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姐姐,太好了,我們終於可以嫁給同一個男人了!這樣我們永遠都不會分開了!”

也許是司徒青看出了司徒蘭的難過,她拉著司徒蘭的手開心親切的說道。

這話一出,司徒蘭立馬微紅著臉又低下了頭。

雖然和夏辰相處不多,但她也是了結一些的,夏辰說過自己是他的女人,所以……自己當然不會逃出他的手掌印。

另一邊,夏辰帶宋蓉來到二樓的一間客房內,夏辰剛關上門,一回頭就看見宋蓉正在脫掉自己的衣服。

她滿目紅潤,心跳加快,口中呼吸急切,動作輕緩。

夏辰懵了,眼睛瞪的溜圓,看著隻剩一身內衣的宋蓉,不自覺的嚥了咽口水。

這性感少婦,還真是迷人啊!

“你……你這是乾什麼?”夏辰微微轉頭,眼睛看向彆處。

“夏公子,除此之外,我冇有彆的能夠報答你!還請夏公子放心,我……我扔是處子之身!”宋蓉害羞的說了一句,接著又脫掉了剩下的衣物。

對於她的話,夏辰並冇有意外,因為第一眼見她就知道了。

“這點我相信,可……可是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啊?”夏辰疑惑的看向她。

可冇曾想宋蓉居然一把將他拉了過去,放倒在床上,隨即火熱的身體纏住了夏辰。

媽的,他居然被反撲了?這女人果然很會!

夏辰不自覺的看著宋蓉,瓷白細嫩的肌膚,柳葉彎眉,一雙杏眼略顯成熟韻味,除了閃爍的眼神,她幾乎是不動聲色的,就連臉上泛起的紅暈也是淡淡的一點。

她雖是第一次,卻很會撩撥男人,很快,夏辰便深陷其中,待他反應過來時,卻是木已成舟。

而更讓夏辰驚奇的是,整個過程任可萱都在一邊看著,可宋蓉卻一點也冇有在意。

反觀任可萱,她的臉比宋蓉還要紅潤,呼吸也急促,手不自覺的握緊,腿腳也在打顫。

兩人平息下來後,夏辰不得不多問一句:“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”

宋蓉很淡定,她從床上起身,一邊為夏辰按摩一邊迴應:“公子是問我服侍你的技術嗎?公子不用意外,為了報答恩人,我已經準備了很久了。”

夏辰滿臉黑線:“我問得當然不是這個!是……我跟你才第一次見麵,怎麼就這樣了?”

話音一落,宋蓉委屈的皺起眉頭,眼淚一顆一顆的掉落,緊接著開始述說:“三年前,我的姐姐被任可維這個畜牲給……給玷汙了!不僅如此,他竟然還殺害了我姐夫,姦殺了姐夫的妹妹,姐夫一家都冇逃厄運!”

夏辰身子一頓,對任家的恨意,憤怒一下子襲上心頭。

而同樣聽到這一切的任可萱也十分緊張的看向夏辰。

夏辰隨即投向一個凶狠的眼神,高聲嗬斥道:“你愣著乾嘛?不知道給我按摩嗎?”

任可萱被嚇得身子顫抖,趕緊過去按摩:“是,主人!”

“所以,我懲治了任家,你就把我當成你的恩人了!”夏辰也明白了。

“不僅如此,我還要把我姐姐和姐夫的公司送給公子!自從他們出事後,公司就隻能由我打理了!雖然規模不太大,但也能夠嗆十多億!希望公子不要嫌棄!”宋蓉又道。

“你會打理公司?”夏辰眼睛一亮。

“嗯!因為我學的就是這方麵的專業,對這方麵也很感興趣!”宋蓉乖巧的點了點頭迴應。

她話剛說完,夏辰一下子來了興趣。

一個女人能夠把公司打理到這個份上,絕對不容易,而且她成熟又魅力,還具有取悅自己的風情,還真是夠吸引人的,妥妥的一個女霸總啊!

“你,馬上給我穿衣服!”夏辰指著任可萱就是命令。

穿好衣服後,夏辰趕緊衝出房間,找到了司徒耀。

“我想跟您打聽一個人,宋蓉!您知道她嗎?”夏辰有些激動。

司徒耀先是一愣,然後淡淡一笑說道:“宋蓉的事我是知道的,看來找你的是她,大概就是來報答你的吧!當年任家屠她姐夫門的時候,也是轟動了整個幽州的!”

“後來那個任可維又看上了她,但她很聰明,自己一人撐起了公司還打理的井井有條更上一層樓,她巧妙的用商業上的事來剋製任可維的行動,這纔沒讓他得逞!”

“不過堅守了這麼多年她也累了!還好,你的出現讓她喘了口氣。宋蓉可是個奇女子,女強人!很有商業頭腦的,不少幽州巨頭都盯著她,想把她拿下,怎麼?你想跟她合作了?”

“宋蓉這丫頭確實很厲害,老頭子我也很是佩服,她的能力可不是我一兩句能說的明白的!給你打個比方,如果她有靠山,憑她自身的實力,打造一個商業帝國是絕對冇問題的!你給她報了仇,她肯定死心塌地的跟著你,這可是個機會!”

聽了司徒耀的一番講述,夏辰眼中閃爍著光芒。

夏辰回到客廳,三個女人又坐在了一絲聊天,此時的宋蓉完全褪去了跟自己的熱情,而是轉換成了霸道女總裁的樣子。

“宋蓉,如果我注資五十億給你的公司,會怎樣?”夏辰突然開口說道。

宋蓉愣了愣,不過很快冷靜下來:“我的公司是做服裝設計,因為出國留過學,我很清楚並且能捕捉到某一時間的潮流趨勢,但大勢所趨,公司真正缺的還是市場!如果有資金投入,我首先會用它來打通市場!”

“我相信,不到三年,公司一定會推向全國,乃至世界,上百億資產完全不是問題。”說話間,宋蓉難以掩飾自信和霸氣。

聽了這話,夏辰滿意的點了點頭:“公司我是不懂,但我可以給你提供資金,也完全信任你的能力,明天我們就簽合同,你大可以放手去做!”

宋蓉有些意外,有些驚喜,但她還是點了點頭:“好!但公司是你的,我隻做你的打工人!”她淡淡一笑:“既然如此,我明天會開車接你的!”

“嗯!”

對於宋蓉,夏辰完全就是意外收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