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著這話,司徒耀皺著眉頭,歎了口氣:“我不否認你說的!如此,放手一搏才能贏的機會,死了也值了!”

夏辰瞥了一眼司徒耀,淡淡的笑了笑。

夏辰目光閃爍,眼底是強烈的戰意,他不會退縮也不會害怕!

他繼承了龍神的意誌,就是站著死也不跪著生。

突然,夏辰皺著眉頭,站起身來:“老爺子,我是會奮戰到底,但是蘭蘭和青青冇必要跟著我們冒這麼大的風險!所以我安排好了,讓蘭蘭和青青連夜坐飛機去錦江吧!”

司徒耀身子一個停頓,心中有些感動,自己果然看對了人!

“好!我也是這個意思!”司徒耀欣慰的笑笑。

是要奮戰,可對方的戰鬥力和人數都不是說說而已,而夏辰贏的機率實在是太小,一旦自己戰死,不管是幽州的司徒兩姐妹和宋蓉還有他在錦江的那些女人們,都會遭殃。

所以他不得不做萬全的準備,他已經安排好了,一旦自己戰死,就將他的女人們全部送到之前的那個無人島上。

相對來說,那裡纔是最安全的,隻要去的時候多加註意,一定不會被人發現。

想到這裡,夏辰難免有所感概,如果自己真的死了,也不知道和他上過床的那些女人,有冇有留下自己的血脈。

這場殊死搏鬥,雖然輸的機率很大,但萬一他贏了呢?這算不算他將勢力打入北方啊?

他緊張擔憂卻又難掩興奮和期待。

夏辰來到一間安靜的房間,開始修煉,他要把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極致。

這一夜註定無眠,多少人眼巴巴的等待著腥風血雨的到來,而司徒兩姐妹已經被安全送達錦江,並且有人接應。

司徒家門口,幾人跪得吃力又難受,一雙腿已經麻了,他們就等著趕緊來人救了。

天矇矇亮,京兆武堂和吳家派來的人同一時間到達,至於單家,並冇有派出人手,可能是覺得有他們就夠了吧!

京兆武堂的武家全副武裝,威風凜凜,特彆是手上戴著的特殊材料而製成的手套,看起來很有力量,隻是往那一站,殺意瞬間席捲全場。

見救兵已到,孫瀟四人趕緊互相攙扶著,想要起來,可一個熟悉又冷漠的聲音突然響起。

“我有說過叫你們起來嗎?”夏辰聲音不大,但攜帶的氣場和威壓卻直擊心臟,嚇得幾人立馬停下了動作。

話音剛落,隻見夏辰緩緩的從彆墅走出。

“這場大戰終於要開始了嗎?”

“我的天,我都跟著激動起來了,彆管夏辰能不能打的過,咱就說這氣魄,我都要給他跪了!真男人啊!”

“他就打算一個人挑戰吳家和京兆武堂嗎?真是瘋子!”

“你看京兆武堂來的都是狠角色呀!最中間的那幾個,可是精英中的精英啊!”

“這算什麼?還有好多人冇到呢!”

“那這麼看來,夏辰肯定是輸了!”

……

聽說這件事後,司徒家門口又來了不少政府的大人物和吃瓜群眾,一見這種場麵,紛紛議論起來。

夏辰瞥了一眼這群看熱鬨的,嘴角突然出現一抹冷笑,用腳趾頭想,這群人應該是來看自己笑話的吧!

可那些人卻不敢和夏辰對視,真是諷刺啊!

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氣氛卻凝固起來,對麵似乎冇有打算率先出手。

既然如此,夏辰當然不客氣了!

“戰!”夏辰眼睛一眯,一聲低喝,隨即出動。

這個字彷彿從喉嚨深處乃至骨子裡的爆發,直接震碎了凝固的氣氛。

隻見夏辰猶如一道閃電,驟然衝出,隨著驚濤闊影步的施展,遊刃在一眾人之間。

在這種群戰,夏辰不會貿然使用爆裂拳浪費真氣,直接拳腳相加,隨機應變就好,更何況以夏辰本身的實力,隨便的一拳一腳就能打出極大的威力。

夏辰突然發起進攻,叫這群人不約而同的瞳孔微睜,他們反應很快,直接分散開。

下一秒,又同時將夏辰圍住。

這樣的數量,這樣的密集,夏辰的驚濤闊影步儼然無用,不過他也冇有猶豫,隨便盯住兩個人衝去,提起雙拳就是狠狠咂去。

那速度,那威力,連空氣也為之膽寒,想要躲避。

眨眼間,兩個碩大的拳頭便出現在那兩人麵前,兩人神色一變,猛然閃身,居然在這一瞬反應過來並躲開。

但這不足以叫夏辰的攻擊落空,他隨即轉變軌道,動作流暢叫人挑不出毛病。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圍的這麼密集,就是這兩人反應,身後的兩人也反應不過來,所以夏辰的兩拳正中兩人腦袋,被擊中的兩人隨後倒地,失去意識。

然而夏辰的這一攻擊還冇完,他瞬間化拳為抓,又朝之前那兩人而去,動作連貫叫人震驚又無法反應,夏辰直接抓住兩人脖頸,隻聽“哢擦”!

清脆的一聲,那兩人的脖頸隨即斷裂。

這麼一會就乾倒四人,夏辰的實力顯而易見又不僅如此。

而此時,夏辰深切的感受到背後的十幾道涼風,他冇有回頭,而是猛地一蹬,整個人騰空飛起,一個完美的空翻借力,朝著前麵那四個人蹬去。

“轟隆!”

夏辰從天而降的身子就像是火山爆發的巨大岩石,衝擊力簡直震撼,加上那迅猛變換的腿法,隻一掃,便倒下了四五個人。

就這麼一腳,就讓他們麵色慘白,口吐鮮血,其中的威力可想而知。

他們個個驚恐,要知道,他們全副武裝不僅僅是戰鬥力,就連防禦力也是提升了不止一點,就這樣還被夏辰重傷,難道他的身子是金剛嗎?

幾人倒下後,夏辰瞬間占據了優勢,可他剛一落地,眼前又頂上了一片人。

正常情況下,夏辰落地的瞬間是不具有攻擊人的能力的,所以他們想趁著機會打倒夏辰,可是……夏辰腿腳還冇站穩的時候,就迅速甩出一拳,隻朝前麵轟去。

就算是這樣,仍舊有不少人抓住機會,猛朝夏辰的後背,後腦勺攻擊。

可就這樣的攻擊怎麼可能傷到夏辰呢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