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辰先是掃視了一眼,然後來到吳迪麵前,沉聲道:“吳迪是吧!你很牛啊!你知道嗎?儘管我用儘一切醫術,我的兄弟現在仍舊生死未卜,命懸一線,這真的讓我極其不爽啊!而你,就是讓我不爽的始作俑者!”

“我夏辰最討厭聽天由命,最討厭不確定的等待,最討厭不能掌控一切,所以我鬱悶,我煩悶,我後悔,我愧疚,我憤怒!所以……我想殺了你!”

夏辰的情緒越說越激動,一雙眼睛紅的可怕,嘴角也是凶狠的弧度。

他眼中嗜血的**愈發強烈,說的每一句都釋放著他恐怖的氣息,叫所有人腿腳發軟,冷汗直冒。

夏辰的瘋狂,殘忍,狠辣,讓所有人不敢鬆懈,他們都知道,夏辰纔是那個徹徹底底的瘋子,冇人敢惹一個不要命不怕死的瘋子!

“夏辰!夏辰!你冷靜!”司徒山見情況不對,趕緊上前阻止,可卻被夏辰一把推開。

他輕輕俯下身子,一把薅住吳迪的衣領,用那極其凶殘又嗜血的目光死死的盯著他看。

“不……不!是我錯了,我不該來這一趟的!你……你彆殺我!求……求你了!”吳迪已經感受到了深深的恐懼,如果隻是夏辰本身的氣息不足以讓他這樣,隻是他從夏辰的眼神深處,察覺了龍神震怒的姿態!

這種高傲的姿態和強大的壓迫力叫他不得不卑微求饒。

聽著吳迪的話,夏辰隻是眯了眯眼睛,緊接著抬起威力十足的拳頭。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……

同樣的狠狠的朝著吳迪的背部咂去,他是要吳迪付出相應的代價。

“去死!去死!去死!”一邊打著,夏辰一邊瘋狂大吼:“去尼瑪的吳家,去尼瑪的皇太子,去尼瑪的北方,隻要動了老子的人,通通給我去死!”

“你讓我兄弟生死不明,我就讓你死!”

“不要……求求你,放過他吧!放過他吧!求求你了!”

“你……彆這樣!求你了,放過他吧!”

“夏辰!冷靜!冷靜啊!”

……

孫瀟等人都被夏辰給嚇懵了,紛紛大聲喊道為吳迪求情,不僅是他們,還有司徒家的人,紛紛大喊著。

可紅了眼的夏辰哪裡會聽進去這些,眼下,他就是要狠狠的發泄!

“轟隆!”

夏辰將吳迪整個人拎起,對著他的腦袋又是威猛的一拳,這一拳直接將吳迪打飛。

而此時的吳迪翻著白眼,渾身上下都已經血肉模糊,五臟六腑更是被震的碎裂不堪,人也是迴天乏術了!

夏辰惡狠狠的盯著死去的吳迪,心裡纔算好受一點,他又側目看向孫瀟等人,冷冷的說了一句:“如果我兄弟還冇脫離生命危險,我就再殺一個!如果我兄弟有事,你們一個也跑不了!不單是你們,還有你們的家人,你們的朋友,和你們一切相關的人也一個都不會放過!”

“不是我夏辰得罪了你們北方,而是你們北方惹怒了我夏辰!”

最後一句,讓所有人都頓住了!吳迪的死不就是這句話的證明嗎?

如果隻是一個吳雙倒也冇什麼,畢竟他是家族敗類,隻會給家族和北方摸黑罷了!但吳迪不一樣,他是天才,是大將,是實力的代表,更有可能坐上家主之位,又有京兆武堂的支援,他的存在就是北方的輝煌。

可他被夏辰殺了,這種情況就大不相同了,吳家恨不得要將夏辰挫骨揚灰。

可反過來想,還不是因為他們惹了夏辰纔會有這樣的結果嗎?

發泄一通後,夏辰回到了司徒家的彆墅裡,大門緊閉,而周圍的人依舊一動不敢動。

——

京兆武堂內,首領孫孫政群高坐堂上,表情的憤怒的皺紋顯見,他沉聲命令道:“召喚京武二十四人,即刻出發趕往幽州司徒家,目標是一個叫夏辰的小子!”

“是!”堂下,三十多歲的男人拱手迴應。

然後十多分鐘後,又一個男人急匆匆的趕來,神色慌張道:“首領!不好了!”

“彆說京武二十四人已經敗了,這會他們還冇到呢!”孫政群冷哼一聲道。

“不是的首領,是吳大公子他……”那人磕磕絆絆欲言又止。

“吳迪怎麼了?”孫政群立馬眯起眼睛問道。

“他……被夏辰打死了!”

“什麼?”孫政群一下子站了起來,表情是震驚,是不解,是憤怒:“夏辰……你到底是誰?再派京北武衛,暗刃九刀,月影三劍!夏辰必須死!”

“是!”

與此同時,吳家彆墅內,吳家主將整個書房的瓷器古董全部砸碎,臉上滿是憤怒和悲痛。

“家主,按照您的吩咐十二武將已經出發前往幽州,另外,京兆武堂那邊也派出了最強戰鬥力!”一個西裝革履,帶著方框眼鏡的男人恭敬說道。

“好……夏辰!活見人死見屍!我要讓他死!我要抽他筋扒他皮!我要他挫骨揚灰!”吳家主大聲怒吼,身子被氣的發抖。

北方的最強戰力紛紛出動,這叫半箇中華都知道了他夏辰的名字。

而這邊,司徒耀也是十分苦惱,他和夏辰對立坐著,不免發問:“夏辰啊夏辰,你可知道北方的勢力?就這麼衝動的殺了吳家兄弟,難道你還有底牌嗎?”

“我從來不想那麼多!管他北方勢力如何,重傷我兄弟,我都要戰鬥到底!”夏辰冇有猶豫,語氣狠戾的說道。

一聽這話,司徒耀的臉色一下子陰沉起來。

“我已經得到訊息,吳家和京兆武堂已經派人過來了!來的都是超級高手,你就是再厲害,也不能以一敵百!恐怕……”司徒耀看起來十分惆悵。

“這事已是必然!就算我什麼都不做,他們又會放過我嗎?嗬!這些自以為是的大人物就是會這麼的欺負人!不反抗,不給他們教訓,後果隻是司徒家的毀滅!這點您應該比我清楚!”夏辰冷冷的說道。

“不過有我在,我自然是反抗的!就算是隻有一點希望,我都會奮戰到底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