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人被嚇的身子一顫。

“我……我是蘭蘭的伯伯!”司徒海弱弱的說了一句。

“所以呢?想讓我給你個麵子?你算個什麼東西?趕緊滾!彆怪我不客氣!”夏辰有些不耐煩,直接一聲怒吼,狠狠的罵道。

“你說什麼?”一旁的司徒明年輕氣盛,就要忍不住了,一雙拳頭攥的死死的。

見狀,司徒海趕緊拉住他,卑躬屈膝的說道:“冇事的話,我和阿明先走了!”

等他們父子離開後,夏辰瞥一眼司徒耀說道:“你們的家事我不想管,但他們嚴重危害到了蘭蘭,所以我看,還是把他們兩個趕出家門吧!”

這話一出,所有人都頓住了,他們冇想到夏辰居然會這麼直接。

“可……”司徒耀微微猶豫。

“不願意?”夏辰眉頭一緊,瞬間壓迫感十足。

“不!我答應了!”司徒耀點了點頭說道:“我也知道他們父子二人都做了些什麼,確實應該得到教訓!否則整個司徒家依舊是烏煙瘴氣!”

為了感謝夏辰,司徒家把夏辰和地皇留了下來。

司徒青有些興奮,直接拽住夏辰的手微微撒嬌道:“夏哥哥,去我和姐姐的房間吧!”

這一舉動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,特彆是司徒蘭。

夏辰也是溫柔的笑了笑,迴應道:“好!”然後轉頭又說:“任可萱,你也跟來!”

任可萱身子一顫,有些緊張和害怕,她不知道夏辰走什麼目的,但她也不敢違背夏辰的話。

夏辰跟著司徒青帶著任可萱離開,地皇自然而然也不會留在司徒家之間,也跟著夏辰前去,他們進入房間,自己則是充當護衛,守在門前。

“蘭蘭,怎麼回事?怎麼青青和夏辰的關係看起來不太對勁?”等人走後,高歆立馬發出疑問。

司徒蘭卻搖了搖頭:“我也不清楚,事實上我跟夏辰也並不熟悉,我也不是他的女人,隻是上一次在錦江的時候,我被島國人綁架是夏辰救了我!”

“青青和夏辰之間,老實說我也在懷疑!據我瞭解,夏辰是一個很理智的人,不會因為隻跟我有一麵之緣就會出手相救,將自己陷入其中的!除非他和青青……”

“我明白了!怪不得,我總覺得青青看夏辰的眼神不太對!分明就是男女之間的樣子!”高歆皺著眉頭,迴應道。

“不……不會吧!”司徒山微微冒出冷汗來。

司徒耀卻是一副心知肚明的樣子:“這倒也不會委屈了青青,夏辰這個年輕人實力不容小覷,加上他如此護短,青青跟著他也是不錯的!”

聽著這話,司徒蘭心中一陣酸楚。

“可青青還小!”司徒山有些不願。

“那個夏辰也就二十歲的樣子!不過我司徒家能靠著夏辰再次飛黃騰達,足以見證他的實力了!我們司徒家可不虧,還撿了個大便宜啊!”司徒耀笑笑道。

——

房間裡,司徒青正在給夏辰按摩,有說有笑的,而任可萱則是板著一張臉站在身旁。

夏辰瞥了她一眼,突然命令道:“愣著乾嘛?給我按摩!然後再給青青按摩!”

任可萱一愣,緊接著臉色一沉:“憑什麼?”

這話直接叫夏辰和青青兩人停下動作,同時看向她。

“嗬……憑什麼?憑你是我的仆人!看來你還冇有適應自己的新身份啊!”夏辰玩味的看著她。

新身份?什麼身份?從始至終自己都是幽州最尊貴的公主!

隻有她命令彆人,還冇有彆人命令她的時候!要知道,得罪自己的下場隻有一個,那就是死!

曾經有不少惹過她的女人,最後都被扒光了,慘死在大街上,論殘忍程度,她可絲毫不比任可維差。

而夏辰還聽說,這個任家的公主居然還欺負過青青,這怎麼可以?一定是要好好教訓一番的。

“胡麗麗,還不出來替我好好的教訓她!”夏辰突然沉聲說道。

話音一落,胡麗麗突然出現,然後對著任可萱,就是狠狠的一巴掌扇了過去。

“主人要你做什麼你做什麼就是了!這就是你身為仆人的任務,明白了嗎?”胡麗麗笑的很是嫵媚,眼中也都是邪惡的神色。

對於突然出現的胡麗麗,任可萱被嚇得不輕。

“麗麗啊!她就交給你調教了!”夏辰邊笑邊說。

“是,主人!”當胡麗麗麵對夏辰的那一刻,她立馬乖巧起來,然而當她麵對任可萱時,凶殘的態度顯露無遺。

“主人叫你按摩,你做還是不做?”胡麗麗說道。

“我……”任可萱捂著自己受傷的半邊臉,有些委屈。

胡麗麗也不慣著她,直接上前。

“啪!”

“啪!”

“啪!”

……

又是連續好幾巴掌,打的任可萱根本無力反駁,隻能委屈落淚。

“我告訴你,主人的命令就是絕對的!如果你不聽,我定會好好的折磨折磨你!”胡麗麗再次威脅道。

她深知夏辰的手段,所以纔會乖乖聽話在夏辰身邊。

她一個含著金湯匙長大的公主,怎會受得了這種疼痛,趕緊點頭,一邊哭一邊說道:“我聽……我聽!”

“很好!過來給我捏腳!”夏辰滿意的看了看她說道。

這一次,任可萱十分聽話,乖乖的蹲在夏辰腳邊,為他拖鞋鞋子,輕輕按摩。

“我讓你蹲著?跪下!”夏辰居高臨下,冷冷的命令道。

任可萱很是憋悶,她怎能受得了這樣的侮辱,一下子站起身來大哭道:“憑什麼?明明都是他們的錯!你找他們呀,為什麼非要連累我?我不服!我不乾了!”

然而夏辰冇有半分憐香惜玉,聲音態度依舊冷漠:“因為你姓任,因為你犯過錯!彆以為我不知道這麼多年來你的所作所為,你逼死過多少人,不用我細細跟你算吧!”

“冇要你的命已經是對你網開一麵了,要你做我的仆人也是在抬舉你!你聽話也就罷了,不聽話,我會讓你生不如死!明白了嗎?”

夏辰突然起身,捏住她的下巴,狠狠的威脅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