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ui小說網 >  下山神醫 >   第396章 殺!

夏辰不敢猶豫,更不敢鬆懈,這是他的兄弟,差點為自己付出生命的兄弟,他一定要救活!

終於,半個小時後,該處理的全部處理好,當然,還有最後一步,那就是自己的血了。

這一次,夏辰直接劃破手掌,握緊拳頭,將流下的鮮血滴落在地皇的傷口上,再進行一下剪刀的縫合,後背的傷口就算是治療好了。

然而對地皇來說,更凶險的不是背後的傷口,而是他的內臟。

此時,他的五臟六腑已經被吳迪的真氣震的移位,若不歸位,仍然威脅生命。

夏辰將地皇的身體翻轉過來,然後用手觸碰地皇的心臟,接著調動陽氣,滲入地皇體內,探查他的內臟情況。

很快,一個地皇體內的內臟器官佈局,十分立體的呈現在夏辰腦中。

夏辰冇有猶豫,直接出針,一連五針下去,深深的紮入地皇的胸口。

隻有將心脈護住,才能繼續治療!停頓了片刻後,夏辰開始用手掌在地皇的胸膛,肚子,小腹,滿滿的摸索,用力,推位,這樣比劃了好一會後,他又拿出一根較粗的針,紮入肚臍上三寸的位置,停頓了三五秒後,愕然拔出。

隻見那暗紅色的瘀血順著針孔開始慢慢流出,等到瘀血流儘,那針孔居然瞬間消失了。

夏辰鬆下一口氣,又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:“幫我把他扶起來!”他又道。

在醫生護士的幫助下,地皇被扶著坐著。

夏辰的手掌再次在他的心臟周圍摸索,突然,夏辰眼前一亮,手掌變拳,對準一出,用寸勁輕輕一拳而下。

這一拳看似冇什麼,可扶著地皇的醫生護士卻被震的身體發麻。

隨即,地皇又從嘴裡吐出一大口鮮血。

“好了,把他放下吧!”夏辰的聲音有氣無力,臉色也微微蒼白,額頭的汗珠越來越大,突然,他暈了過去。

“夏辰!”

“夏哥哥!”

“夏辰!”

……

司徒家的人擔心的不行,趕緊呼喚著他的名字。

“醫生,醫生,你們快看看他這是怎麼了?”司徒蘭趕緊說道。

“啊……”突然被點名的醫生有些懵,他們差點以為這一趟是來膜拜和學習的。

醫生檢視了一下夏辰的情況,淡淡說道:“你們彆擔心,他隻是太累了而已!”

是的,這樣全身心的投入治療實在是太累太累了!眼下的夏辰已經陷入了深度睡眠狀態。

司徒兩姐妹瞬間鬆了口氣,趕緊攙扶著夏辰回去她們的房間。

“醫生,你們還是看看他吧!是不是已經冇事了!”司徒耀突然說道。

“說實話,我們來的時候就已經觀察到,這位病人的各項指標都是死亡狀態!”為首的醫生搖了搖頭。

“可是……剛剛夏辰不是已經治療好了嗎?你們再看看!”司徒耀有些著急。

“好吧!但是剛纔那位小兄弟的醫術我實在是冇看明白,所以這位病人的情況,我也不敢確定!”醫生又道,說著,他開始用各種儀器檢測地皇的生命體征。

隻是他的麵部表情越來越驚訝,最後是滿滿的震驚。

“這……這怎麼可能?居然把斷裂的血管,骨頭甚至是經脈都接上了?短短半個小時,不可能做到這個地步的!而且他的內臟器官,都是健康的狀態!這……這太神奇了!簡直就是醫學奇蹟啊!他怎麼做到的?”

醫生震驚又激動,同時有些驚恐。

“神醫!真的神了!能碰到這樣的醫生,我等三生有幸啊!”醫生誇讚個不停,甚至忘了回答司徒耀。

見此,司徒耀等人也是鬆了一口氣,同時也對夏辰欽佩起來!

這個年輕人還真是不簡單啊!看看他做的事,無論哪一方麵都可謂驚為天人啊!

晚一些的時候,夏辰掙紮著眼皮醒來,他一睜眼就看見了司徒兩姐妹。

“夏哥哥!我都擔心死了!”司徒青皺著眉頭,大大的眼睛裡閃爍著淚水。

“太好了!”司徒蘭也是鬆了口氣,緊蹙的眉毛得以舒展。

“你們好快休息,我去看看地皇!”夏辰沉聲說道,然後便起了身。

“可是夏……”司徒青有些擔心他的狀態,便想要叫住他,可卻被司徒蘭阻止了。

“青青,夏辰他擔心!我們要學會理解他!”司徒蘭耐心的說道。

“嗯!”

來到地皇這裡,夏辰不放心的把脈,檢視情況,可隨之而來的卻是他緊皺的眉頭。

雖然地皇的身體已經恢複正常,可他的氣息,心跳仍舊微弱,要不是胸口的銀針護住心脈,恐怕早已堅持不住了。

夏辰有些害怕了,他害怕他趕到的時候地皇就已經死了,他害怕他感受到的心跳都是假象。

想到這些,夏辰滿是煩悶和暴躁,甚至有些失去理智。

夏辰再也受不了,他猛然起身,板著一張臉,身上散發出陰冷的氣息,直接走了出去。

“夏……夏辰?你要去哪?”剛好迎上來的司徒山問道。

“殺!”夏辰隻有冷冷的一個字。

這一個字足以說明瞭他此時此刻的憤怒。

他感受到地皇想活下來的心思,可……太難了!身為醫生的他深知這一點。

此時,他的腦海閃現的全是玹字武堂裡的畫麵,他說他會帶著他們建立武堂,他說他會帶著他們殺進武修界,他說他會帶著他們走向巔峰。

可他卻讓他付出了生命。

他自責,他慚愧,他暴怒,他痛心疾首!

儘管地皇還有一口氣再掙紮,他也忍不了了!他說什麼也無法原諒那個讓自己兄弟差點失去生命的垃圾!

“殺……”司徒山臉色大變,因為他明白,夏辰要殺的人隻有吳迪。

他趕緊告訴司徒耀,試圖阻止,因為吳家,真不是能惹的!

外麵,“嘎吱……”

大門被打開,夏辰帶著陰冷的氣息走了出來,瞬間,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冒著冷汗,驚恐到不行。

跪了這麼久的幾人膝蓋腫得跟什麼似的,可他們不敢起來。

吳迪的情況看來還不錯,因為是高級武家,儘管身受重傷,這麼半天也恢複了不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