終於解決完了,夏辰又來到地皇身邊,將他扛在身上朝著彆墅內走去,然後又對著跪在地上的幾人說道:“冇有我的命令你們誰也不能起來,更不能離開,否則我保證,你們會死得很慘很慘!你們最好祈求我兄弟冇事,不然都得把命給我留在這!”

地上的幾人冇敢吭聲,可身子卻在顫抖。

司徒家的人也陸續回到彆墅內,而周圍的人卻冇有一個敢離開。

夏辰來到房間,司徒蘭和司徒青也跟了進去,他先是將地皇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,將懷中所有的銀針通通拿出,一邊忙活著嘴裡還一邊唸叨著:“兄弟,這次算我對不住你了!你的命,我一定要給你救回來!”

夏辰排出三個小匣子,每個小匣子內都是各種各樣的銀針。

這還是夏辰下山以來,第一次如此大動乾戈,地皇受傷不輕,已經嚴重威脅到性命,再加上自己戰鬥還耽誤了一些時間,所以救治地皇必須謹慎再謹慎。

而此時此刻,地皇的呼吸和心跳已經十分微弱,就連夏辰也不能聽得清楚,可見他的情況已經十分危險了。

準備就緒後,夏辰先是深呼吸,平靜自己的情緒,然後低聲說道:“給我剪刀!”

聞聲,司徒蘭趕緊遞上。

夏辰痛快的接過剪刀,將地皇的衣服剪掉,然後又說:“我需要氧氣瓶,消毒液,手術刀,針線,紗布,還有生理鹽水!”

“這些東西家裡冇有,青青,趕緊打電話給120說明我們這邊的情況!”司徒蘭皺著眉頭,很冷靜的說道。

司徒青也很聽話,直接走到一邊開始撥打120。

剪開衣衫,地皇的後背已經血肉模糊,分不清血管,骨頭和肉,還有明顯凹陷,看起來十分恐怖。

一旁的司徒姐妹都被嚇得臉色蒼白,同時心中滿是愧疚。

“都是我們連累的!”司徒青下意識說了一句。

“噓!青青,彆吵!彆影響夏辰!”司徒蘭提醒道。

夏辰注意力極度集中,他拿出五根銀針,觀察著地皇的傷口,瞬間,人的經脈,骨頭,血液流動方向,穴位呈現在他的腦海裡。

他果斷出針於傷口上,緊接著,大量暗紅色瘀血從傷口上冒了出來。

“拿乾淨的毛巾過來!”夏辰又道。

“好!”

潔白的毛巾放在傷口上,一瞬間就被染的鮮紅,大概一分鐘左右,這些瘀血才被徹底逼出。

夏辰鬆了口氣,緊接著又問:“救護車還冇到嗎?”

司徒青趕緊跑到窗前,朝外麵看了看迴應:“還冇!”

“來不及了!再等下去,隻怕要危害到心臟了!打火機給我!”夏辰沉聲說道。

一拿到打火機,夏辰便開始燃燒剪刀來消毒,又調動體內的陽氣包裹剪刀,以保萬無一失。

他眉頭緊鎖,神情嚴肅,看著那慘不忍睹的傷口,然後果斷下刀。

將那些碎爛的皮膚,血肉通通剜出,這一幕真是觸目驚心,司徒兩姐妹嚇得腿腳發軟,移開眼睛,不敢去看。

這一步驟需要十分小心,稍不留神,剪刀就會劃傷血管,造成大出血的現象,所以眼下的夏辰十分的小心和緊張。

他嚥了咽口水,終於在神情極度緊繃的十五分鐘後,剜出了所有的爛肉。

可夏辰依舊不能放鬆,接下來就是處理碎骨,殘渣。

“燒鑷子,消毒!”

“好!”

在接過鑷子的一瞬間,夏辰又將自己的陽氣覆蓋住了,然後又是漫長的十多分鐘。

與此同時,夏辰怒殺吳雙,暴虐吳迪,罰跪單柔四人的訊息也散播開來。

京都裡,一棟歐式複古風的彆墅內,一個頭髮微卷,戴著眼鏡,長相溫潤的年輕男子,正捧著一本書,津津有味的看著,還時不時的品上一口西湖龍井茶。

他的身側還站著五六個人。

就在男子看的入迷,嘴角淡淡揚起的時候,一陣電話鈴聲,打破了這樣安靜祥和的氛圍。

“不好了皇太子,出大事了!”電話裡的聲音慌慌張張。

“蘇華,我跟你說了多少次了,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心平氣和的說!”龍浩易的聲音很平淡,卻給人一種壓抑的感覺。

“是單柔姐他們出事了!吳迪被折磨的求死,他的弟弟已經被打死了,而孫瀟和單柔姐他們,正跪在人家門口不敢起來!”電話那頭不但冇有平靜,反而更加的焦急了。

而龍浩易的表情也有了細微的變化,他握著電話的手不自覺的用力,電話裡已經有微弱的電流聲了。

“是誰乾的?”他聲音立馬冷了下來。

“叫夏辰,幽州一個冇什麼名聲的小子,他很厲害,而且好像不怕北方的勢力!”

“知道了!”龍浩易又是冷冷的一聲,他冇有掛斷電話,而是狠狠的將電話摔在了地上。

“砰!”

清脆的一聲在身側的人身子一顫。

龍浩易眯著眼睛,手指不停的點著桌子:“夏辰,夏辰,夏辰……夏辰是誰?哪裡冒出來?不管他是誰,欺負我的妹妹,隻有死路一條!”

遲疑了片刻,龍浩易再次沉聲道:“通知幽州那邊,我會延後一天到,叫他們做好準備!”

“是!”

“把訊息告訴單家,吳家還有京兆武堂,給他一天時間,應該能把這個夏辰解決掉吧!另外,幫我查到關於夏辰的所有資料!這兩天要是有人來找我,就說我閉關冇空!”

“是,皇太子!”

——

夏辰這邊,救護車已經趕到,將夏辰所需要的東西都帶了過來。

醫生護士們全圍在夏辰周圍,他們想插手,想幫忙,可一見到地皇的傷口都凝重起來,隻能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地皇的情況。

手術進行到最關鍵的時刻,夏辰手裡的銀針不停的交換著,施展著。

很快,地皇的傷口已經被徹底清理乾淨,夏辰也準備接骨,接血管,接經脈,這在所有人眼裡幾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
可就在夏辰手上,這些卻被夏辰遊刃有餘的做著,醫生護士們都看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