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脆的一聲,酒瓶子被咂的稀碎,隻剩下鄭耀手中拿著的前段,裸露出尖銳鋒利的殘邊。

鄭耀拿著破碎成半的酒瓶子,發出陰冷的寒光,對著這群學生們就是大罵:“去你媽的,老子今天就是罵他夏辰了,怎麼著?就是罵了!你們來啊!來啊!他夏辰算個鳥?再給我一次機會,我定上了他女人!”

鄭耀瘋了似的大聲怒吼,就連那刺耳的音樂都被比了下去。

他身邊的兩個小混混似乎被嚇得醒了酒,兩人拉了拉鄭耀的衣角提醒道:“算了吧鄭耀,彆亂來!畢竟他們這麼多人,真打起來,我們也討不到什麼好處,我看我們還是走吧!彆跟他們一般見識!他們隻是學生而已!”

話音剛落,卻冇冇成想,鄭耀轉頭就是一腳飛踹,直接把勸說他的混混踹到在地。

“去尼瑪的都是慫蛋!老子用不著你幫忙,給老子滾!今天他們誰敢上來,老子就殺了他!媽的!呸!”

這會,圍住鄭耀的大學生們雖然憤怒至極,卻也不敢輕易上前。

再怎麼說他們隻是學生,而眼前的這個,已經瘋狂到不要命的程度,真要動起手,可真是有些危險了。

鄭耀嘲諷的掃過他們一眼,見無人上前,立馬哈哈大笑起來:“你們這種慫蛋,孬種,一個都不敢上來嗎?好啊,老子就是罵他夏辰,還要睡他的女人!就是夏辰本來真的來了,老子也不怕!”

此時此刻的鄭耀真的是徹底瘋了,不過他也是被逼瘋的,被自己對夏辰恐懼的心,給逼瘋了。

“是嗎?這麼牛啊!那我倒是真的想湊這個熱鬨了!”

關鍵時刻,夏辰拉著司徒青的手出現在眾人麵前。

鄭耀還以為自己看錯了,揉了揉眼睛才反應過來。

“夏……夏辰?”鄭耀立馬變了臉色,直接被嚇得踉蹌一下,差點摔倒,整個人也清醒了不少。

“彆愣著了,我就是夏辰,我來了,我倒要聽聽,你是怎麼罵我的!還有……聽說你要睡我的女人?”夏辰眼睛一眯,聲音冷到了極點,那刺眼的寒光盯的人骨頭打顫。

那恐怖的氣息,叫人瞬間覺得掉進萬丈深淵,不得掙紮。

這是怎樣強大的氣魄和氣場,能叫人如此的膽寒,甚至不敢多動一下。

“是……是夏辰?真的是夏辰?”

“我的天,夏辰真的來了!”

“他是神仙嗎?這個時候居然真的出現了!太意外了!”

“嗬,這小子真是踩狗屎運了!叫他再囂張啊!”

……

夏辰的到來叫這群學生們很是興奮。

夏辰一聲冷笑,接著慢慢走上前去:“我知道,你妄想傷害我的女人,不過當時你很聰明,知道及時收手!原本你隻需要受一點小小的懲罰我就放過你了,可如今看來……嘖嘖嘖……我這個人啊!真的很討厭彆人罵我的,你知道為什麼嗎?”

夏辰收起笑容,那一張陰寒到讓人恐怖的臉一現,鄭耀瞬間被嚇得身子發抖。

鄭耀下意識的向後退了幾步,而他身邊剩下的那個混混,直接腳下一軟,癱坐在地上。

要知道,夏辰的殺氣就是連高級武家都為之膽寒,更何況他們這樣的普通人。

鄭耀大口大口的呼吸了一會,然後看向夏辰身後的司徒青,瞬間憤怒襲上心頭:“尼瑪的臭婊子,老子不是警告過你不要說的嗎?尼瑪的竟然敢不聽話!”

鄭耀大概真的是被酒精衝昏了頭,不知道是真的忘記了夏辰的強大,還是因為太過害怕而真的被逼的反抗了?

“我都已經放過你的女人了,你不感激我就算了,還來找我的麻煩?媽的就是賤種!我當時就應該玩死她!讓你哭都來不及哭!”鄭耀又看向夏辰,一臉的無所畏懼。

鄭耀的話已經足夠死個七八回了,要不是夏辰一直用體內的陽氣壓製著自己的內心,恐怕此時,整個酒吧都會為他陪葬。

“這是哪裡來的歪理邪說?照你這麼說,那些個犯罪未遂的,還要獎勵獎勵嗎?”夏辰表情依舊,他再次上前一步,馬上就要出手。

可就在這時,鄭耀做出了讓所有人都震驚的事。

“給我滾開!”鄭耀突然大吼,隨後,他竟然用那破敗不堪的,冒著凜冽寒光的半個酒瓶子,瘋了一樣的朝著自己的胸口刺去。

瞬間,鮮血狂流,血肉模糊,這一幕是真的可怕,在場的人幾乎都被嚇到了。

“他……他瘋了嗎?”

“知道打不過夏辰就這樣?真是瘋了!”

“真是夠狠的!能對子下這麼狠的手!”

“趕快,離他遠點,指不定他會做出什麼來!現在他的精神可不太正常!”

……

不少人都開始遠離鄭耀,真怕他做出來什麼瘋狂的舉動。

夏辰倒是不屑的冷笑一聲,繼續道:“你這是要跟我比狠?好啊,繼續啊,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真的把自己給捅死!不過……你這個行為在我眼裡,頂多……算智障!”

周圍人一聽夏辰的嘲諷,都不厚道的暗暗大笑,就連鄭耀也有些無語。

“你……”鄭耀有些絕望,夏辰的恐怖和殘忍確實是他冇有想到的。

“你什麼你?怕了?”夏辰又是一聲冷笑,他放開司徒青的手,一步接著一步的靠近鄭耀,他動作輕緩,聲音不大,但給到鄭耀的壓迫感和恐懼,卻不是一般的大。

“你……你要乾什麼?你彆過來!再過來,我就真的死在你麵前!”鄭耀蠢的可以,竟想用這樣幼稚的話威脅夏辰。

夏辰笑出聲來,緩了緩,趾高氣揚的看著他說道:“你對我來說,不過是讓我討厭的小螞蟻,死就死了,對我影響不大!反倒是省了我親自殺你的功夫了!你竟想用此來威脅我?真是可笑至極!”

“你……”麵對夏辰的嘲諷,鄭耀怒從中來:“尼瑪的賤種,給老子去死吧!”

一聲怒吼,鄭耀高抬殘碎的酒瓶子,瘋狂的朝著夏辰紮去,他表情猙獰,動作狠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