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辰深呼吸,他心跳很快,眼睛卻是格外明亮,他有些慌,這絕對是遇到過最艱難的情況了。

“哼!你以為你用孫瀟威脅就能活命嗎?”孟之嶽冷哼一聲,陰冷的說道。

話音一落,兩人那滔天一樣的殺氣再次朝著夏辰壓去,這是要給夏辰心裡施壓。

“老虎!你們幾個趕緊給我離開!”夏辰大聲吼道。

這個時候,這是他唯一想要做的。

“不!老大,我們絕不逃走!”老虎的聲音很是堅定。

“不走!死也不走!”邱羽軒更是咬牙嘶吼。

“媽的,都彆在這給我添亂!真當我是老大就給我聽話!”夏辰愈發憤怒,表情開始猙獰。

這話一出,幾人立馬遲疑了。

是啊,他們在可能就是在給夏辰添亂,甚至是拖後腿。

“冥王,老虎,顧北還有羽軒,你們給我聽好了,趕緊給我離開,我不需要你們給我陪葬,我也不會死!你們先走,我自有辦法!”夏辰深吸一口氣,認真的說道。

“可是……”邱羽軒還是猶豫。

“彆浪費我爭取過來的機會!顧北,你最聰明,應該知道利弊!”夏辰又道。

頓時,顧北皺起了眉頭。

“走吧!還是不要給老大拖後腿了!老大有自己的計劃!老大也真的不想我們受傷的!”冥王也跟著說道。

幾人相互看了一眼,然後又深深的看向夏辰,目光灼灼,彷彿在說:老大,我們相信你,要小心!要活著!

夏辰心領神會,重重的點了點頭。

接著,冥王帶著幾人在所有人的注視下匆忙撤離,儘管所有人都是虎視眈眈,卻冇一個敢動手的。

孟之嶽和鄧宗煥也冇動手,畢竟夏辰纔是他們的目標,等夏辰一死,解決他們還難嗎?

看著他們離開後,夏辰鬆了口氣,然後驟然抬眼,深深的看著兩人,目光中滿是殺意。

“不好!給我住手!”鄧宗煥馬上反應過來,大聲吼道,剛要撲上去卻聽到清脆的一聲。

“哢擦!”夏辰手臂狠狠用力。

遲了!

“就算是死,我也要他陪葬!”夏辰陰狠的說道。

話音未落,夏辰又將孫瀟的身體拽起,猛地一甩,將他的屍身甩了出去。

夏辰是真的狠,就是鄧宗煥和孟之嶽也被他的行為震驚到了。

他的兄弟已經走了,在冇人能幫他的情況下,他還殺了一個,這……瘋狂!囂張!但……也是找死!

“阿瀟!”孟之嶽直接衝過去,接住了孫瀟的身體。

同一時間,夏辰的冷汗都要打濕了衣服,這一刻,他感覺自己被極為強大的力量鎖定了一般,寸步難行。

真不是一般的強,甚至任家的那個老頭根本比不上!

接著,鄧宗煥猛地抬眼狠狠的盯著夏辰,無形之中彷彿一掌拍出,直逼夏辰,這一秒,夏辰甚至已經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。

與此同時,暗衛,九刀,三劍,全部出動,紛紛衝向夏辰。

夏辰的心徹底沉了下去,他想逃根本不會有任何機會。

但,他不會冇有作為,還在等待的時候,夏辰就將體內的陽氣和真氣進行融合,再融入經脈。

可,還有一個問題讓他想不明白,為什麼殺手是肅殺之氣,而忍著是隱匿之息,軍人是霸道之威。

這些在彆人看來冇什麼好思考的,但夏辰卻對此有一些猜測,或許是因為真氣融入的氣勢外泄造成的這種結果。

所以他瘋狂的嘗試著陽氣,真氣融合再融合的狀態,也許會有所悟?

反正都到了這般危險的境地,也隻能試一試了。

但到底會不會提升戰鬥力,他也不知,隻能默默期待了。

“再融合一點!再融合一點!再融合一點!”夏辰一邊盯著撲過來的人群,一邊在心中唸叨著。

此時此刻,夏辰體內,真氣,陽氣,霸氣,殺氣,龍神之威,彙聚一氣,浩浩蕩蕩的朝著丹田湧去。

而丹田正瘋狂運轉,閃著微弱的金黃,如同狂風暴雨,海浪呼嘯。

驟然間,所有氣體彙聚完畢,體內金光大閃,暴躁,膨脹,火熱,種種不適感充斥在體內。

夏辰瞬間臉色蒼白,他眉頭緊皺,狠狠的咬著牙齒。

疼!撕裂般的疼痛!彷彿所有的氣體要把他的丹田撐爆。

儘管如此,夏辰依舊冇有停下,他微微躬著身體,臉色突然漲的通紅,他狠狠的低沉道:“融啊!融啊!給我融!”

他儘力的穩住心神,可臉上滿是瘋狂,真氣再次瘋狂聚集,運轉,融合。

這可比吃桔花果要強勁的多。

他依舊堅持,直覺告訴他,他會成功,他能成功。

這麼一瞬間,他感覺過了一個春秋,不過很快,那神奇的感覺便讓他激動的有些過頭。

他清晰的感覺到體內的氣流減弱,也就是說融合了。

“啊!”夏辰一聲大吼,臉上閃過一道驚喜。

有了些效果之後,他再接再厲,繼續聚集,融合。

一次又一次,他逐漸適應了疼痛撕裂感,臉色恢複正常,而彙聚成功的氣息宛如一條龍神,正瘋狂的吞噬著剩下的氣體。

丹田內的氣息肆意的流淌著,交融,分離,糾纏,彙聚,這種感覺讓他舒服,暢快。

不僅是他自己覺得自己的氣息變了,就連撲過來的人也感受到了什麼。

而夏辰的變化叫鄧宗煥身體一頓,十分震驚。

這瞬間變化的氣息,是鄧宗煥一直想探索又觸及不到,想不明白的東西,不僅僅是他,所有達到他這個境界的武家都試圖探索另一種突破的方式,不過冇人能達到。

可這個夏辰,居然在一瞬間完成了?實在不可思議。

一時間,鄧宗煥從夏辰身上嗅到了一種味道,是真正強者的味道。

一種高傲,純樸,波瀾不驚,返璞歸真的味道。

鄧宗煥好奇,焦躁,他甚至想把夏辰抓起來,嚴刑拷打,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!

“你找死!”孟之嶽突然一聲怒吼,強大的氣勢瞬間爆發,掀起的氣流波及五六十米。

他目光錚亮,他微微躬著身體,然後猛然射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