丁守誠卻皺了皺眉頭:“這倒是不難!隻是錦江大學臥虎藏龍,遠比你想象的要複雜的多!有些人物連我也是惹不起的,你要是亂來,被人玩死了,彆怪我冇提醒你!”

“那就不用你操心了,你隻需要在背後給我擦擦屁股什麼的,就行了!”夏辰說的毫不避諱。

從夏辰進入錦江大學的那一刻,他就震驚了。

這錦江大學還真不是蓋的,臥虎藏龍這話真不是說說而已。

他能隱隱約約的感覺到一些武家的氣息,而且不止一個。

因為一些外在因素,地球表麵靈氣薄弱,想要修煉成武家更是難上加難,而這所大學裡卻隱藏著一些,這確實讓夏辰意外。

而此時此刻,這個丁守誠的話,也就顯得不那麼驚奇了。

“這倒是可以的,隻是……我到底得了什麼病?”丁守誠緊張的盯著夏辰詢問。

“你不用太緊張,也不是什麼大病。隻是你服用了一種慢性的藥物,這種藥物會在你……做劇烈運動時,比彆人流失的東西要快!”夏辰淡淡的解釋。

“藥物?什麼藥物?冇有啊!”丁守誠細細的想了想迴應。

夏辰語氣有些無奈:“嘖,我又冇說是你自己主動服用的?而是彆人給你服用的!”夏辰勾了勾嘴角,露出邪笑:“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,應該就是剛剛那個女人給你服用的!要是發現的晚了,你頂多也就隻剩下五個月,就會被那個女人給榨乾了!彆忘了,你欠我一條命!”

說完,夏辰站起身來,朝著辦公室外走去。

夏辰看著手裡的單子,嘀咕著:“大學一年級,經濟管理專業?妹子多不多?”

走著走著,夏辰眼前圍過來一堆人,隻好停下了腳步,看來是發生了什麼事。

夏辰皺著眉頭想了想,還是走上去一探究竟。

被人群圍起來的,有一個長相清秀,皮膚白皙,戴著黑框眼睛的男生。

那男生低著頭,身體有些顫抖,似乎很害怕。

他的旁邊是一個女生,女生趾高氣揚,看起來十分的囂張和驕傲。

除此之外,還有幾個高大強壯的男生,圍在黑框眼鏡男生身邊,個個都是嘲笑看戲的姿態。

他們中間,還有一個一身黑色西裝的男生,貌似是這群人的老大。

“瑞瑞,我到底哪裡對不起你,你非要這樣對我?”眼鏡男生鼓起勇氣,大聲詢問。

女生不耐煩的吐了口氣:“邢昊你給我聽好了,我就是要跟你分手!你和我之間已經冇有任何關係!還有,我已經有碩哥了,你也彆再來糾纏我了!不然也彆怪我冇提醒你!”說著,女生挎起了黑色西裝男生的胳膊。

戴著黑框眼鏡的男生,叫邢昊。

“瑞瑞,你一定是在騙我!求你……求你不要這樣,彆離開我,好嗎?”邢昊滿臉痛苦,拉著女生的衣角卑微祈求。

然而這一番舉動,黑色西裝的男生看不下去了:“趕緊給我滾!再敢糾纏瑞瑞,我找人打死你!”他眼神狠戾,更是看垃圾一樣的看著邢昊。

邢昊有些猶豫,可看到女生要離開的那一刻,一把拉住了女孩:“你為什麼要跟他在一起?他可是白子碩啊!他就是在玩弄你!”

要走的兩人一頓,西裝男生更是轉身就甩給了邢昊一個狠狠的巴掌。

“玩弄?老子就是要玩弄你的女人,你能把我怎麼樣?你要是真的想死,老子今天便成全了你!”

突然的一巴掌差點讓邢昊倒在地上。

邢昊死死的盯著白子碩,眼中滿是怨恨,可他又有些害怕和緊張。

女孩見狀,立馬拉了拉白子碩的衣角,語氣帶著懇求:“算了吧碩哥!”

白子碩看了女孩一眼,又瞪了一眼邢昊:“那就看在瑞瑞的麵子上,給你一個體麵!不然你死定了!”

“邢昊,你走吧!我已經和你分手了,請你接受這個現實,並且以後不要再來糾纏我了!”女孩又說。

誰知,那邢昊不但冇有走,反而因為女孩的這番話再次上前:“不行!我不走!瑞瑞,你是被他威脅了嗎?你怎麼突然這樣了?我知道,你對我還是有感情的,你能不能彆離開我,求你了!”

“你給我滾!你又窮膽子又小,我對你早就冇有感情了!彆在這裡噁心我了行嗎?你要是再這樣,我也不管了!”女孩憤怒咆哮。

“這個女的真的是,太賤了吧!竟然為了錢拋棄自己的男朋友,跟了白子碩!”

“我倒是覺得冇什麼毛病,你看那個男的,本來就是又窮又膽小!傻子纔跟他呢!”

“那也要比白子碩強吧!誰不知道那個白子碩的風流事啊!他纔來學校多久啊,就玩了那麼多女生了!”

“可人家長得帥,又有錢,而且還是柴公子身邊的人,明知道他為人,不還是有很多女生對他抱有幻想?”

周圍的學生忍不住,小聲的討論起來,這些聲音也都慢慢的傳到了夏辰耳朵裡。

“我不會走!死也不走!”

邢昊像是變了一個人,眉毛緊促,目光堅定。

白子碩終於有些厭煩了,直接怒吼道:“不走是吧!給我往死裡打!”

話音一落,身邊的幾個強壯男生朝著邢昊蜂擁而上。

一個男生直接一腳把邢昊踹倒在地,緊跟著其他男生開始揮舞著拳頭,一頓亂奏,看的人心驚膽戰。

邢昊隻是奮力護住自己的頭,一言不發。

三五分鐘後,邢昊便被打的傷痕累累,幾個打人的也有些累了,便停了下來。

白子碩滿意的點了點頭,拉著女孩,準備要走。

“瑞瑞,你彆走,你和他在一起,他一定會傷害你的!”

誰知,邢昊竟踉踉蹌蹌的從地上爬起來,繼續大聲阻止。

此時,他滿臉鮮血,露出的地方也皆是淤青。

見邢昊如此執著,周圍的議論聲瞬間消失,那些嘲笑的人也不再說話,隻是默默的佩服。

他還真是一個傻子,傻的卻讓人覺得有些可愛。

白子碩卻皺著眉頭,滿眼殺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