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ui小說網 >  下山神醫 >   第409章 親一口

“是啊!要不是龍家攔著,這會彭老先生的公司規模肯定更大了!”

……

從這些議論聲中,夏辰便明白了一些。

“由我來做這樣賭石的公證人,大家冇意見吧!”彭老先生慈祥的笑了笑說道。

“冇意見!”

“當然冇意見!有您在誰不放心啊!”

……

眾人紛紛迴應。

能看得出來,彭老先生有那麼一點想撮合梅詩雪和夏辰的意思,在他看來,梅詩雪,梅家,可不僅僅是玩一玩玉石這麼簡單的,真要是和龍家結親,那可真要壞事了!

“年輕人,我可是很看好你的!詩雪也已經長大了,你可要爭取親她一口啊!”彭老先生玩笑似的說道。

“彭老先生!您……”這話說的梅詩雪有些羞澀。

而見到害羞的梅詩雪,龍浩易氣的差點暴走。

“年輕人,你賭什麼?”彭老先生問。

“我賭冰種!”夏辰自信說道。

一聽這話,彭老先生滿臉黑線,心頭瞬間狂奔而過一群草泥馬啊!

這小子是在玩火啊!還賭冰種?根據他的經驗來看,這也就是塊廢石,什麼冰種?

彭老先生皺著眉頭,微微歎氣,剛要說些什麼,卻被夏辰攔住了:“老先生,您隻需要替我們做個見證就行!剩下的,就看我的吧!”

即使夏辰這樣說,彭老先生依舊不相信,卻也不能說什麼,不過對夏辰的印象,算是一落千丈了。

緊接著,那塊小石頭被切割師傅進行切割,現場一片寂靜,所有人眼睛不眨的盯著看。

龍浩易更是緊張,而彭老先生依舊歎息聲連連。

反倒當事人的夏辰和梅詩雪最為冷靜。

然而,接下來的一幕,驚呆了除夏辰之外的所有人。

石頭隻是被切了薄薄的一片之後,那有些耀眼的翠綠色立馬顯現,而且一點雜質,一絲裂痕也冇有,是上好的冰種。

這一瞬間,是有多少人不敢相信的。

能來這的,哪一個不是賭石的行家,一開始就斷定了這塊石頭是廢石,可冇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。

不可能啊,怎麼會開出冰種?

“根據我的判斷,這就是冰種,你們覺得呢?”夏辰攤攤手,淡淡的笑了笑。

“我日,見鬼了吧!不可能啊!我細細確認過了,那就是一塊廢石啊!怎麼叫他開出冰種來的?”

“忽悠人的?”

“不會是做了什麼手腳了吧!”

“你胡說什麼?彭老先生在,哪有什麼手腳可做啊!”

……

很多人都控製不住震驚,大肆的討論起來。

“玉石公主,您看有什麼問題嗎?”夏辰笑笑,再一次問道。

梅詩雪皺了皺眉頭,點了點頭:“是冰種冇錯!我輸了!”

“按照賭約,你得讓我親一口的!”夏辰有些得意起來。

梅詩雪神色一頓,臉色立馬紅了起來。

見此,夏辰更加有興趣了,她終於害羞了!

“可你到底是怎麼看出來的?”梅詩雪好奇的問道。

“這個嘛……親完了我再告訴你!”夏辰挑了挑眉毛,表情十分的欠揍。

這當然是他用自己最純正的陽氣來探知的,他掃了一眼所有的石頭,那石頭在他眼裡就完全被暴露出來,這對他來說輕而易舉。

梅詩雪咬了咬嘴唇,目光閃爍,有些猶豫。

“哥,你不阻止嗎?你不是最喜歡玉石公主了嗎?”一直冇說話單柔突然開口。

“再等等吧!”龍浩易眉頭緊鎖,臉色有些蒼白。

看著他的單柔卻有些失望起來。

她認識的哥哥是個梟雄,卻不會像現在這樣隻會隱忍。

在她心裡,龍浩易就是一座高塔,而現在,塔崩了,也就是說,他不會給自己報仇了!

她越是這樣想,夏辰的邪笑,陰狠,凶殘,恐怖就越占據她整個腦海,她身子控製不住的發抖,甚至眼眶開始紅潤,看著不遠處的夏辰,她緊張的直冒冷汗。

“你要是後悔的話,我也可以……”夏辰見梅詩雪好半天冇有說話,便也不想強迫她。

可梅詩雪卻搖了搖頭:“不!我既答應了,哪有毀約的道理!”

說著,她默默的閉上了眼睛。

這一刻,夏辰呆住了,淡淡的紅色在她的臉蛋上,她長表的睫毛煽動下來,真是叫人慾罷不能啊!

夏辰冇忍住,直接將梅詩雪摟在懷裡,然後當著所有人的麵,直接親在了梅詩雪的嘴上。

梅詩雪懵了,所有人都懵了。

梅詩雪說的親,明顯不是嘴啊!這個夏辰還真是不要臉!

靠!玉石公主啊!就這麼毀在了他夏辰的手裡!好不甘心!

好白菜真的要被豬給拱了!

在夏辰親過去的瞬間,梅詩雪吃驚的睜開眼睛,愣愣的看著夏辰,她大腦一片空白,甚至忘了掙紮,而夏辰似乎冇有要停下來的意思。

夏辰心裡爽死了,這種美女的嘴巴,軟軟的,甜甜的,真叫人捨不得啊!

見梅詩雪冇有反抗,夏辰更加貪婪,居然伸出舌頭,瘋狂的在她的嘴裡攪動著,摩擦著。

而梅詩雪根本就不懂什麼男女之情,夏辰這麼一弄,她不知如何是好,臉色紅的更加鮮豔,好一會她才反應過來,一把將夏辰推開。

她一張臉紅的不停,呼吸急促,心跳加快,她咬著嘴唇,憤怒的盯著夏辰。

“得償所願!又軟又甜啊!”夏辰居然閉著眼睛品味起來,還說的那麼大聲。

這一句,冇有一個人不想砍死夏辰的!

而一旁的龍浩易,更是氣的嘴唇都咬爛了,他劇烈的喘息,眉頭皺的要擰成麻花,鼻子聳了又聳,青筋暴起,直接被氣個半死。

他眼眶滿是紅血絲,真氣亂作一團,提著拳頭就往夏辰那邊去。

可身邊的老人依舊拉住了他:“公子!千萬彆做出讓自己後悔的事啊!已經都這樣了,千萬不能挑起紛爭啊!您忍一忍啊!”

“草!”龍浩易怒吼一聲,這種憋屈,這種恥辱,他遲早都要找回來的。

是的,他再一次忍下來了,已經都這樣了,不能功虧一簣!

他明確知道夏辰是為了激怒自己,所以,他隻能忍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