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自己不夠迷人?是自己不夠漂亮嗎?

想著想著,司徒青有些委屈。

“是我……是我不漂亮嗎?”司徒青委屈著一張臉,小模樣叫人心顫。

“胡說什麼?怎麼不漂亮?漂亮的讓人心顫!”夏辰微微一笑,沉聲道。

雖然兩人是第一次見麵,可哪個女人不喜歡被男人誇漂亮呢?聽著夏辰的話,司徒青莫名的感到甜蜜。

“那你為什麼……”司徒青好奇的問了一句。

夏辰小歎一口氣,淡淡說道:“你年紀還小,還是不要輕易做這種事!更何況,救你們決不能拿這種事情作為交易,這樣的話我和那個任可維還有什麼區彆?”

夏辰話說的漂亮,可這多少有些違心了,他並不否認,當自己聽到司徒青說要那自己和姐姐身體來做交換時,他的心確實是動容了,但這也不是絕對的原因。

可這樣的話卻能捕獲司徒青,她瞬間覺得夏辰和其他男人不一樣,似乎也理解了,為什麼自己的姐姐這麼的癡迷夏辰。

“夏辰,你是個好人!謝謝你!”說著,司徒青起身,可下一秒,她的臉立馬紅的跟個西瓜瓤似的。

因為她注意到,夏辰已經有了生理反應,而且還那麼的……熱烈!

剛剛還說不要,這會他的身體卻這麼的誠實,司徒青十分尷尬,不知道自己是坐下還是回到對麵的位置,一時間陷入兩難。

夏辰同樣很是尷尬,這大型打臉現場啊!

“那什麼……你彆誤會!這隻是一個男人的正常反應,畢竟你那麼漂亮又迷人,誰能受得了啊!不過我說的話可都是真的,現在你真的不用這樣!”

司徒青移開自己的眼睛,小聲的迴應著:“你不用解釋,我……我理解的!既然已經決定給你……不管什麼時候,我都是你的人了!所以……我也不在乎的!”

靠!要不要這樣!

夏辰剛冷靜下來一聽她說這話,又不淡定了!這個小女人還真的是會誘惑人啊!

兩人冷靜一會後,夏辰趕緊打電話給地皇,叫他和自己一同趕往幽州,畢竟時間緊迫,明天就是司徒蘭訂婚的日子,不能再耽誤下去了。

地皇的實力很強,所以帶他一個足夠了。

“夏辰,我們是不是該出發了!”司徒青同樣著急。

“嗯!從這裡到幽州需要多長時間?”夏辰認真的點點頭,又問道。

“動車的隻要兩三個小時,飛機的話半個小時,要是汽車四五個小時也足夠了!”司徒青認真回答。

夏辰深吸一口氣,然後沉聲道:“現在就走的話容易引人注意,我們明天早上再出發吧!彆擔心,有我在,一切都來得及!”

夏辰的話讓司徒青安全感滿滿,立馬乖巧的點了點頭迴應:“嗯,我都聽你的!”

看著這樣的司徒青,夏辰突然想到了劉曼和何筱雪,一個調皮可愛,一個膽大心細,而司徒卻這樣的乖巧,讓人憐惜。

“這樣的話……那就得開一間房了!”夏辰突然說道。

“啊?”司徒青身子一頓,微微有些惶恐。

在她理解中,開一間房就是會發生男女之事的。

“不是,你彆誤會,隻是單純的過夜睡覺,我不會做什麼的!要不就開兩間!”夏辰見她反應不對,趕緊解釋。

“沒關係,就開一間房!夏哥哥,就是你真的要了我,我也願意的!”司徒青皺著眉頭,表情變得可憐:“這次來找你,就是為了讓你救救姐姐,也救救司徒家的,我知道,這對夏哥哥你來說是不公平的,所以,所以我……”

說著說著,司徒青的眼眶濕潤起來。

因為是幽州人,所以對任家的可怕早已根深蒂固了吧,所以纔會這麼害怕吧!

任家的強大和恐怖,在她眼中,應該是冇有人能懲治的吧!即使知道夏辰很強,很厲害,到在她內心,她還是無法確定夏辰真的能治得了任家。

可為了姐姐,為了任家,隻要有一點希望她就一定會試一試的。

所以,在司徒青心中,對於夏辰她是愧疚的,如果夏辰能要了她,她的心裡反倒會舒服一點。

夏辰看出了司徒青的想法,憐惜的摸了摸她的腦袋,然後歎了口氣說道:“你這樣……我會心疼的!”

司徒青眨著水汪汪的大眼睛,感激的看著夏辰。

接著,夏辰拉著司徒青便朝著一家酒店走去。

“總統套房!”夏辰直接拿出身份證,遞給了前台,這熟練的動作讓司徒青不自覺的瞥了他一眼。

“好的,這位女士,請您也出示一下身份證!”

司徒青微微低下頭,羞澀的拿出自己的證件,看得出來,這是她第一次來這樣的地方,還是跟一個男孩子,這叫她有些難為情。

當司徒青拿出證件時,前台小姐深深的看了夏辰一樣。

夏辰意識到什麼,立馬暼了一眼司徒青的證件,我去,十八歲!雖然成年了,可這樣小的年紀被拉出來開放,很難不讓人多想!夏辰這個禽獸的罵名,是背定了,解釋不清了。

夏辰滿臉黑線,也懶得解釋什麼,直接拿著房卡,帶著司徒青上了樓。

“那個……夏哥哥……我們要不要……要不要買點東西,就是……就是套套,我怕我會……會有小寶寶!”

兩人冇走幾步,司徒青就磕磕絆絆的來了一句。

夏辰直接一個踉蹌,差點摔倒。

“夏哥哥,你冇事吧!”

“冇……冇事!”夏辰滿臉黑線,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個事了,他是真冇想過當禽獸啊!

“二位不用擔心,房間裡的東西應有儘有!”前台小姐突然大聲的朝著兩人說了一句。

夏辰是徹底無語了,能不能不要在這個時候添亂了!就是夏辰,也難免要臉紅了!

司徒青似乎意識到了不妥,趕緊道歉:“對不起夏哥哥,我冇想到會這樣的!”

“罷了!彆再說了!”夏辰直接翻了個白眼,他這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。

兩人來到房間,不虧是總統套房,格局很是不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