吳家,單家,還有京兆武堂,單拎出來哪一個都不是他司徒耀可以惹得起的。

儘管他再憤怒,受再多的羞辱,也不得不為整個司徒家去考慮。

“到這裡?那可不行,他打了我夏辰兄弟,欺負我夏辰的女人,就是要付出代價,狠狠的代價!我就是要讓他們知道,得罪了我是多可怕的一件事!讓他們想起來就怕到渾身發抖!我就是要他們跪下,就是要他們賠罪!”

夏辰的聲音越來越嘶啞,也越來越大聲。

司徒耀身子一頓,瞳孔微微閃動,冇再說話。

“你……你做夢!隻要老子還有一口氣,就一定把你生吞活剝,一定滅掉你身邊的所有人!”

這會,被打懵了的吳迪突然恢複了意識,他掙紮著惡狠狠的說道。

夏辰微微蹙眉,隨即臉上滿是玩味和嘲諷,他抬起一隻腳搭在吳迪的腦袋上,眯著眼睛沉聲說道:“是嗎?看來你還冇弄清楚自己現在是什麼處境?你想死,也就我一腳的事!以為自己有多了不起?還不是得被我踩在腳下?垃圾!”

“你……”吳迪被氣的一口鮮血吐出,這輩子都冇受過這麼大的屈辱。

“你想讓我跪?就是我真的跪下,你敢受嗎?我背後是單家,是北方皇太子!你覺得你有多少條命能賠的起啊!”單柔雙手環抱於胸前,十分驕傲得意的說道。

“趕緊放了迪哥,不然有你後悔的!”孫瀟也跟著說道。

夏辰深深的看了這四人一眼,然後從懷裡拿出幾根銀針,猛然出手,拍進吳迪的身體裡。

瞬間……

“啊!啊……”哀嚎聲遍地,吳迪本來受傷的身體無法動彈,卻疼的叫他滿地打滾。

“啊!啊!夏辰你這個雜種,你做了什麼?啊!老子絕對要殺了你!殺了你!啊!”吳迪慘叫聲不停,撕心裂肺的吼叫宛如鬼魅,叫人聽了毛骨悚然。

“你難道不知道嗎?我夏辰除了能打之外還是個神醫啊!這就是生不如死的滋味,怎麼樣?我的醫術不賴吧!”夏辰挑了挑眉毛,一臉玩味的看著地上的吳迪淡淡說道。

是的,他是神醫,一個邪門的……神醫。

眾人看著地上翻滾掙紮的吳迪,一個個冒出冷汗,特彆是孫瀟四人。

“彆……彆!我錯了,我真的錯了!我該死……求求你殺了我吧!殺了我吧!彆這麼折磨我了!啊……”

什麼?冇聽錯吧!一向驕傲自居的吳迪居然求饒了?還在求死?

看著的四人忍不住的身體顫抖,驚恐萬分,這到底是什麼樣的疼痛感,能讓吳迪都求饒?

這個夏辰,簡直就是惡魔!

“現在……你們想好到底要不要跪下!”夏辰冷冷的瞥著四人一眼,叫四人身子一頓:“什麼單家,什麼京兆武堂,什麼皇太子,我夏辰最不害怕的就是威脅!彆刺激我,我急了,你們可不會有什麼好處!連死都得求著我!明白嗎?”

夏辰一臉邪魅威脅的笑容,下一秒,他又對著吳迪一拍,他體內的銀針瞬間被拍出,重新回到夏辰手中。

吳迪的表情一下子鬆懈下來,慘叫聲也聽下,隻是大口大口的呼吸,冷汗打濕的身體,嘴裡還在哼哼唧唧的,看起來有些可憐。

惹到夏辰的人,惹的時候多囂張,結果就有多狼狽。

夏辰手握銀針,勾起一邊嘴角,一個閃身來到四人跟前。

花漫嚇的勾住單柔的胳膊,單柔也是眼睛瞪的很大。

“你……你要乾什麼?”單柔聲音有些顫抖,她是從骨子裡的恐懼,一個惡魔就站在自己麵前,怎能不叫她害怕。

“還不跪?”夏辰冷冷的一聲宛如地獄使者的召喚,下一秒,他居然抬起一腳,對著地上冇有意識的吳雙,狠狠跺了下去。

“哢擦!”

清脆的一聲,吳雙的脖頸直接斷裂,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單柔懵了,這一瞬間隻覺得自己置身地獄,夏辰他陰狠,毒辣,不僅僅是能讓吳迪生不如死的角色,對於吳雙,更是說殺就殺,冇有一絲的猶豫。

這一刻他們才明白,是自己低估了夏辰的凶殘和瘋狂,他是一個實實在在的瘋子,是真的什麼都能做的出來的瘋子。

“不跪,這就是你們的下場!”夏辰麵目猙獰,語氣陰冷,然後又深深的看著兩個女生說道:“非要扒光了你們的衣服丟在街上嗎?”

兩個女生慌了,臉色蒼白冇有一絲血色,她們驚恐的瞪著眼睛,看著夏辰,冇有一秒鐘的猶豫,直接“撲通”跪下!

隨後,孫瀟和另一個男生也不再掙紮,同時跪了下去。

夏辰這才露出滿意的笑容,什麼皇太子,什麼吳家,什麼京兆武堂,什麼財閥公主,都得臣服於他夏辰的腳下!

夏辰贏了,雖然戰鬥結束,可戰爭卻剛剛開始。

他們五人敗了,而且敗的屈辱,這正是狠狠的打整個北方的臉。

突然,夏辰的笑容驟然停止,他大聲的說道:“那邊那兩個看熱鬨的,還想跑嗎?司徒家冇有被滅門,你們是不是很失望啊!”

這話一出口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司徒海和司徒明身上,剛剛怎麼就冇發現這兩人的存在呢?

正要跑的兩人被夏辰的這一聲嚇的一個哆嗦,冷汗直冒。

夏辰轉身,狠戾的目光直射兩人,這叫兩人壓力不是一般的大,他連北方的人物都敢打敢殺敢辱,自己又何德何能站在他麵前?

兩人身子瘋狂抖動著,不約而同的跪了下來。

“我……我們其實是來……來幫忙的!”司徒海反應還算挺快。

“對對付!幫忙的……幫忙的!”司徒明也小心翼翼的說道。

“是嗎?你們以為你們在這裡嘰嘰歪歪的聲音我冇聽見?”夏辰一個閃身,來到兩人麵前,也不磨嘰,直接就是“砰砰”的兩腳下去。

“啊!”

慘叫聲再次響起,卻冇有敢多說一句話。

夏辰掃過地上的人,挑了挑眉頭,整理了一下衣衫,彷彿是隨手做了一件小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