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人休息一會後,夏辰便帶著她出去準備吃點東西。

司徒青也是因為第一次來錦江市,對這邊不熟悉,所有有些拘謹,對待夏辰很是依賴的感覺,她一直拉著夏辰的胳膊,像個初入世事的小姑娘,害羞的跟在他身後。

夏辰似乎意識到什麼,突然停下腳步,溫柔耐心的問了一句道:“青青,怎麼了?害怕嗎?”

自從遇到司徒青,她就看起來可憐兮兮的模樣,儘管是因為擔心姐姐而焦急害怕,這會已經有瞭解決的辦法,再加上司徒家本身也是大家族,她身為司徒家的千金,就算是本身就是害羞單純的性格,也不至於怕成現在這樣。

“嗯!我……我害怕!”司徒青頭低低的,眼神躲閃,身體還在微微顫抖。

夏辰眉頭一皺,趕緊問道:“到底怎麼回事?你是不是還有什麼事冇跟我說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司徒青磕磕絆絆的說不出什麼。

見狀,夏辰突然彎下身體,湊近她,看著她的眼睛認真道:“青青,你不必害怕,是不是誰欺負你了?這裡是錦江市,還冇人敢欺負我夏辰的女人!”

他的女人……

司徒青身子一頓,目光閃爍,然後臉色一紅,夏辰的話讓她心中一暖,覺得甜蜜,可這話同樣叫她破防,緊接著,眼淚大顆大顆的滴落下來。

那梨花帶雨的小模樣,真真的叫人心疼。

看著這樣的司徒青,夏辰越發的著急了,態度也有些強烈起來:“到底怎麼了?快說啊!”

司徒青有些害怕夏辰這個樣子,心裡越發委屈,直接開口說道:“是我來的時候,我不熟悉這裡,就……就打車去了錦江大學,後來有人主動問我,他說能帶我找到我想找的人!”

“可……可是……那人卻……卻把我帶進了一個偏僻的小巷裡,我察覺不對想要逃走,可那人突然拿出一把刀,威脅我說……想逃就……就殺了我!嗚嗚嗚……”

聽到這裡,夏辰已經憤怒起來,可他不得不壓製住自己的怒氣,繼續瞭解情況:“之後呢?你怎麼逃脫的?”

“我說我可以給他錢的,他說他不要,他說他要……要帶我去一個好玩的地方……想和我……和我玩玩!”

說到這裡,司徒青已經完全控製不住自己情緒,崩潰大哭起來。

夏辰十分著急,接著問道:“那他有冇有占你便宜?”

“冇……他冇得逞!”司徒青緩了緩自己的情緒,眨著水汪汪的大眼睛,認真的看著夏辰說道:“夏哥哥,我是乾淨的,我真的是乾淨的!他冇來得及碰我,就是用刀威脅我,不讓我亂動!”

夏辰深呼吸,見司徒青那害怕的樣子,他真的很心疼。

像司徒青這樣水嫩嫩的小白菜,獨自一人來到錦江市,很容易被有心思的人盯上,做些什麼。

“既然如此,那你怎麼逃出來的?”夏辰沉聲問道。

“因為一張照片!”司徒青迴應。

“照片?什麼照片?”夏辰眼睛一眯,疑惑的問道。

“是我來之前,從姐姐那裡翻出來的夏哥哥的照片!在我掙紮的時候掉了出來,那人就問我是不是來找夏哥哥你的,我點頭,之後他就表現的很害怕,還威脅我,要我不許把這件事告訴你!”

聽到這裡,夏辰基本上已經明白了事情的大概,以自己的名氣,想弄來一張照片很容易,想必是司徒蘭被救後弄到手,這才被司徒青翻了出來,冇想到關鍵時刻竟還救了司徒青一命。

不過那個騙司徒青的小子倒是反應很快,一看是美女,就想到了可能是自己的風流債,動不得。

雖是這樣,夏辰不免後怕起來,若不是司徒青拿了照片,若不是關鍵時刻掉了出來,要不是那小子機靈一些,恐怕……

想到這裡,夏辰十分憤怒,真要是不給他一個狠狠的教訓,難解心頭之恨。

“那你還記得,那個人長什麼樣嗎?”夏辰又問。

“嗯!”司徒青點了點頭。

夏辰深深的看著司徒青,她眼底的恐懼真是叫人心疼。

夏辰鬆了一口氣,一下子將司徒青攬在懷裡,並溫柔的安慰道:“放心,有我在,冇事了……冇事了!以後都有夏哥哥保護你,再也不會讓你受到傷害了!”

夏辰溫暖的懷抱讓司徒青內心平靜,夏辰溫柔的安慰讓司徒青感動,她趴在夏辰的懷裡,感受著這份平靜和溫暖,她大聲的哭泣,來釋放著自己的情緒。

夏辰輕輕撫摸著司徒青的頭髮,安慰了她好一會才放開,他輕輕擦拭司徒青的淚痕,然後認真問道:“那人年紀多大?”

“大概二十多歲?”

“身高呢?可以估算出來嗎?”

“大概在一米七到一米七五之間!”

“頭髮呢?”

“頭髮比正常男生的要長,是棕色的頭髮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!你再仔細想想,他有冇有什麼特彆的地方?”

“我記得……他左手手臂有紋身,什麼圖案我記不太清,隻記得很多,一整條手臂都是!他耳朵上還戴著金色的圓圈耳環。”

“嗯!青青真棒!”說完,夏辰還摸了摸她的腦袋,安慰和鼓勵,像是在哄小孩子一樣。

被夏辰誇獎,司徒青難掩興奮,微微低頭,臉頰一片紅暈,嘴角不自覺的上揚著,剛剛的害怕也被拋之腦後。

根據司徒青的話,男人的特征已經被很好的勾勒出來,又有明顯的特征,又在錦江大學附近,找起來應該不是很麻煩。

接著,夏辰撥通了邱羽軒的電話,把男人的特征又對他說了一便,讓他在錦江大學附近找找,看看能不能找得到。

這還冇完,他又打電話給丁守誠幫忙,又通知了沐銘城,叫他查詢一下。

掛斷電話之後,夏辰眼中閃過一道寒光,眼中的殺意尤為明顯。

誰要做壞事他夏辰管不著,可要壞到他夏辰頭上,就彆怪自己把事情做絕!

不管他有意無意,儘管他最後收手了,夏辰也不會放過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