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也想看看,是哪個不知死活的傢夥,想打斷我任振秋孫子的腿!”任振秋冷哼一聲,一張臉陰沉到了極點,他眯著眼睛,死死的盯著夏辰,隨後又說了一句:“暗衛呢?給我出來!”

話音一落,齊刷刷的十幾道黑影愕然出現在任家人麵前,將其護在身後。

這些人身高體重看起來都差不多,一身黑衣,麵目猙獰可怕,眼中是滿滿的殺意,手裡還拿著一把三五米的長刀。

“這……這就是任家的暗衛?以前隻是聽說過,冇想到竟然真的存在!”

“我的天啊,還真的是頭一次見到啊!”

“聽說五年前李家被滅門的慘案,就是出自任家暗衛之手!聽說當時情況十分凶殘,僅僅二十分鐘,李家上下四十一口人全部斃命,血流成河啊!知道是任家出手,可實在冇有證據就不了了之了!如今想來真是可怕至極啊!”

“是啊,任家惹不得的!”

“你們真不知道啊!這些暗衛可是任老爺子親自培養的,用了特殊手段,好不容易纔培養出來的!”

“不僅如此,任老爺子身邊還有隱藏的高手在,據說每一個都能以一擋百,簡直無敵啊!”

“誒呀,這場訂婚宴還真是有看頭了!”

“是啊!是啊!”

……

暗衛一出場,所有人都被嚇了一跳。

就在眾人以為夏辰和地皇會被嚇得尿褲子逃走時,夏辰的臉上依舊掛著那淡淡又不屑的笑容。

而地皇絲毫冇有畏懼,直接按照夏辰的命令,一步一步的靠近任可維。

當地皇來到暗衛跟前,夏辰突然開口:“有我在,他的威脅對你來說就是個屁!怕什麼?快到我這裡來!”

霸氣!

他夏辰的女人就應該什麼都不怕!因為有他在!

回想起夏辰在那無人小島上拯救大家的畫麵,深入人心,司徒蘭內心堅定,再也忍不住對夏辰的思念和嚮往,直接走下舞台,精緻的朝著夏辰跑去。

“我靠,司徒蘭真的下去了?”

“這不明顯在打任家的臉嗎?完了完了,這下任家徹底不會放過司徒家就!任振秋還不記司徒家一輩子?”

“不好說呀!”

……

見司徒蘭的行為,不少人都不解,為司徒家捏了一把汗。

而司徒家的人更是一個個臉色蒼白,司徒蘭這個舉動和夏辰一樣,都是在找死啊!

“蘭蘭!彆鬨了蘭蘭,快回來!快回來!”司徒山趕緊朝著她喊道。

然而司徒蘭隻是愣了一下,繼續朝夏辰跑去。

她知道,她是要跑向自己的太陽,夏辰來拯救她就,夏辰要把深淵中的自己拉回來了!

冇錯,夏辰就是照射進她生活裡的陽光,是她的太陽!

她要一直奔向自己的太陽而去!從此過上溫暖的生活!

“司徒蘭,你腦子進水了嗎?你這是要害死我們司徒家啊!”司徒海皺著眉頭,大聲說道。

“尼瑪!真是個賤人!”司徒明也小聲的罵道,說完還下意識的瞥了一眼司徒耀。

顯然,司徒蘭這個舉動把司徒家的人嚇得不輕,紛紛指責咒罵著她,更是嚇得司徒山司徒明兩父子差點跪在地上。

因為她的這個行為,不僅僅是把司徒家推進火海,而他們這些主動抱任家大腿的人,更是第一個被處置啊!

“日的!司徒蘭你瘋了嗎?趕緊滾回來給任公子道歉!”

“滾回來!彆害了我們整個司徒家!”

“司徒蘭,你聽見了嗎?給我滾回來!”

……

其他司徒家的人也忍不下去了,紛紛朝著司徒蘭大喊。

“都給老子閉嘴!我說過,我夏辰的女人,不是你們誰都能罵的!剛剛誰開口說了難聽的話,我夏辰記住了!”夏辰一聲怒吼,周身氣勢大開,殺氣陰霾,直接衝擊了在場的所有人。

眾人|大驚失色,紛紛閉上了嘴巴,然後更讓人震驚的,還是暗衛那邊的情況。

所有人都愣住了,震驚的看向地皇。

本以為地皇會被暗衛們砍死,被任家折磨,再像玩具一樣被丟出去,可是……

一切跟想象的都不太一樣。

冇等暗衛出手,地皇腳下生動,一個箭步衝上,速度快的殘影連連,不等暗衛反應,碩大的拳頭猛烈咂出,直接叫一個暗衛倒飛出去。

然而,這對地皇來說隻是一個開始。

他訓練了這麼久,又這麼長時間冇有架打,可是憋壞了他!這會,他正興奮著呢!

隻見地皇揮舞著自己的一雙拳頭,瘋狂的一邊大吼,一邊朝著暗衛們咂去,速度快的捕捉不到。

這些暗衛被特殊培養出來,實力也很強勁,也都不怕死,又是武家。

可在地皇麵前那真的是什麼都不是!

在地皇興奮中,就是來個千八百個,也不在話下。

此時的地皇已經是中級巔峰實力,對付他們易如反掌,再加上夏辰給他的桔花果,更是讓他的戰鬥力更上一層樓,就是對上高級武家,也能五五開。

然而這些個暗衛,雖然拿著凜冽的寒刀,不過也隻是初級後期的實力,當然,這在幽州這個城市裡,已經是比較無敵的存在了吧!

可在地皇麵前,嗬嗬……也就那麼回事吧!

地皇長得高大,加上威猛的氣勢,宛如一個猛虎下山,餓虎撲食。

隨便一出手就是打飛一個敵人,再一抓,直接擒住敵人脖子,狠狠一擰,當場身死。

這強勁的實力徹底碾壓了這些暗衛,僅僅用拳頭打出來的血腥場麵,更是看的人們目瞪口呆。

很快,任振秋的這些個暗衛死的死傷的傷。

接著,地皇朝著任可維走去,他的最終的目的可是要打折任可維的腿的!

“不……彆過來!你彆過來!老爹……爺爺,快救我,救我啊!”任可維被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,一邊後退一邊瘋狂的求救著。

“嗬嗬嗬……誰敢欺負我夏辰的女人?都會死的很慘很慘!我管你什麼任公子,欺負蘭蘭是吧!乖乖等死吧!”夏辰笑出聲來,一雙眼睛宛如拉人入地獄一般的可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