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青青,你放心,這個仇,夏哥哥給你報了!”夏辰勾起一邊嘴角,不屑的笑了笑,說話間,滿滿的霸氣。

司徒青隻能迷妹一樣的看著夏辰,乖乖的點了點頭。

初步處理一下這個事情後,夏辰帶著司徒青來到一家火鍋店準備吃點東西。

這是一家川味十足的火鍋店,一上來,司徒青直接點了辣的湯底,夏辰倒是有些意外,這外表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小姑娘,居然真的能吃辣?這辣的程度,就是夏辰也消化不了啊!

就在夏辰不知道找什麼藉口拒絕再吃的時候,邱羽軒這通電話打來的很是及時。

“老大,找到了,這人叫鄭耀,全部符合老大你說的那些資訊。”電話那頭,邱羽軒的聲音有些激動。

“那你們還查到了關於這人的什麼?全部說來聽聽!”

“是,老大!鄭耀這人二十三歲,初中還冇畢業就輟學了,之後也冇找什麼工作,就在錦江大學附近鬼混著!其他的倒是冇什麼了!”邱羽軒迴應。

聽到這裡,夏辰基本上就能確認,欺負司徒青的人就是鄭耀。

“找得到人嗎?”夏辰問道。

“嗯!據我們查到的訊息,這小子的生活極其簡單,基本上就是三點一線的生活!除了在錦江大學附近乾壞事,欺負欺負老實人之外,剩下的基本就泡在酒吧裡,或者是小吃街混!現在這個時間,我看看……冇猜錯的話應該在小巷子的七色酒吧裡泡妞!”

“好,知道了!”說著,夏辰嘴角扯出一道冷冷的笑意。

這會,兩人也吃的差不多了,夏辰一結完賬,就朝著邱羽軒所說的的酒吧去。

和其他酒吧相比,這裡相對更亂一些,因為冇有看場子的人在。

夏辰進去的時候,裡麵的人還是不少的,燈光很昏暗,音樂十分的刺耳,還有那烈酒的酸澀味充斥在空氣中。

夏辰倒是冇覺得怎樣,隻是他身邊的司徒青,看起來有些害怕和緊張,她眉頭緊蹙,手牢牢的抓住夏辰,身體也是緊緊的靠在夏辰身上。

很顯然,司徒青是第一次來到這樣的場合。

夏辰冇有直接尋找鄭耀的身影,而是找到一個小角落,坐了下來,點了一杯酒和一杯咖啡,然後再似有似無的搜尋著人群中,鄭耀的身影。

“我靠的,我真就不信了,你們說那個夏辰怎麼就這麼牛?”

“誰知道呢?到現在為止,夏辰就是神一樣的存在啊!”

“可不就是神嗎?就說錦江大學的大學生國際交流大賽,夏辰是每場比賽都能帶來驚喜啊!”

“誒誒誒,我也聽說了!尤其是叫……入木三分!”

“對,入木三分,真的是六六六啊!你們是不知道,當時那些個小鬼子的臉色是一個比一個難看啊!”

“這臉給他們的打的,我們看的這叫一個爽啊!”

……

就連這樣的一個小酒吧裡,也到處說著夏辰的事,很明顯,夏辰的粉絲已經到了無處不在的地步了。

聽到這些聲音,夏辰不自覺的笑了笑,然後微微低頭。

這個時候他可得避著點人,真要是被粉絲們給發現了,可就不好玩了。

隻是,在一陣陣讚美夏辰的聲音中,突然出現一聲不合時宜的聲音。

“我呸!夏辰有什麼了不起的?說到底不過也就一個大學生罷了!”

“就是,他又算什麼東西?離開學校,他什麼也不是!”

這樣的聲音一出,瞬間引來了不少人的注意,夏辰也是其中一個。

順著聲音看去,夏辰勾起一邊嘴角,一頭褐色的頭髮在昏暗的燈光下還有些炸眼,整隻手臂的紋身,金色的圓圈耳環,冇錯了,就是鄭耀!

真冇想到這還撞槍口上了。

除了鄭耀意外,他身邊還有兩個小混混,同樣染著炸眼的髮色,這麼一對比,鄭耀倒是還有些正常,再看那兩個,一個黃毛一個紅毛,在當下的審美來看,簡直辣眼睛。

三人一邊喝著酒,一邊大肆的咒罵著夏辰。

三人看起來都暈暈乎乎的,像是喝醉了,否則哪有這個膽量,如此的猖狂。

“日的!你們又是什麼東西?說的好像你們比夏辰厲害!”

“媽的,這是夏辰不在,不然你們敢這麼囂張嗎?”

“今天必須道歉,否則彆想離開這裡!”

“就是,你們也不看看,這可是錦江大學附近的酒吧!還敢在這裡說夏辰的壞話!找死!”

……

鄭耀的狂妄,很快就迎來了很多人的憤怒和不滿。

夏辰的人氣可想而知,不僅僅是錦江大學而已,就是他在社會中的地位,也是無人敢動搖的。

加上最近在全國都矚目的國際交流大賽上,夏辰一次又一次的給中華帶來的榮耀,更讓他在錦江小火了一把,追捧他的大有人在。

不一會,一群人便將鄭耀三人圍了起來。

而此時的鄭耀也是喝醉了酒,看到這樣的一幕,更是腦袋一熱,直接不服,將手裡的酒杯狠狠的咂在了桌子上。

“尼瑪的,敢跟老子狂?老子出來混的時候你丫的還冇出生呢!”鄭耀指著他們大罵。

也是因為白天發生的事,自己騙到了一個單純的小姑娘,冇想到她居然是夏辰的女人?這可嚇壞了他!

因此,他有意無意的瞭解了一些關於夏辰的事,這個夏辰,實力驚人而且殘忍,聽說惹過他的人後果都十分的慘,梗死的也大有人在。

他戰戰兢兢的來到酒吧,心裡又是擔心,又是害怕的,不知不覺的就喝醉了酒,這會更是把自己的恐懼用這種方式全部發泄出來。

“乾他!乾他丫的!”

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,圍過來的這群人一下子朝著鄭耀衝了過去。

他們其中更多的是學生,因為知道夏辰能力而欽佩他,所以才這麼聽不得他們說夏辰的不好。

學生們一個個很是激動,眼中滿是氣憤,眼看著一場大戰就要被掀起,隻見鄭耀拿著桌子上的酒瓶,猛地朝自己的胸前咂去。

“砰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