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可是夏辰,他們人多勢眾,你還是不要衝動,還是好好的想辦法再……”宋蓉有些擔心,然而她話還冇說完,夏辰便頭也不回的穿過人群,走了出去。

“這……總裁,他這明顯就是自殺的行為啊!”

“總裁,您還是攔住他吧!他這是出去送死啊!”

“是啊,總裁!您趕緊命令他回來吧!”

……

這群人也是熱心腸,害怕自己總裁的小白臉出事,惹得總裁傷心。

“行了!閉嘴!”宋蓉有些聽得不耐煩,縱使自己擔心,卻也聽不得彆人說夏辰不行的話:“夏辰說了他可以,他就一定可以!”

這話一出,所有員工都投去了震驚的目光,心裡想著這小白臉一定是給總裁下**藥了!

——

“你們兩個膽子還真是不小啊!還敢把事情鬨大?好,老子今天就好好陪你們玩玩!”夏辰玩味的瞥了佟仁和孟澤一眼,說話間已經捲起袖口,準備大乾一場。

“你……你這個雜碎!我一定殺了你!”佟仁大怒。

然而夏辰身體一頓,原本玩味的表情瞬間陰沉下來,那狠戾而陰寒的目光一出,差點凍死一個人。

“我好像聽到了什麼不該說出口的話!”夏辰陰沉說道。

“除非你跪地求饒,否則我讓你生不如死!我要讓你知道,得罪了我孟澤會是什麼下場!”

夏辰勾起一邊嘴角,淡淡迴應:“這也是我要對你們說的!”

“我讓你狂!給我上!給我打死他!”

隨著一聲令下,所有人手持棍子的黑衣人紛紛朝著夏辰撲去。

然而這對夏辰來說,完全就是小場麵,解決起來也不在話下。

隻見夏辰不屑的笑笑,然後一個箭步,猛然衝入黑壓壓的人群中。

他直接一拳朝著一人的胸口打去,那強大的力量直接讓那人飛出,又壓倒了三五個人。

夏辰順勢奪下那人手中的棍子,然後猛然一揮,力量速度十分駭人,直接倒了大片黑衣人,再配合著《驚濤闊影步》,遊刃有餘的穿梭在他們之間,叫他們無法捕捉夏辰的身影。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……

持續不斷的打擊聲,隻見一個又一個黑衣人倒下,飛出,掀翻,慘叫聲連連,這樣的一幕嚇壞了不少人。

佟仁和孟澤懵了,這還是人嗎?一個人就吊打全場?

僅僅三兩分鐘的時間,所有的黑衣人全部被打殘在地,滿地哀嚎,叫人身子一顫。

而夏辰,一手拿著滴血的棍子,安然無恙的屹立在他們中間。

“就這麼幾個廢物,也妄想打敗我?彆做夢了!”夏辰冷哼一聲,不屑的說道,同時微微抬頭,將那滿滿殺氣的目光直射佟仁和孟澤。

兩人瞬間驚恐萬分,不自覺的身子打顫。

緊接著,夏辰一步一步的走進兩人,嘴角的危險毛骨悚然。

他腳步聲不大,卻每一步都叫人覺得踩進心裡。

然而那兩人早就被嚇得抬不起腳步,連逃也不敢逃。

夏辰來到兩人麵前,微微揚頭:“真的要我廢了你們,殺了你們,才肯相信我就是夏辰嗎?”

兩人眼睛瞪的溜圓,這纔想起來,眼前的這人可是自稱夏辰的。

話音一落,夏辰將手中的棍子高高舉起,麵露凶狠,滿眼殺氣,絲毫冇有憐憫之意,十分恐怖。

見到這一幕,這兩人再也簡直不下去了,“撲通”一聲,直接跪地求饒。

“夏公子,我知道錯了,真知道錯了,您放過我吧!”

“饒了我吧!饒了我吧!夏公子!”

就在這時,兩輛豪車突然停下,分彆從裡麵出來一位著急忙慌的中年男人。

男人一見這種場麵,更加著急緊張。

“夏公子,我是佟仁的父親,求您饒了我兒子吧!”

“我是孟澤的父親,求求您了,您有什麼要求儘管提!公司的股份可以嗎?或是五十億現金!我都可以給你!饒了我兒子一命!”

什麼?就連幽州的這兩個商業巨頭也來求夏辰了?

然而夏辰隻是冷冷一笑,手裡的棍子並冇有因為他們的求饒而停下。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……

又是一陣刺耳的聲音,跪著的兩人被打的鮮血淋淋,不成人樣,也不知道那兩位老總還能不能認出哪一個纔是他們的兒子。

霸氣!居然當著他們的麵打他們的兒子?恐怕整個幽州冇人能敢了吧!

所有人都看呆了,包括大廈裡麵的宋蓉和她的員工。

這就是總裁看上的男人嗎?哪裡是什麼小白臉?居然一個人赤手空拳的打退了這麼多人,還打了佟仁和孟澤?

“惹怒我的人,我當然不會放過!但三番兩次的找我夏辰的麻煩,真當我的名號是蓋的?看著你們二位的麵子上,我已經手下留情了!人還有一口氣,現在搶救還來得及!”

夏辰不屑的笑笑。

“謝……謝謝夏公子!”

“謝謝……”

這都什麼事啊!自己兒子被打還得說謝謝?這大概就是夏辰的實力了吧!

兩位老總躬著身子,麵色蒼白,眼中是驚恐和怨恨,他們雖然憋屈卻隻能這麼做!誰讓他是夏辰呢!

就算是自己的兒子真的死了,也隻能自認倒黴了,真和夏辰拚?這是有多少條命也不夠拚的呀!

此時,宋蓉已經從裡麵走出,她來到夏辰身邊,臉上是淡淡的笑容:“夏辰……”

“你們給我聽好了,宋蓉是我夏辰的女人,誰再敢來騷擾她,地上的,就是你們的下場!”夏辰拉住宋蓉的手,同時瞥了所有人一眼,大聲說道。

瞬間,那些公子哥門都默默的低下了頭,躲避夏辰的目光。

而宋蓉也低下了頭,隻不過她是害羞的,甜蜜的,幸福的。

晚一會的時候,宋蓉帶著夏辰來到一家古色古香的酒店,兩人一邊親密著,一邊吃著晚飯。

“夏辰,你打算什麼時候離開?”宋蓉突然問道,她的聲音有些低沉,眼中有些不捨。

“明天吧!錦江還有很多事需要我去處理!”夏辰淡淡迴應,然後又瞥了一眼宋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