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主持人氣氛帶動的很好,不管是真心還是假意,現場也是掌聲激烈。

隨著女主持人的話音一落,司徒蘭一身白色魚尾連衣裙,在高歆的攙扶陪伴下,緩緩走出。

司徒蘭的身形被完美的勾勒出,加上她溫婉大氣的長相和一頭波浪捲髮,看起來十分的高貴,聖潔,有魅力。

可即使是精緻的妝容也難以掩飾她微紅的眼睛,正因為如此,又給司徒蘭增添了幾分楚楚動人的姿色。

特彆是司徒蘭一抬頭,那清冷的目光中泛起淡淡的淚花,眉宇之間的惆悵被提現的淋漓儘致,這種味道的美女真是叫人愛不釋手,無比疼惜。

可就算是這樣,嫁給任可維這個畜牲,他又會怎麼好好對待司徒蘭呢?真是糟蹋了一個人間美女。

可悲可歎啊!

台上有多少人都在心中默默歎息,雖然任家勢大,可也的確心疼這個女孩。

此時此刻,兩家人已經站在了舞台上。

“接下來,有請我們的任老爺子講話!”說完,女主持人便把話筒遞給了任振秋。

頓時,掌聲一片,這種時候,總不會缺少捧場的人。

可就在這熱烈的掌聲之下,司徒家的人卻一個個臉色陰沉。

且不說司徒家是嫁女兒,就是身為東道主也理應是司徒家先講話發言,可眼下,這個女主持人居然也開始抱大腿了,直接不顧及司徒家,毅然的把話筒遞給了任振秋。

簡直欺人太甚!明顯冇把司徒家放在眼裡。

對此,司徒山差點暴怒當場,可卻被司徒老爺子一把拉住了,這才稍稍平息了一下他的怒火。

“首先,非常感謝各位能來此參加我孫子任可維,和司徒蘭小姐的訂婚典禮。對此,任某十分的高興,並且獻上祝福!”任振秋雖然這麼說,但架子端的不小,即使是這種客套性的講話,他也是嚴肅著一張臉。

“還記得我第一次來幽州的時候,是四十年前的事了!那個時候,我隻是幽州偏僻小鎮裡的一個普通人,我手裡拿著母親給我做的兩個饅頭,看著幽州市裡的高樓大廈,車水馬龍,那時我便發誓,一定要乾出一番天地來!再也不會回去那個偏僻的小鎮了!”

“剛來這裡,我做過服務員,當過司機,跑過業務,甚至連搬水泥這樣的工作我都做過!我平庸的穿梭在這個城市裡,夢想著有朝一日能夠出人頭地!終於,我抓住了一次偶然的機會,花光我身上所有的積蓄和我的幾個朋友開了一個公司!”

“可是後來,因為冇有經驗賠了不少,公司也瀕臨倒閉!我很不甘心,我發誓我一定要保住這個公司,就算隻剩下我一個人我也不會放棄!所以,我日日夜夜的奮鬥著,堅持著,後來,我想到了一個人,那就是現在的司徒老爺子,當時他還是司徒家的大少爺,我猶豫了一整天纔來到了司徒家的彆墅前。”

“當看到司徒家這百年曆史的狀元時,我愣住了,也傻眼了!這就是我奮鬥的目標啊!冇錯我應該成為這樣的人!我在司徒家的彆墅外麵等了整整五個小時,才見到了司徒少爺,雖然很辛苦,但在見到他的那一刻我還是很激動的!因為我終於能夠見到大家族的人!”

“我卑躬屈膝的向司徒少爺說了我的遭遇,並且希望他能夠幫助我,可惜……我還是被拒絕了!”說到這裡,任振秋停頓了一下,深呼吸一口,瞥了一眼司徒老爺子。

“當然,我很失望,所以那一刻,我便發誓,一定要更加的努力,拚搏,總有一天我會成為和司徒家一樣存在的人,並且取代司徒家!現如今,我已然做到了這一切,所以,一直以來我都很感謝司徒家,是司徒家激勵了我,才讓我有了今天的作為。”

“更感謝司徒家當年的拒絕,否則現在,我可能依舊被司徒家牽著鼻子走!還好……還好!一切都在我的努力下變得越來越好,所以,司徒老爺子,謝謝,我是真心的感激你啊!”

說完,任振秋麵對司徒老爺子,深深的鞠了一躬。

司徒老爺子身子一顫,臉色有些發白,他當然不會有什麼好臉色,這明顯就是當著整個幽州的麵,在狠狠地打他司徒家的臉麵。

“彆說了!”司徒蘭被氣的身子發抖,眼淚也不爭氣的流了出來。

她不理解,為什麼明明自己已經答應了任家的要求,他任家還要如此羞辱司徒家,殺人誅心,不過如此了。

好一個任振秋啊!

而司徒老爺子隻是冷哼一聲,迴應道:“既然你提起這個事了,我可以明確的迴應,就是如今,我也不會後悔我當時的決定!你的野心太大了,就是司徒家同意幫助你,助你一臂之力也束縛不住你,反而會被反咬一口!如果我當時答應你,怕是農夫與蛇的故事會再演一遍了,你說呢?”

不愧是司徒家主,氣勢不減當年,就是麵對任振秋的冷嘲熱諷,也不驕不躁,淡定從容的迴應。

聽了這番話,任振秋冇有迴應,隻是笑笑繼續道:“今天,我再次來到司徒家,感受頗多啊!和司徒家成為親家,這種感覺還是挺不錯!”

任振秋微微揚頭,眼中滿是不屑和得意,儼然一副勝利者的姿態,他微微勾起嘴角,又露出勝利者的微笑。

任振秋的發言完畢,台下掌聲轟鳴。

不得不說,他這一番話確實效果可佳,不少人開始佩服讚歎起他的努力,勵誌,甚至佩服他的大度。

“好的,接下來有請司徒老爺子發言講話!”主持人拿過話筒後,又開始介紹起來。

司徒老爺子冷著一張臉,憤怒的接過話筒,他平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,然後大聲說道:“我的話冇那麼多,隻有一句,我司徒耀懇求你們任家,務必善待我的孫女!”

說完,司徒耀同樣對著任振秋鞠了一躬。

而司徒蘭再也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,眼淚愈演愈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