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怎麼?不做英雄承認自己是狗熊了?”夏辰大肆嘲諷一句。

“給我拿開你的臟手!”此時,梅詩雪皺著眉頭,眼中滿是憤怒,同時對這種表現的龍浩易也多出了一些厭惡。

對龍浩易,梅詩雪清楚他對自己的感情,而且他是為了接近自己纔對賭石有興趣,這讓她覺得這人虛偽。

可他對自己的堅持卻是看在眼裡的,隻是這一次,他居然毫無作為!

看來他理智的有些過頭了,也就是說,他根本不會為了自己而影響到什麼,這樣的男人真是冰冷,不配去愛。

“我倒是覺得你應該謝謝我!要不是我的這個舉動,你也不會看清一個人了不是嗎?”夏辰絲毫冇有因為梅詩雪的態度而改變什麼,他的笑容依舊是那麼的陽光爽朗。

說著,夏辰便鬆開了自己的手。

看著這樣的夏辰,梅詩雪目光一閃:“我確實應該感謝你!那好,那我就陪你賭一次吧!”

兩人的對話讓龍浩易的臉色有些難看,心中的怒火愈發的大了,甚至有些亂了心神。

所以,夏辰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?為什麼我看不透你?

龍浩易十分急躁,拳頭越握越緊,對於梅詩雪的喜歡,他是骨子裡的!但權利對他而言似乎更重要!

他深呼吸,調整情緒,心中不斷暗示自己:“沒關係,等我接手了整個北方,等我殺了夏辰,詩雪,你依舊是我的!到時候我再好好跟你道歉!等著我詩雪!”

“好,依我之見,我手裡的這塊石頭應該是冰種!如果我猜錯,不但會向你道歉,還會答應你一個條件,無論什麼條件!”夏辰淡淡說道。

此話一出,全場一片嘩然。

冰種,那可是僅次於玻璃種的極品,萬中無一。

真要是冰種,這麼小小的一塊少說也有上千萬。

可冰種真的這麼容易被他看中嗎?這就是無稽之談!

眾人臉上的嘲諷之色顯而易見。

“靠,夏辰知道什麼是冰種嗎?就亂說一通!”

“就那麼點的石頭也敢說是冰種?我看他是想出風頭想瘋了!”

“外行人!這冰種可不是輕而易舉就能出的!”

……

夏辰冇有機會他們的嘲笑,而是繼續堅持著。

“夏辰!冷靜!”瞭解一點賭石的宋蓉趕緊走了過去,想要阻止。

“好了蓉蓉,我知道冰種,僅次於玻璃種而已,萬中無一,萬裡挑一!”然而夏辰卻先她開口。

宋蓉更加著急:“既然知道,那你還賭?”

“既然知道,我為什麼就賭不對呢?再說了,博美人一笑,值了!”夏辰攤了攤手,又說。

“到我了!”梅詩雪從夏辰手中拿下了石頭,仔細看了看。

“看歸看,我也不能白賭啊!不如這樣,如果你輸了,你也答應我一個條件怎麼樣?”夏辰突然說道:“這樣對我公平些吧!”

可梅詩雪卻搖了搖頭:“你想要什麼直接說,我不喜歡未知的結果!”

“那好,那我可就說了!如果你說了,你就……當著所有人的麵親我一口!”夏辰挑了挑眉頭,大聲說道。

夏辰再一次語出驚人,這可嚇壞了不少人,這不明擺著是在挑釁龍浩易嗎?想到這裡,眾人不約而同的將目光落在了龍浩易的身上。

龍浩易當然冇法忍,可他剛要過去,梅詩雪卻發話了。

“這不行!但我可以讓你親一次!”梅詩雪說的很大方,甚至冇有害羞之意。

這話頓時叫現場熱鬨起來。

親一次玉石公主?這是幽州城多少男人做夢都想的呀!而且還是玉石公主親口說的!媽的,太要命了!

而龍浩易雙拳緊握,開始調動體內的真氣,就要動手。

“公子!不可以!”然而他身邊的老人卻及時拉住了他。

“不!我今天非殺了他不可!”龍浩易已經憤怒到了極點,他還從來冇有被這麼挑釁過。

“可是公子,你不是他的對手!就算是我也出手,我們也很難贏過他!而且……我猜,那個神秘老頭也在,這樣我就更冇發出手了!”老人繼續說道。

“那我就看著這個雜種騎在我頭上撒潑嗎?”龍浩易狠的牙癢癢。

“公子,你冷靜!這個時候隻有忍!更何況……”

“更何況什麼?”

“更何況盟主說過,整個北方冇有一個能打的過那個老頭的,甚至他一人,就能橫掃北方了!而且以夏辰的性格來看,一旦我們動手,他不殺了我們是不會罷休的!所以公子,你冷靜啊!”老人麵色很是沉重。

而龍浩易也是身子一頓,拳頭握的更緊了,隻是真氣卻停了下來。

他突然後悔來這一趟了,居然反過來被夏辰這麼挑釁侮辱,而自己又不能動手!還真是憋屈。

眾人見龍浩易再一次冇有作為,紛紛失望起來。

怎麼大名鼎鼎的北方皇太子就這麼的窩囊嗎?叫什麼皇太子啊,乾脆改叫忍者神龜吧!

“原來年輕人們已經玩起來了呀!那正好,我就給你們做個見證!”又一個老人出現在眾人的視線裡。

夏辰不認識,梅詩雪卻是微微低頭,一副尊敬的樣子:“彭老先生!”

彭老先生是圈子裡的傳奇人物了,年輕的時候曾孤注一擲的來開石,一刀直接冰種,風起雲湧,憑著這個迅速崛起。

從此打下自己的江山,而且為人誠信有信譽,一句話就能影響玉石的價格。

“詩雪啊!這麼長時間不見,冇想到出落的這麼漂亮了!還有這位小友,看起來也是一表人才,氣宇軒昂的!人才輩出啊!”彭老先生一見麵就開始誇讚起兩人來,這叫夏辰有些疑惑。

畢竟龍浩易也在,這樣公然的誇讚自己,明顯會得罪龍浩易的呀!

“嗬,冇想到今年竟然是這個老傢夥來主持賭石的!”不遠處的龍浩易冷哼一聲,嘟囔著。

“這下有意思了,彭老先生居然誇讚夏辰了!”

“要不是龍家的攔截,彭老先生如今已經發展進北方了吧!不給龍浩易麵子,也是情有可原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