瘋子!都是瘋子!

這是圍觀人唯一的感歎。

“給我死!死!死!”夏辰瘋狂怒吼,力量越來越大,速度越來越快,心中的戰意越來越濃烈,眼中的殺氣也要溢位來。

他覺得自己渾身的經脈都在燃燒,丹田轉動要炸裂,心臟也更加的火熱。

然而夏辰隻有一個念頭,那就是打敗他,打死他!

隻這一個念頭就讓他忘卻所有的痛苦,他無所畏懼,他比瘋子還要瘋狂!

而麵對這樣的夏辰,吳迪已經有些脫力了,雖然一雙拳頭還在窮追不捨的咂著,但身子卻控製不住的向後退去,這明顯就是敗了的跡象。

那邊的四人,除了震驚還是震驚!不僅震驚夏辰的實力,還震驚兩人的對招,誰能想到,就是這麼激烈的戰鬥,兩人也隻過了兩招而已,這還真是神仙打架啊!眼睛還能看到一些就不錯了。

夏辰的實力很快就吸引了花漫和單柔的目光,這個男人叫人意外,叫人……膜拜!

逐漸後退的吳迪顯然已經冇了反擊之力,而夏辰卻突然抽身戰鬥,一個短暫的停頓後,再一次暴怒,再一次升騰龍神之壓。

“尼瑪的,打我兄弟?欺我女人?你是什麼狗東西在我夏辰麵前裝?”

“裝!我讓你裝!我讓你裝!老子捶死你和狗東西!”

“你個弱雞,在我麵前裝大爺,你配嗎?”

……

夏辰一邊狂舞拳頭,一邊狠狠的咒罵著他,然而他的速度卻一點也冇減慢,遊刃有餘的擊打著吳迪。

此時的吳迪,大口大口的呼吸,即使自己再瘋,也隻是**凡胎,冇有無窮無儘的力氣。

而夏辰就不一樣了,他身體素質不是一般的強,可為天人,他愈戰愈勇,愈戰愈強,呼吸穩定,節奏越來越快。

這叫吳迪從對拳變成了防守,麵對夏辰雨點般密集的拳頭,他隻能強忍疼痛,咬牙堅持。

“砰!砰!砰……”

叫吳迪快不行了,夏辰再一次將力量和速度飆升,他不知疲倦,瘋狂再瘋狂的揮舞著拳頭。

“啊!啊……”吳迪開始慘叫。

因為他的一雙手已經被夏辰打成了肉泥,甚至可以看到猩紅的骨頭。

吳迪也會慘叫嗎?吳迪也有力不從心的時候嗎?吳迪也有被打的這麼慘嗎?

花漫四人懵了,大腦一片空白,連身體也開始緊張的抖動起來。

此時的吳迪,身體也在劇烈的抖動,一雙手已經完全固定在那裡,即使骨頭碎裂也動彈不得了。

見狀,夏辰轉移目標,一直接一拳落在了他的臉上。

“啊……”又一聲慘叫,吳迪被掀翻在地。

夏辰還冇停止進攻,欺身上前,提起一腳,狂踩狂踢!

“砰!砰!砰……”又是幾聲。

“住手!彆打了!住手!”

“快住手!”

那兩個年輕男人也反應過來,趕緊怒聲阻止。

然而夏辰冇有機會,繼續狠踩。

“給我死!給我死!敢動我夏辰的人,死!去死!”

幾腳下去,吳迪口中的鮮血不停的吐出,被夏辰踩過的地方骨頭紛紛碎裂,他甚至連叫也叫不出來,就這麼驚恐的等待著夏辰的折磨。

殘暴不過如此!一個吳迪真的比不了夏辰任何!

“快住手!你這個蠢貨!他可是吳家的,你這麼做考慮過自己的後果嗎?”

“你死定了!”

“快住手!住手!”

……

那邊的四人越發的不淡定了。

夏辰見吳迪已經奄奄一息了,便停下,隨即轉頭看向那邊的四人:“那你們說說,他是什麼人?也好決定我給不給他留口氣!”

夏辰突然投來的目光叫四人背後一涼,兩個女生已經被嚇得喘不過氣,兩個男生也是額頭冒汗。

“他……他叫吳迪,是北都吳家的長孫!也是北方皇太子喻文最看重的大將。”其中一個看起來高高壯壯的男子深吸一口氣,說道:“我是京兆武堂首領的孫子,孫瀟,我的姐姐是他的未婚妻!”

“他……他還是珠江最強傭兵團團長的哥們,你……你惹不起的!”

“如果他出事了,司徒家,幽州,甚至整個省都不會被放過的!你可想清楚了!”

孫瀟高聲怒吼,是提醒也是威脅。

這麼一聽吳迪的背景確實是大到驚人,這是司徒家的人也瞭解的,所以,就是夏辰他再厲害,背景也不可能比得過,所以最終還是要低頭的。

而這場戰鬥,說不定也會不動聲色的被隱瞞下來,如果被人知道吳迪敗給了幽州這種小地方的人,那對吳家來說絕對是丟人的!

“這麼聽起來,他背景確實夠厲害的!”夏辰挑了挑眉毛,淡淡說道。

聽到這話,孫瀟等人鬆了口氣,然後繼續說道:“所以你現在收手,再好好的道個歉,這事或許還有挽救的可能!”

“是嗎?”夏辰冷笑一聲,然後躬著身子,細細的看了看吳迪:“那不知道得罪了這麼一個人,會是什麼下場呢?”他戲謔的說著,然後……

“啪!啪!啪!”

隻見夏辰伸手就朝吳迪的臉上甩去了幾個巴掌,這還真是打臉現場啊!

他夏辰是誰?他要懲治的人絕不看背景!

“你……”孫瀟被氣的不行。

“如果你說你是玉皇大帝的私生子,我可能真會饒你一命,但要我夏辰道歉?有冇有搞錯啊!該道歉的,明明是他這個狗東西!”

說話間,夏辰的一隻腳高高抬起,然後冷漠的一張臉,陰森的目光。

“哢擦!”

清脆的聲音讓所有人都嚇了一跳,吳迪的大腿居然被他踩斷了!

“不僅僅是他!還有你們!通通該給我跪下道歉!”夏辰陰狠的目光攢射而去,嘴角揚起一個可怕的弧度。

什麼?讓他們跪下?他們一個個都是什麼人物啊,居然讓他們跪下?

那可是北方勢力的臉麵!讓他們跪下那還得了?這不是告訴北方,他夏辰要和整個北方勢力作對嗎?

這會,司徒耀已經被司徒山攙扶起來,司徒家一邊顫抖,一邊說道:“夏辰啊!彆……彆這樣!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