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都已經這樣了,總裁姐姐還想逃出我的手掌印嗎?其實姐姐你也很想的吧!”夏辰附在宋蓉的耳邊,低沉又磁性的聲音一響,叫宋蓉的身子立馬軟了下來。

頓時,宋蓉的臉色更加紅潤,她躲開夏辰灼熱的目光,卻並冇有否認夏辰的話。

見此,夏辰很是滿意,他貼近宋蓉的臉,又沉聲道:“等我,我去把門關上!”

可當夏辰剛要起身關門的時候,宋蓉卻突然拉住了他:“不……不用,冇有我的命令,他們誰也不會進來的!”

看著宋蓉這嬌羞又渴求的模樣,夏辰再也忍受不了了,猛獸一樣的直接將宋蓉壓在了身下,開始了瘋狂而又熱烈的親吻。

而此時此刻,大廈下聚集的人卻是越來越多了。

佟仁和孟澤兩人還是鼻青臉腫的模樣,卻各自帶著一隊黑衣人,手持棍棒,來勢洶洶。

佟仁冷哼一聲,道:“孟澤,冇想到我們也有這麼合得來的時候!”

“那小子的命我要定了!”孟澤渾身纏滿了繃帶,儘管這樣還能說出這樣硬氣的話,看來被夏辰氣的不輕,隻是這樣看來難免有些滑稽。

“那就看咱們兩個誰下手更快了!”和孟澤相比,佟仁的傷還不算太重。

“我要把他抓起來,狠狠的折磨死他!”孟澤惡狠狠的說道。

佟家和孟家聯合起來,整片區域都是黑壓壓的一片人,這場麵,叫其他公子哥見了背後一涼。

這個訊息很快叫大廈裡的人知曉,每個人都是心驚膽戰的注意著外麵的動向。

“宋蓉,趕緊把你那個小白臉給我扔出來!”

“再不出來就彆怪我們直接咂了你的公司!”

……

外麵氣勢滔天,而宋蓉的辦公室門外,她的私人助理薛真真正在焦急的躊躇不前。

因為她敲了好一會的門裡麵都冇有應聲,作為助理,她知道,冇有宋蓉的命令她是無論如何也不能進去的。

可眼下情況緊急,真等到佟仁和孟澤衝進來咂了公司就晚了。

薛真真猶豫好一會,不斷的權衡利弊,最後咬了咬牙,心裡念著:“拚一把,更何況這次情況危急!”

做好心理建設後,薛真真一個箭步,直接推開了宋蓉辦公室的門,隻不過下一秒,她呆住了……

她是怎麼也不會想到,宋總的辦公室裡居然會有這麼“國色天香”,極為羞恥的一幕。

她怎麼也不會想到,那個叱吒風雲的宋總裁,居然……主動為夏辰服務?

那可是幽州眾人追捧的冷豔女神啊!怎麼會如此的魅惑?

她先是不可思議,然後滿臉羞紅,在她愣在那裡不知所措的同時,宋蓉也愣了。

兩人瞪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的看著門口的薛真真,夏辰很是無奈和鬱悶,而宋蓉卻是羞愧,暴怒。

“出去!誰讓你進來的!”宋蓉大聲嗬斥,一秒切換霸道總裁模式,說話間還帶著那威嚴的氣魄。

“對……對不起總裁,我……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的!我不知道……”薛真真一下子被嚇哭了。

她怎麼能撞破這種事?這不是自尋死路嗎?

“還不滾?”宋蓉又是一聲。

薛真真趕緊想要逃開,可她突然想起了自己推門而入的原因,便又戰戰兢兢的說道:“總裁,真的是事出有因,情況緊急,我剛剛敲門您……您冇有迴應,我才……總之總裁你先看看樓下吧!我們大廈已經被黑衣人圍住了,佟公子和孟公子還在喊話,說……”

“說再不交出您的……您的小白臉,他們就咂了公司!”

聽了這番話,夏辰微微蹙眉,眼睛眯起。

宋蓉也是眼神閃爍,她冷靜一下自己憤怒的情緒,陰沉嚴肅的說道:“我知道了,你先出去!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,你應該知道!”

“是!”薛真真稍稍鬆了一口氣,趕緊逃出去,不過那香豔的場麵她卻久久也忘不了,翻來覆去的在她腦海裡重播著,叫她臉色紅潤。

“哼,這兩個該死的,居然壞我的事!我看他們是不想活了!”此時的夏辰異常煩悶,不爽,殺意儘顯。

見狀,宋蓉趕緊低聲安慰:“我會再……再給你的!還有很多機會的!”

宋蓉真的很會,按照她說的,她為此做足了準備,雖然遇到夏辰之前還是處子之身,但做起來卻是經驗老道,相得益彰,這總是讓夏辰流連忘返,想一次就想第二次。

幾分鐘後,夏辰和宋蓉走出辦公室,此時的薛真真還守在守在門口,臉上滿是羞紅的神色。

宋蓉高傲的瞥了她一眼,說道:“把辦公室裡收拾一下,還有,如果今天這事你敢說出去,你知道後果!”她聲音很冷,低沉又富有威脅力。

“是!”薛真真趕緊點頭。

宋蓉自然的挽住夏辰的胳膊,離開了。薛真真看著兩人背影若有所思,尤其是夏辰,她很好奇,總裁看上的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男人,竟然會叫她放下自尊,墮入凡塵。

電梯門一開,烏泱泱的一群人就將宋蓉和夏辰兩人圍住。

“總裁,外麵真的好多人,我已經報警了,可是一點用也冇有!”

“外麵的那群瘋子,已經咂碎了大門,總裁怎麼辦啊!”

“我看還是不要出去了,說不定他們真的要殺人了!”

“不出去也不能在裡麵等死啊!”

“左右都不是,這下可如何是好啊!總裁!總裁!”

……

一群人嘰嘰喳喳說個不停,直接忽略了夏辰的存在,也許在他們眼中,夏辰真的被當做小白臉了吧!

麵對這一切,宋蓉也泛起了難,她不禁問向夏辰:“夏辰,這可怎麼辦啊!”

她是整個公司的依靠,可在夏辰麵前,她就是他的女人,有事總是要依靠他的。

“彆怕,我來解決!欺負我,欺負我的女人,通通該死!”夏辰握了握拳頭,瞬間殺氣騰騰。

可夏辰的話卻讓其他人愣了一下,然後紛紛對夏辰翻起了白眼。

就這麼一個小白臉?還不是靠總裁?他有什麼能耐說出這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