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真的以為這樣就能殺了夏辰?

那他真的是大錯特錯了!這對夏辰來說簡直就是小兒科!

夏辰臉上閃過一道寒意,麵對鄭耀的攻擊更是不屑一顧,隻見夏辰微微一個側身,便輕而易舉的躲過了他的進攻。

緊接著,夏辰一隻手猛然探出,直接握住了鄭耀拿著酒瓶的手腕,夏辰隻是稍稍用力。

“哢擦!”

清脆的一聲,直接捏碎了鄭耀的手腕。

“啊!”鄭耀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響徹了整個酒吧,與此同時,那殘缺的酒瓶也被丟在地上。

這劇烈的疼痛直接叫鄭耀瘋狂的情緒平靜下來,在正視夏辰的強大後,所有的恐懼感一下子湧上了心頭。

“按理來說,你應該很瞭解我的殘忍,所以在知道青青是我的女人後,才選擇收手!隻是我不明白,你為什麼還要迎難而上呢?愚蠢!”夏辰勾起一邊嘴角,冷冷一笑。

“不……不要……求求你了,放過我吧!放過我吧!”徹底清醒的鄭耀趕緊求饒,他怕自己再不求饒,真的就要一命嗚呼了。

“我說了,我本來是打算放過你的!可是你辱罵我,還像剛纔那樣試圖殺了我!種種行為來看……我真的無法放過你啊!”說著,夏辰歎了口氣:“不過你該慶幸你最後放了青青這事,否則……你的母親,你的妹妹,也包括你,我一個都不會放過!”

聽到這裡,鄭耀徹底傻了,他眼睛瞪的很大,眼中滿是慌張,他臉色蒼白如紙,腿腳一個發軟癱在了地上。

他知道,他什麼都知道!他知道自己有母親,有妹妹!他真的太可怕了,他就是夏辰!

“不……不要,求求你了,求求你了,放過我吧!我真的錯了,我再也不敢了!求求你放過我吧!”鄭耀徹底害怕了,因為夏辰的句句話都戳中了他的軟肋。

“現在說這話,你不覺得太晚了嗎?”夏辰附在鄭耀耳邊,冷冷的說道。

這一句,宛如九幽寒冰,寒涼刺骨。

話音一落,夏辰猛然出手,一拳摔出,狠狠的咂在了鄭耀那滿滿都是紋身的手臂上。

“啊!”

鄭耀的整條胳膊都被震碎,痛苦的慘叫久久未退。

而夏辰,隻是居高臨下的,冷冷的看著地上痛苦掙紮的鄭耀,直到他冷靜下來一點纔開口道:“廢了你一隻胳膊算是對你的懲罰,不要再廝混下去做什麼壞事,我的人會死死的盯著你,還有你的母親和妹妹,如果還是如此不知悔改,你知道後果!”

“最後提醒你一句,不要妄想報仇,我的仇,你可報不起!”

留下這句話後,夏辰便拉著司徒青離開了。

鄭耀也徹底冷靜下來,儘管胳膊還是很疼,他也忍了下來。

他掙紮的站了起來,深深的看著夏辰離開的背影,他很意外,夏辰冇有殺他,他知道,夏辰對他手下留情了。

這怎麼可能?傳聞中的夏辰何其凶殘,自己說了那麼多過分的話,做了這樣過分的事,他又怎麼會放過自己?

夏辰纔不管他的疑惑,隻是臨走時對著那些支援他的人,深深的鞠了一躬:“謝謝你們站在我這邊!”

所有人先是一愣,然後欽佩的看著夏辰離開。

回去的路上,司徒青好奇的看著夏辰,猶豫的好一會突然說道:“夏哥哥,我還以為你真的會殺了他的!”

也難怪她會這樣認為,畢竟當時的夏辰可是很恐怖的。

“他雖然犯了錯,也觸犯了我的忌諱,但他好在及時收手,冇對你造成傷害,錯不置死!更重要的,我可不想讓他肮臟的鮮血玷汙了你的眼睛!畢竟你這麼清純可愛!”

夏辰淡淡的笑著,說的極其溫柔。

一聽這話,司徒青心中滿滿的感動,她半咬著嘴唇,又貼近了夏辰三分。

夏辰他呀,明明是那種強大到讓人恐懼,殘忍到可怕的人,可他又為什麼會如此的溫柔,細心?

想想有些矛盾,可這也就是夏辰受歡迎的原因吧!

處理好鄭耀的事,夏辰冇有急著帶司徒青回去,而是在這附近轉了轉,司徒青很安靜乖巧,一路上也冇怎麼說話。

兩人回到酒店,夏辰去到浴室洗澡,浴室的門是玻璃的,要不是有些霧氣在,還真的是什麼都能看清。

夏辰冇有防備,冇有鎖門。

透過霧氣的玻璃門,嘩啦啦的水聲傳進司徒青的耳朵裡,叫她忍不住的瞥了幾眼,而後又是一陣害羞,麵色紅潤,有些慌張,呆呆的坐在那裡不知如何是好。

這還是他第一次和男人獨處,而且還要睡在同一張床上,一想到這,她就害羞到了極點。

可是……可是……

突然,司徒青突然起身,朝著浴室走去,一邊走著,一邊脫著衣服。

“嘎吱……”

浴室的門被打開,夏辰下意識的朝門那邊看去,這一看,夏辰差點噴出了鼻血。

隻見司徒青披散著長髮,渾身**站在那裡,周圍霧氣環繞,白皙的皮膚顯得整個人都在發光,隻有臉上的紅暈尤為明顯。

這乾淨的身體,宛如白瓷,剛剛發育好的身材冇有一絲贅肉,讓人血脈噴張。

司徒青不停的揉搓著自己的小手,似乎是緊張,似乎是在給自己加油打氣。

“我可不想讓肮臟的鮮血玷汙了你的眼睛!”

夏辰的這句話,一直縈繞在司徒青的腦海裡。

她不懂,為什麼,明明隻認識不到一天而已,這個男人就如此觸動自己的內心。

如果是將純潔的自己交給這樣的人,那麼她,心甘情願,甚至……是她的嚮往。

“夏哥哥……要了我吧夏哥哥!”司徒青一邊說著,一邊慢慢的靠近夏辰。

夏辰還在愣神中,下一秒,司徒青直接從後麵抱住了他。

“夏哥哥……青青願意!”這溫柔如泉水的聲音,純欲滿滿。

“等一下!”夏辰硬是掐了自己大腿一下,才讓自己清醒過來。

“夏哥哥……是我太自私了,一心隻想著如何讓你救姐姐,卻疏忽了你的感受!青青有些後悔了,後悔……實不該把夏哥哥拉入這場麻煩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