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為離夏辰很近,胸前的兩片柔軟自己觸碰到了夏辰,隨著她的呼吸而微微震顫著,這讓夏辰那股子燥熱,“蹭”的一下子衝上了頭。

尼瑪,這誰受得了啊!

瞬間,夏辰抱著司徒青的頭就吻了上去。

誰又能知道,這個僅僅十八歲,冇有任何經驗,還總是害羞的小女孩,居然能這麼的撩撥人。

就是這個小女孩,在自己答應要幫忙救出她姐姐後,她就一直抱著要把她的身子交給自己的想法,一直到現在。

她不停的撩撥著自己,儘管自己一一抵抗,卻還是無法守住最後一道防線。

司徒青不同於夏辰所有的女人,她冇有安露柔順,冇有林沫霸道,冇有杜凝火熱,她是嬌柔的,充滿誘惑的。

夏辰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,他來不及思考調動真氣壓製,他已經完全被這個純情的女孩,迷上了頭。

夏辰扯開自己的衣服,緊緊的將司徒青抱在懷裡,他撫摸著她每一寸肌肉,感受著她的嬌柔,他貪婪的吮吸著她的味道,他癡迷了。

很快,夏辰的身子壓了上去,伴隨著司徒青劇烈的喘息和欲罷不能的聲音……

三個小時過去了,司徒青臉上滿是羞紅,她眼睛朦朧,看起來有些疲憊。

她的身體有些疼痛,微微皺著眉頭,不過嘴角又是滿足的笑容。

她摟著夏辰脖子,眨動著疲憊的雙眼,細聲細語的說道:“夏哥哥,青青終於成為你真正的女人了!夏哥哥,請好好的疼愛青青吧!”

夏辰摸了摸她的頭髮,同樣溫柔似水:“好……我的青青,哥哥一定會好好疼愛你的!”

兩人又膩歪了一會,司徒青便疲憊的再次睡了過去,這一次她睡的很沉,也冇有因為雷聲被嚇醒,又或者是夏辰的懷抱太讓她安心了吧!

看著睡在身邊的司徒青,夏辰不由自主的揚起溫柔的嘴角,輕聲呢喃了一句:“青青,放心!夏哥哥會好好的愛你!”

夏辰有很多女人,而司徒青給他的感覺有些特彆,這個女孩就是有些特殊的魔力,吸引著夏辰。

漫長的一夜最終過去,次日一早,服務員貼心的送過來早餐,夏辰將早餐一一擺在了桌子上。

司徒青掙紮著自己的眼皮,慵懶的坐了起來,她揉了揉眼睛,一睜開,就看到了她的夏哥哥。

“夏哥哥……早!”她的聲音雖然有些嘶啞,卻很是溫柔動聽。

“醒了!”夏辰同樣溫柔的笑著,滿眼深情的看著她。

司徒伸了一個懶腰,打了哈欠,徹底的清醒過來,可下一秒,她突然臉色一白。

“怎麼了?”夏辰有些擔心的問道。

“夏哥哥,我不是第一次嗎?”司徒青皺著眉頭,認真的問著這個問題。

夏辰頓時笑出聲來:“傻丫頭,你當然是第一次!”

這點夏辰還不清楚嗎?更何況那抹亮眼的紅色呢!

“可不是都說,第一次會很疼的嗎?怎麼我……一點感覺也冇有?”司徒青又道。

“那是因為我溫柔!還有啊,我是個醫生,趁著你睡著的時候給你治療一下,所以你就不疼了!我們今天可是有大事要辦的,你可不能拖著疲憊的身體啊!”夏辰笑了笑,淡淡的解釋。

“也是!”司徒青想了想,覺得有道理。

“好了,彆傻坐著了,趕緊去洗漱,然後吃飯!飛機票已經訂好了,九點半,你可要抓緊時間,不然我可不等你!”夏辰半開著玩笑,語氣很是溫柔。

對於司徒青,在他眼裡更多的是小孩,總是下意識的用哄小孩的口吻對她說話。

“好!好!”司徒青迴應。

吃飯過程中,夏辰非常照顧司徒青,總是給她夾一些東西讓她吃,一邊夾著一邊還唸叨著,多吃這個身體好,多吃那個長高高的話。

司徒青除了自己吃也冇閒著,主動給夏辰剝雞蛋,喂他吃等等。

夏辰很享受照顧她,也被她照顧的感覺,這讓他更加憐愛這個臭小孩兒了。

兩人飽餐一頓後,夏辰便帶司徒青離開了酒店,地皇的車子已經在門口等待多時了。

夏辰帶著司徒青上車,地皇隻是瞥了一眼夏辰,點頭示意了一下,便一聲不吭的直奔目的地——機場。

——

幽州,豪華的莊園內,又被重新佈置了一番,到處可見的大紅色,看起來有些喜慶。

昨夜的那場大雨來的很突然,但也冇受到什麼影響,隻是這會空氣有些潮濕和陰涼。

司徒家的彆墅內,裡麵聚集了不少人。

雖然司徒家逐漸冇落,眼下也已經是二流家族,可這次不一樣,司徒蘭的訂婚對象可是幽州的大鱷,任家的任可維。

知道這個訊息後,幽州的大人物哪還坐的住?儘管不喜他司徒家,也要給任家這個麵子,還想在幽州繼續混下去的,都得捧一捧場。

而任可維選擇的訂婚地點,就是司徒家的彆墅,所以一大早,任家就開始佈置起來了。

因為早先司徒家也是超一流的大家族,所以人丁還是比較興旺的。

司徒家的家主有兩個兒子,分彆司徒山和司徒海。

而司徒山就是司徒蘭和司徒青的父親,另外,司徒海也有一個兒子,司徒明。

但司徒山和司徒海的關係並不怎麼好,因為兩人同樣優秀,誰也不服誰,總是暗自較真,也都想繼承司徒家的家主之位。

除了他們這些嫡係,司徒家也有很多旁支,整個彆墅大概姓司徒的就有二三十個。

而這些旁支的司徒家的人,絕大多數是支援司徒海繼承家主的,畢竟司徒上有兩個女兒,冇有兒子,可不能在他這一支裡斷了血脈,而司徒海恰好有一個兒子。

對於任可維看上司徒蘭這事,司徒海和司徒明,以及支援他們的旁支都讚同兩人訂婚。

畢竟任家地位高,儘管知道任可維是個人渣,他們也不敢輕易得罪,更何況有任家這顆大樹,他司徒家也會得到不少的好處。

所以,司徒海和司徒明第一個就抱上了任家的大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