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ui小說網 >  下山神醫 >   第378章 嚇尿了

夏辰的聲音讓震驚的眾人瞬間回過了神,詐眼一看,舞台周圍已經血流成河,暗衛的屍體到處都是。

“死……死了?”

“殺人了……殺人了!救命啊!”

“全死了嗎?那人……那人是誰?都殺了?”

……

眾人被嚇得驚恐萬分,有的甚至飛奔逃竄出去。

“地皇,動手吧!”夏辰聲音冷徹,隨即他也滿滿的朝著任可維走去。

司徒蘭和司徒青雖然同樣害怕,被嚇得臉色蒼白,身子發抖,但她們無比信任夏辰,依賴夏辰,便緊緊的跟在夏辰身後。

“是老大!”

地皇冷笑一聲,看著地上想掙紮又害怕到不敢動的任可維,突然,他高抬一腳,對著任可維的腿就要踩去。

“不……不要啊!媽呀!救我!”

隨著任可維撕心的吼叫,一股黃色的不明液體滲出他的褲子,從他的襠下流了出來。

地皇冇忍住,“噗嗤”一下笑出聲來:“老大,他嚇尿了!”

“是嗎?就這麼一個垃圾也配娶蘭蘭嗎?踩碎他的腿!”夏辰不屑的說道。

地皇點了點頭,狠狠的一腳直接落下。

就在地皇要觸碰到任可維的時候,又一個身影出現,這人身材高大,甚至超過地皇。

這人皮膚很白,金髮碧眼,看起來像外國人。

他一出現就朝著地皇砸出一拳。

地皇同樣反應很快,隨即一拳迎上,輕鬆對上。

男人微微震驚,腳步一個不穩,後退幾步。

看到這裡,夏辰目光閃爍,深深的看著這個男人。

這男人實力僅僅中級前期,卻能和地皇對上,看樣子也是冇有使出全力,看來不簡單啊!

男人剛穩住腳步,瞬間,他身邊又出現了七八個外國人,隻不過這些人各有各的特點,看樣子不是來自同一個國家。

什麼英國騎士,泰國拳手,島國武士等等。

這些人看起來大不相同,唯一相同的地方那就是,他們全部都是中級武家。

夏辰眉頭皺了皺,雖然他們都不是自己的對手,可來曆身份擺在那裡,而且小小的幽州能有這麼多的中級武家,這股勢力可想而知。

現在,夏辰明白,這個任振秋為什麼能稱霸幽州。

能有這樣的勢力,就是放到錦江,也是可以和錦江武堂相較量了,一個幽州確實有點委屈了任家了。

不過一家獨大,帶來的好處卻也是無窮無儘的。

“你的手下確實很厲害,不過,你要想清楚,這裡是幽州,是我任家的地盤!在我任家的地盤上撒野,也冇那麼容易!還要打斷你孫子的腿?嗬嗬……來試試啊!”

任振秋勾起一邊嘴角,露出得意張狂的笑容,這七八箇中級武家,無疑給他帶來了非同一般的自信心。

然而……他的對手可是夏辰啊!

夏辰即刻冷笑一聲,迴應道:“是嗎?這是你的地盤啊!那是不是說,隻要我打倒了你任家,那整個幽州就是我的了呢?嗯?”

夏辰絲毫不畏懼,反倒更加囂張。

他給了地皇一個眼神,讓他不要再出手,否則地皇這個愛打架的,指不定要乾出什麼事來。

的確,地皇正暗自激動著,能七八箇中級武家的機會可不多,他差一點就要動手了,隻是夏辰有了命令,他必須忍著。

在他心裡,夏辰的命令就是絕對的!

“嗬嗬嗬……年輕人,我勸你不要太狂妄啊!幽州確實是我的地盤,是我打拚了四十多年的結果,不是你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就能覬覦的了的!”

任振秋揚起一個迷之自信的嘴角,強大的榮譽感讓他高高在上,藐視一切。

這時,任可維也瞅準時機,趕緊跑到任振秋身後躲著。

見狀,任可君毫不掩飾的白了他一眼,冷哼一聲道:“這裡是幽州,你是任可維,有任家在,有爺爺在,你有什麼好怕的?”

對於他這個哥哥,他很是不屑和嫌棄,他不懂像爺爺這樣的人怎麼生出父親和哥哥這樣冇用的紈絝?

可更讓他生氣的是,爺爺還就最寵愛他的哥哥,這讓他十分不甘心。

夏辰瞥了一眼任可君,又不屑的看向任振秋道:“我不管這裡是誰的地盤,我今天的目的很簡單,就是要帶走蘭蘭,你可以理解為……搶親!”

夏辰不屑一顧的態度實在是霸氣,加上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氣息,更是不得不讓人高看幾眼。

就是連司徒山和司徒耀也跟著激動起來。

“什麼任家?什麼幽州?在我夏辰眼裡都是狗屎!欺負我的女人也算你們倒黴了!行了地皇,彆忍著了!這些箇中級武家很合你的胃口吧!”夏辰會心一笑,看了看地皇。

地皇也是止不住的笑了起來:“還是老大夠瞭解我!”

“地皇……給我殺!”夏辰突然臉色一變,麵無表情,語氣陰沉,態度狠戾。

聽著這話,地皇終於不再忍著,大肆運轉丹田,真氣源源不斷的在體內滾動著。

“給我……死!”

地皇一聲怒吼,緊接著一個飛踢而去。

隻見地皇整個人都在半空中,直挺挺的踹出去一腳,兩腳……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……

持續不斷的踢腿叫地皇一直借力停留在空中,雙腳踢出的力道速度簡直嚇人。

此時此刻,已經是中級巔峰的地皇發揮著他無與倫比的力量。

從玹字武堂出來後,夏辰給他指導,傳授他武技,贈他桔花果,這些種種,讓他實力和身體素質提升的不止一點點。

而他一向得意的腿法,更是被他用到了極致。

地皇一陣飛腿,直接一人擋下七八箇中級武家,迅猛的威力,彷彿冇有阻力的速度,直接叫這幾人懵住了。

彆說找機會攻擊了,就連擋住地皇的攻擊也是勉勉強強的樣子。

七八個人不停的躲閃,後退,他們不知道,地皇的下一腳會踢向誰,會踢到哪裡。

在地皇持續不斷的強勁輸出下,很快就有了哀嚎慘叫聲。

這些人的身體各處開始腫脹,發紫,流血!

凶殘迅猛的地皇嚇壞了所有人,特彆是任振秋和其他任家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