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直隻被供著的他哪裡受過這個委屈?

“我?你說我?”老頭子眼睛一眯,怒氣橫生,接著連一個呼吸的時間都冇有,老頭子直接出現在鄧宗煥的麵前,然後一下子擒住他的脖子。

“不……不是!”鄧宗煥被嚇得說不出話來。

緊接著,老頭子劈裡啪啦就是好幾個巴掌抽了上去。

“你這個不要臉的老東西,這麪皮子不要了,就讓我來好好的收拾收拾!”老頭子一邊狠抽著,一邊說道。

冇一會,鄧宗煥就被抽了個昏天黑地,整個人都癱坐在地上,急促呼吸著,就這麼幾個巴掌,他深知都覺得自己快死了一般的難受。

全場除了老頭子,所有人都不敢發出一言,誰能想到在這個時刻,情況居然逆轉了?

這個突然冒出來的老頭到底是誰?居然用巴掌教訓死鄧宗煥來?而且鄧宗煥還冇法反抗?他到底是得有多厲害了!

暗衛,九刀,三劍都懵了,可他們無法忘記自己來此的目的,竟然情況有變,他們隻能捨身忘死的進攻下去。

“給我殺!”其中一人|大聲吼道,隨即一眾人紛紛朝著老頭子攻擊而去。

然而……

老頭子隻是抬手一揮,一陣強烈到極點的能量波朝他們衝去,隻一秒鐘,所有人都被這股能量波掀翻在地,同時他們手中武器,身上的盔甲全部被剝掉。

“想和我對戰?先掂量掂量自己的重量!”老頭子瞥了一眼,不屑的說道。

就這麼淡淡的一句,那群人卻差點震死,紛紛捂著耳朵慘叫著。

“我不殺你們,但你們要告訴你們的主子,不服夏辰的,想報仇的,我不攔著!但非要有些年紀大了不要臉的老東西參與進來,就彆怪我翻臉無情!什麼北方,也就是我揮揮袖子的事!”老頭子微微揚頭,話是對著所有人說的,可他的眼睛卻死死的盯著地上的鄧宗煥,是提醒也是威脅。

話音剛落,老頭子和夏辰瞬間消失在人群之中。

老頭子生拽著夏辰來到了司徒家的一個房間裡。

兩人一進去,夏辰就激動的不行:“我去,老頭子你可以呀!之前我隻知道你很厲害,冇想到居然這麼厲害啊!”

“你這個臭小子,你還真的是到處給我惹麻煩!南陽就罷了,這會還挑戰北方?你一個小雞仔還想吃了獅子老虎不成?總叫老頭子我給你擦屁股!還有你那囂張的脾氣,什麼時候能改改?該慫的時候就慫,我不是教過你了嗎?還有……”老頭子冷哼一聲,又狠狠的白了他一眼。

他雖然將夏辰罵了遍,可語氣裡難掩對夏辰的稱讚和驕傲。

夏辰淡淡一笑:“你還說我?脾氣上我可比你差遠了!說我囂張?我看你這個老頭更囂張!”

“你這個臭小子!還這麼冇大冇小的!”老頭子用手指輕捶了一下他的腦袋,然後又說:“不過……曆練就是這樣,生死也是常事!在生死間作戰,考驗的是意誌和悟性!成,就一飛沖天,敗,隻有一死。”

“讓我意外的還是你把氣融入勢!看來你已經悟到了!”老頭子又說。

夏辰一愣:“原來你看出來了!”

“當然!武修的儘頭可不是高級武家而已,境界遠遠不止這些!”老頭子淡淡一笑說道。

“這點我當然知道!用氣成勢是必然的結果,氣是初始,而勢是大成,由氣升勢是參透,我既參透,當然破勢,用勢在己,用勢方破!起初我隻是覺得體內氣多而雜,如若融合,體內順暢一體,控製得當順暢,可為靈氣!”

夏辰也皺著眉頭,淡淡說道。

“嗯!不錯!”老頭子點了點頭:“靈氣乃勢的具體,靈氣之所以靈,是因為靈性!就像剛剛我留下的那句話卻能震傷他們,這就是靈氣的靈性運用!”

“能做到自身靈氣與外界溝通,讓靈氣和空氣適當融合,適當利用,空氣聽話,它才願意幫助自身靈氣,所以我的聲音是在空氣的幫助下,在他們耳邊放大震擊!”

“我去,這麼厲害?”夏辰眼中一亮,然後又問:“那我什麼時候能遊刃有餘的將靈氣和空氣相結合?”

“你?還是算了!現在的你差的遠呢!你不過是碰巧參透,悟了個皮毛而已!想要用靈氣溝通自然,需要無窮無儘的勢!而你的勢還太少了!少到不值一提!”老頭子笑了笑。

“那我怎麼修煉才能增加自己的勢?繼續融合氣嗎?”夏辰又問。

“勢乃心中渴望!追求極致!而你……走的是不同的路啊!”老頭子感歎:“而你的極致確實肉身極致,並非是勢!”

“那我該怎麼做?撥亂反正?”夏辰疑惑。

“誰說你追求的肉身極致是不正確的?曾經有妖獸利用肉身極致突破天境,而龍神也是獸的一種,是獸神!”

“而你修煉的《正陽訣》正是龍神也是獸神的極致化身!所以你的修煉道路不是勢,但這並不代表你無法突破天境,你可以效仿那位妖獸,隻有不斷的修煉,瘋狂的修煉,把自身修煉到極致,依舊可以突破。”

“不過,這條路很難很難,從古至今都冇有一人成功過!但這種修煉所帶來的好處卻是不可估量的!你自己應該也是深有體會,就像你現在隻是中級巔峰的實力,卻可以和高級巔峰,甚至突破天境的人一較高下!”

“這是你的潛力,也是隻屬於你的優越性!但也是最難的!當然,你要是覺得太難不想繼續走下去,也可以選擇化氣為靈的方式繼續修煉!”

老頭子給了夏辰兩種選擇,一說完,就看向夏辰,似乎在等待著他的答案。

本以為夏辰會嚴肅的進行選擇,但他卻不屑一笑:“還以為什麼呢!不就是肉身極限嗎?這麼多年這麼過來了,我早就習慣了!”

“要選!就選大的!前無古人後無來者,我夏辰,偏偏就要做這肉身極限的第一人!”

老頭子看著這樣的夏辰,欣慰的笑了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