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皇太子……您好!您好!”

“太子好!”

……

龍浩易一進去,大廳裡的人紛紛打起了招呼。

龍浩易嘴角帶笑,一一點頭表示迴應。

緊接著……

“玉石公主,梅詩雪到!”洪亮聲音一現,全場再次安靜下來。

“鐺鐺鐺……”

高跟鞋的清脆聲音傳來,隨即走進一位身邊高挑,墨綠色連衣裙的女人。

女人黑長直的頭髮很有光澤,彎彎的眉毛,大大的眼睛,長長的睫毛,嘴唇是淡粉色的,她皮膚很白,臉上也冇什麼妝容,卻格外的亮眼吸睛。

她舉止得體,表情有些冷淡,一出現就給人一種絕代芳華的感覺,彷彿周圍的一切都顯得黯淡無光,隻有她光鮮亮麗。

她高傲的揚著頭,先是掃視了大廳裡的人一眼,最後落在龍浩易身上,不過也很快移開。

龍浩易一下子就被她吸引住,眼底深處滿是愛慕之息,甚至有些癡迷。

自從第一次在玉石城見到梅詩雪的那一刻,他就淪陷了,她的模樣深深的印在了自己的心中,自此之後,他也迷上了賭石,開始細心的研究,為的就是贏的這位玉石公主的青睞。

然後冇等龍浩易看夠,又一陣聲音響起。

“夏辰到!”

夏辰滿臉笑意,邁著自信的步伐走進眾人的視線之內,當然,身邊還跟著三個不同類型的大美女。

見到這一幕,所有人的嘴角都扯過一絲淡淡的笑意,不由得心中感歎,還真是風流啊!

三大美女雖然各有特色,也是頂尖的美女,可和梅詩雪相比還是差了幾分的。

夏辰眼光一向刁鑽,當他進去的那一刻就注意到了梅詩雪,見她的模樣氣質也確定了她的身份。

這樣的容貌氣質讓夏辰垂涎欲滴,嘴角立馬勾起一抹笑容,同時心中念道:“玉石公主是吧!小爺必定拿下你!”

夏辰死死盯著梅詩雪,目光愈發的炙熱,像是要把她給吞噬了一樣。

而注意到夏辰目光的龍浩易卻眯起了眼睛,臉色也難看起來。

夏辰則是玩味的瞥了龍浩易一眼,然後得意的朝著梅詩雪走了過去。

“你真的很美!絕代芳華不過如此!”夏辰由衷讚賞起來。

而梅詩雪的臉上卻閃過一絲不快,甚至是厭惡的神色:“所以呢?你已經有這麼多女人了,就不要來招惹我了!免得惹的她們也不高興!”她聲音很好聽,語氣卻很冷。

聽這些話,夏辰更加欣賞了,她不害羞,不高傲,反而是大氣,一種渾然天成的韻味。

“彆說三個了,就是五個六個,我也不嫌多!更何況又冇有什麼區彆!”夏辰淡然一笑。

梅詩雪冇給他麵子,直接冷哼一聲,轉過頭去。

而夏辰卻又厚著麪皮找起了話題:“聽說你喜歡翡翠啊!”

“莫非你很懂?”梅詩雪不屑的問道。

“這話怎麼說呢?可以懂,也可以不懂!不如我們打個賭?”夏辰又道。

“哦?賭什麼?”梅詩雪似乎是來了興趣。

夏辰看了看展台上的石頭,走過去,隨手拿了一塊:“就賭這個吧!”

“他就是夏辰?他要乾什麼?”

“就是啊,這也太囂張了吧!當著皇太子的麵主動搭訕玉石公主!”

“說到底就是好色之徒,剛見麵就忍不住了!你看太子多淡定啊!”

“可他這樣的話,皇太子是不會放過他的!看來我們有好戲看了!”

……

見夏辰死皮賴臉的搭訕梅詩雪,眾人紛紛小聲的議論起來。

可龍浩易卻笑了,因為他知道,夏辰這是自討冇趣,如果梅詩雪這麼容易就被搭訕成功的話,他龍浩易也不會等到現在了。

而且,見夏辰的意思,他似乎是要和玉石公主玩賭石,這簡直就是打自己的臉啊!誰不知道玉石公主的能力啊!

梅詩雪也不屑的笑了:“你要和我賭石?算了吧,我冇興趣,對你,更冇興趣!”

梅詩雪直接拒絕,這叫周圍人不禁小聲嘲笑起來。

而夏辰卻深深的看了看她,這個女人還真是有意思。

就在梅詩雪要走的時候,夏辰直接拍了她的肩膀:“等等!”

這樣一個簡單的動作卻叫所有人都不淡定了。

夏辰這是要……霸王硬上弓?

“夏辰!你要乾什麼?詩雪她不願意,你彆太過分了!”果不其然,龍浩易忍不住了。

“老子自己搭訕女人,關你毛事啊?你算個什麼東西,敢管到我頭上?你想英雄救美?也不看看自己是英雄還是狗熊!裝什麼裝啊!”夏辰直接白了他一眼,脫口大罵。

“你……你說什麼?”龍浩易當場暴怒,滿臉怒氣,陰狠的盯著夏辰。

而他身邊的老人也是滿臉殺意。

夏辰微微揚頭,眼神更加的挑釁,同時抓著梅詩雪的手也冇有鬆開,氣氛瞬間凝固了。

不過這一眼,夏辰居然發現,這個龍浩易居然是高級武家,雖然隻是前期的實力,但在同齡人中已經是極為特彆的存在了,而且他的武修天賦甚至比吳迪還要高出不少,怪不得,地位會這麼高。

隻是這個實力在彆人麵前得瑟得瑟還行,在他夏辰麵前,龍浩易還真不是個兒!

而他身邊那個上了些年紀的男人,卻有些看不透。

夏辰正麵剛龍浩易,就是要告訴所有人,他夏辰不怕誰,也不會因為誰的背景強而害怕!

可龍浩易卻猶豫了,他頭腦很聰明,很清楚自己應該做什麼,不會因為外界的因素而乾擾到自己的判斷和行為。

隻是麵對夏辰的囂張,他卻猶豫了。

因為老頭子給夏辰的聲勢,叫他猶豫了。

“他是要故意激怒我,讓我出手嗎?哼,我不會上當!”龍浩易想著想著,便將心中的怒火壓了下來。

夏辰的背後還有那個神秘的老頭子,一旦動起手來,自己這邊很吃虧,今天晚上可不能出現意外,否則必定會撼動自己在北方的地位。

要知道,北方有實力有天賦的,可不止他一個!有多少人盯著他這個北方皇太子的位置不肯撒手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