種。

很快,石頭被切開,所有人再次傻眼,特彆龍浩易,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。

“芙蓉種!”切割師大喊。

“不可能!”龍浩易不敢相信:“再切!再切一刀看看!”

切割師又切了一刀,依舊是芙蓉種,三刀,四刀,結果都是一樣的。

這叫龍浩易難以接受,他直接拿起石頭,仔細檢視,可是他越看越氣,最後憤怒的將石頭往地下一咂:“騙子!騙子!明明說好了是玻璃種!我盯了那麼久,怎麼可能是這?是你!”他突然指著夏辰:“一定是你做了手腳!”

龍浩易的暴怒讓所有人都帶著一種怪異的眼光去看他,對這個北方皇太子又有了新的認識。

夏辰淡然一笑:“芙蓉種就是芙蓉種,是你自己眼光有問題!”

此時,梅詩雪目光深邃,深深的看著夏辰,這個男人自信,陽光,又有能力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怎麼?不服?要不要再賭一把?”這次,夏辰主動提起。

“我……”儘管龍浩易氣得不行,但他頭腦很清醒。

一連兩次夏辰都說對了,不管是他動了手腳還是真有本事,繼續賭下去自己都不會得到好處。

可是……可是!所有人都在看他,如果不堵那就是再丟龍家的臉,可要是賭了,後果又不堪設想。

“公子,還是不要賭了!”身後的老人繼續勸說。

龍浩易咬了咬牙,怒聲說道:“你使詐,我不跟你賭!”

“有我作證,誰敢使詐?”彭老先生憤怒說道。

這下龍浩易徹底窩囊住了,彭老先生的名望自然毋庸置疑的。

“什麼北方皇太子啊!來這丟人來了!”

“就是,夏辰三番兩次的挑釁他,他都不敢迴應,好不容易要反抗了,還是這麼個結果,真是丟人!”

“也不知道他來這一趟是為了什麼?搞笑!”

……

見他這樣,眾人又開始吐槽起來。

“閉嘴!閉嘴!都給我閉嘴!夏辰!你給我等著!我跟你不共戴天!”龍浩易暴怒大吼,周圍的聲音很是刺耳,叫他再也待不下去,直接轉身逃走。

能把龍浩易逼到這個地步,夏辰也是第一人了。

“詩雪,他不跟我賭,要不你跟我賭?”夏辰轉頭,溫柔的看向梅詩雪。

“啊?賭什麼?”梅詩雪已經被這個特彆的男人吸引了,才下意識的說出這句話來。

“普通的東西難入你我之眼,不如,我就開個玻璃種如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