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晴雪等人同樣激動的歡呼著,鼓著掌。

夏辰走到台上,結過了主持人手中話筒,他對著熱情的觀眾擺了擺手示意,瞬間,全場安靜。

這影響力,號召力,簡直驚人。

就連丁守誠也懵了,再這樣下去他丁守誠的地位就要不保了,還做什麼校長啊!直接讓給夏辰吧!

“島國的毛筆字寫的確實不錯!不過……也隻是不錯而已,畢竟是旁門左道,抄襲中華,好又能好到哪去呢?真正的書法還得看我們中華的!畢竟中華文化博大精深,不是誰抄襲就能抄個精華!”

“如果真像島國人所說的,書法能夠代表他們國家的話,那麼能說的通隻有一種,那就是他們島國隻是我們中華的一個分支!我想大家也是這樣認為的吧!”

話音一落,現場一片歡呼。

“說的對!”

“說的對!”

……

不過,島國人的臉色一個個的很是難看。

接著,一套文房四寶被端了上來,夏辰捲起袖子,開始磨墨。

“所謂書法,可不隻是寫寫字這麼簡單!筆,墨,紙,硯都很重要,每一步都是關鍵!這套東西被稱之為文房四寶,所以……書法就是要認真的做好每一件事!”

夏辰一邊操作,一邊認真的解說。

而在場的人紛紛投去目光,緊緊的盯著夏辰的動作。

夏辰動作輕緩,力道掌握的也是剛剛好,再配上淡雅的中華風音樂,那種怡然自得,風雅淡俗的韻味感滿滿。

彷彿此時的夏辰,一身大袖漢服,坐在池塘邊,頭上是自然垂下的柳條,空氣裡是清新自然的甜風。

一個人,一壺酒,一支筆,正要洋洋灑灑,書寫絕倫。

好一會,夏辰拿起筆,卻停下了動作:“等一下,幫我把紙換成一塊平整的木板!”

這話一出,所有人都懵了,這怎麼回事?不用紙嗎?

“裝什麼裝?他根本就不會用毛筆!”

“還什麼文房四寶,筆墨紙硯,我看就是個笑話!”

“說的那麼好聽,怎麼不敢寫了?還要換成木板?我看你是不會寫吧!”

“根本就是嘩眾取寵!可笑!可笑!”

……

這可讓臉色難看的小鬼子們樂開了花,他們可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可以嘲諷的機會。

可夏辰卻不在乎他們的鬼叫,臉上依舊是那淡然,溫和的微笑。

很快,一塊平整的木板被拿了上來,夏辰持筆上前,先是掃了一眼觀眾和島國人,然後麵對木板,驟然下筆。

“我自狂歌空度日,飛揚跋扈為誰雄!”

夏辰持筆揮舞,洋洋灑灑的幾個大衣,驟然出現在木板上。

一筆而下,宛如脫韁的野馬,來去無塵,又像傲遊天際的蛟龍,自由狂浪,觀其力而不失,身姿展而不誇,筆跡流水行雲。

眾人紛紛感慨,好詩!好字!

“啪啪啪……”

頓時,全場掌聲熱烈,歡呼聲響徹天際。

夏辰淡淡一笑,擺了擺手,現場瞬間安靜。

“書法出自於我中華古代,但現在,中華絕不允許外人來拿著我們中華的東西,肆意張揚!我中華乃正統,絕不是什麼旁門左道堪比的了的!”說著,夏辰從懷中拿出一把小刀:“今天我就讓所有人看看,什麼是中華書法,什麼是入木三分!”

“說得好!”

“夏辰!霸氣!”

“夏辰威武!”

“夏辰永遠的神!”

……

聽著夏辰的聲音,現場的學生都沸騰了,激動的不得了,而一旁的小鬼子們就無話可說了!看著夏辰高超的書法技術,佐藤助一郎輸了個徹底。

在一片歡呼聲中,夏辰拿著小刀,開始在木板上雕刻起來,隻是簡單的削去一層,那黑色的字體更加的清晰了。

在眾人的期待下,夏辰又開始削第二層。

這對夏辰來說當然不是什麼難事,很快,第二層也被削完,隻見黑色的字體不但清晰,又立體起來。

當夏辰削到第三層的時候,所有人都傻眼了,這簡直就跟電腦打出來的字一模一樣!那高超的書法,被體現的淋漓儘致,細節更是讓人為之感歎。

做完這些,夏辰將木板拿在手裡,方便所有人能看清。

“啪啪啪……”

又是一陣讓人無法平靜的掌聲,激烈到讓人興奮。

而此時的丁守誠激動的都要哭了,一雙拳頭緊緊的握著,這樣打鬼子們的臉,簡直不要太爽!

讓你們囂張,讓你們挑事,讓你們得瑟!打自己臉了吧!這叫自作自受!

“夏辰……你還真的是樣樣精通,無所不能啊!”

台下的西婭,眼神越大明亮的看著夏辰,不知為何,台上的夏辰是那麼耀眼,那麼的吸引人!

他閃亮的讓人無法忽視他的光芒,他彷彿是要告訴所有人,他的厲害。

西婭從來冇有想過,會有哪一個男人無所不能,而她就在東方大國,看到了這樣的一個人!

眼前的這個男人,不斷的創造奇蹟,不斷的完成在彆人看來不可能的事,不斷的給中華帶來榮耀。

西婭原以為,這樣的男人隻是能力突出,像商業這方麵是完全不行的,可他還是在自己的交涉下,穩於上風,並且拿到了最大的利益!

西婭越發的抗拒不了這個男人的能力了。

如果夏辰真的想追求自己的話,西婭想,她會答應。

像她這樣的身份,這樣的能力,自然從不缺少追求者,可迄今為止,能動容她的內心的,也就隻有夏辰一個。

“我靠,老大也太牛了吧!真的是什麼都會的嗎?”

“我真懷疑,老大是不是天上下來的神仙啊!”

“不過我最羨慕的還是老大的後宮啊!羨慕死了!”

……

雷奕揚,武向棟等人激動的不行,巴拉巴拉的一直在夏辰耳邊說個不停。

夏辰冇做什麼解釋,隻是攤了攤手,笑了笑。

還真的就像夏辰說的那樣,可能……也就不會生孩子了吧!

接下來的時間裡,英國,泰國等其他隊伍也開始了他們的表演,也是各有各的味道,可是和夏辰的“入木三分”相比,還是差了不少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