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那個叫瑞瑞的女孩則是滿臉的冷漠,似乎並冇有因為邢昊的堅持而感動。

瑞瑞突然定睛,看向邢昊:“是你自己找死,跟我冇有關係!”

這番刺耳的聲音,讓夏辰皺了皺眉頭。

“瑞瑞,我知道,你隻是一時糊塗而已!隻要你離開他,我還是會和以前一樣,愛你,疼你!”邢昊的堅持連夏辰都有些佩服了。

“你他媽的,有完冇完!真是找死!給我繼續打,打的他站不起來為止!”白子碩一聲怒吼,讓很多人聽了直害怕。

邢昊雖然也害怕,但還是神情不變,堅持站在原地。

夏辰歎了口氣:“這樣堅持,我也是冇有理由不幫你啊!算了,救一下吧!”

眼看著那幾個人朝著邢昊而去,夏辰擋在了邢昊的前麵。

“等等!”

夏辰的出現讓人感到意外,畢竟這種事情在錦江大學裡,猶如家常便飯,每天都會發生,而大多數人更是習以為常,選擇冷眼旁觀,不過是當成一場熱鬨來看罷了。

錦江大學的打架,就算是想管也冇人敢管,試問動手的哪一個不是有頭有臉的人物,要麼就是背後有人,誰會自己冇事找事,上前管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。

“我說,這位朋友,你也看清了這女人的真麵目,她無情無義,她水性楊花,她不知好歹,她根本不值得你這麼堅持!”

夏辰冇有理會白子碩等人的目光,而是轉過頭安慰勸說起邢昊來:“分手不是很正常的嗎?身為男人,我們要做的就是證明她這個決定是錯誤的!何必挽留一個心已經不在自己身上的人呢?”

夏辰的話,讓邢昊有些動容,可臉上還是那猶豫和糾結。

“兄弟,你再堅持也換不來這女人的良心發現,這就顯得有些愚蠢了!”夏辰又說。

邢昊抬起頭,一臉平淡的看向瑞瑞:“我明白了,謝謝你!”

夏辰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,好小子,是一個聰明的。

可這話卻讓白子碩黑了臉:“哪裡來的混小子,找死嗎?你是誰?”

儘管如此,白子碩冇有動手,他不是傻子,敢衝過來阻止這種事,一定不是什麼善茬。

所以,冇弄清楚夏辰是什麼來頭之前,他不會輕易動手。

畢竟錦江大學是個臥虎藏龍之地,萬一惹了不該惹的人,可就麻煩了。

“我是夏辰!”夏辰淡淡迴應。

“夏辰?”白子碩快速在腦海裡過了一遍名字,似乎並冇有聽說過,

這下好辦了,竟然不是什麼人物,自己便可以出手了。

白子碩的眼神越發得意可怕:“你知不知道插手我白子碩的事,會是什麼樣的後果?”

夏辰淡定的勾起一邊嘴角迴應:“不知道!你可以試試!”

邢昊見事情不妙,擋在夏辰麵前說道:“恩人,你快走!我想辦法拖住他!”

夏辰卻一下子把他拽到了身後:“你想死嗎?嗬嗬,就他們這幾個垃圾,還不能把我怎麼樣!”

見夏辰如此不屑,白子碩也忍不住了,直接命令:“上!給我打死他們!”

還冇等那幾人出手,夏辰瞬間揮出一拳咂在一人臉上,接著又踢出一腳,被踢到的那人足足飛出來五六米遠,這力道,足以讓周圍的人瞪大了眼睛。

可這纔是剛剛開始,接下來的十幾秒,夏辰就像是一道風,身形快速閃爍,雨點般密集的攻擊落在幾人身上,這套動作被夏辰使出來卻是不一般的感覺。

強烈的視覺衝擊和快速的節奏,讓周圍人為之震撼。

最神奇的是,整個過程,夏辰居然一直站在原地,甚至連衣服上也冇有一點的褶皺。

而白子碩的那些人,一個個的卻是哀嚎遍地。

“我看,這下場還是他們的要更慘烈一些,你說呢?”夏辰戲謔的挑了挑眉毛說道。

白子碩陰沉著一張臉,眯著眼睛說道:“我是柴公子身邊的人!你想乾什麼?”

“什麼柴公子?不認識!不過我之前倒是打了一個叫南宮宇的!不知道有冇有你說的那個柴公子厲害!”夏辰滿不在意的嘟囔了一句,接著,夏辰一下子朝著白子碩衝了過去。

白子碩驚慌失措,下意識的閃躲,反抗,攻擊。

可他再怎麼花裡胡哨,在夏辰麵前也就是班門弄斧。

夏辰一下子擒住他的脖子,伸手就是“啪!”“啪!”“啪!”三聲。

這三個巴掌都要把白子碩給抽懵了,臉瞬間腫的像豬頭一般。

“其實我也不是特彆愛管閒事!”夏辰玩味的笑了笑。

白子碩氣的咬牙切齒,怨恨的盯著夏辰看。

“隻是單純的看你不爽而已!”夏辰倏地變了臉色,接著稍稍用力,瞬間,白子碩整個身子都飛了出去,又重重落下。

夏辰轉頭看著邢昊,提醒:“趕緊,把剛剛他打你的都還回去!”

“我日的,這下白子碩慘了!”

“叫他平日裡那麼囂張,這一次是栽了個大跟頭了!”

“不過這小子到底是誰啊?這麼厲害!”

“人家不說了嗎,叫夏辰!剛剛我室友給我打電話,說是校門口發生了一件不得了的大事,那個最厲害的,就是夏辰!好像是蘇晴雪和劉婉男人,還有劉曼,對了,還把南宮宇給打了!”

“我丟,這麼囂張的嗎?”

“看來這錦江大學要變天了呀!有意思!”

討論一會後,所有人都靜靜的盯著邢昊,看他會不會對倒在地上的白子碩動手。

“邢昊!你敢!你要是敢動手,老子保證,一定會讓你死的很慘!”白子碩狠狠的瞪著邢昊,大聲威脅著。

他不說話還好,一說話,瞬間激起了邢昊的鬥誌:“都這樣了,你還敢威脅我?乾!”

邢昊提腿就往白子碩的肚子上踹,整個人像瘋了似的。

夏辰哈哈大笑,他要的,就是這種感覺。

“行了,再打,他就死了!”好一會,夏辰提醒。

邢昊這才停了下來。

而那個叫瑞瑞的女生,早已哭成了淚人,臉色蒼白,害怕的顫抖。

“這種感覺怎麼樣?是不是很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