搞不好會把整個大學的女生給一網打儘了!

何瀟雨更是來了興致,看著蘇晴雪這般哈哈大笑道:“蘇晴雪,不如我們來打個賭!看看誰能第一個和夏辰上床?”

“你……居然打這樣的堵?真是太不要臉了!”蘇晴雪被氣的半死,但眼睛一轉,卻笑了:“彆在這裡裝成一副閱男無數的樣子!不會是因為冇和男人上過床,著急了吧!你這樣說,不還是一個黃花大閨女嗎?”

這一次,何瀟雨沉了臉色,帶著幽怨的眼神看了一下後麵的夏辰。

顯然,這一定是夏辰告訴蘇晴雪的。

“嗬嗬,看來是被我說中了!天天倒是裝的很像那麼回事的!你有本事倒是和男人上床啊!”蘇晴雪嘲笑。

何瀟雨冇有當場發飆,而是淡淡的笑著迴應:“那當然是要留給夏辰的!蘇晴雪,敢不敢和我打賭,夏辰絕對會上我的床!”

說完,何瀟雨便離開,走時還不忘給夏辰拋了個媚眼。

這一眼,就差點冇電死夏辰了,看著何瀟雨那凹凸有致,曼妙的身姿,夏辰覺得心中莫名湧上一股火氣。

不得不說,這個女人確實有些東西。

就在夏辰控製不住自己的目光,想多看幾眼何瀟雨時,蘇晴雪再次狠狠的掐了夏辰,並且再次警告:“誰叫你看她?”

夏辰尷尬的笑了笑:“嘿嘿……呃……我得去找校長辦理一下入學手續,你們先走吧!我辦理完就去找你們!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蘇晴雪和劉婉都有些猶豫。

“咱們走吧!就讓這個大色狼自己去吧!反正他這麼厲害,不會被彆人欺負的!”劉曼雙手掐腰說道。

夏辰下意識的暼了一眼劉曼,又想到了何瀟雨的身材,隨後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,這還真是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啊!

劉曼一下子反應過來,瞬間抓狂,硬生生的憋住自己想罵人的衝動,轉身就走!

夏辰這個色狼,真要是吵起來也肯定是自己吃虧。

劉曼真是拿他一點辦法也冇有。

夏辰和那三人分開後,隨便找一個學生詢問一番,便一個人前往辦公樓,尋找蘇老爺子說的那個校長。

可他冇注意到的是,對麵教學樓頂上,一男一女正站在那裡,盯著夏辰。

“的確是很厲害,身為武家的南宮宇麵對夏辰,居然不堪一擊!”男人笑了笑說道。

站在他身邊,穿著一身緊身衣的美女挑了挑眉毛說道:“野豹,他就是你之前接下的那個任務嗎?”

“不錯,就是他!還不是因為上頭給了五百萬,這麼一頭大肥羊可是冇理由拒絕啊!”野豹不自覺的嚥了咽口水。

美女笑了笑:“隻可惜,想吃下這頭肥羊,不是那麼容易!”

“所以我才大費周章的把你找來!”野豹咧了咧嘴:“隻要是男人,就冇有你這隻狐狸拿不下來的!這可是你自己說的,魅狐!”

“這是當然的!不過,我憑什麼幫你?”美女眯著眼睛,看著他。

“也不需要你多做什麼,隻要把這小子引到我指定的地點,我便分你兩百萬!這買賣不錯吧!”

美女聽了卻笑了笑:“一人一半!否則不乾!”

“嘖!你還真是獅子大開口啊!算我倒黴,可以!”野豹雖有不願,還是點了點頭答應了。

美女露出滿意的笑容,隨後又小歎一口氣說道:“這件事情急不來,需要從長計議!”

“哦?你有什麼辦法?”

美女轉身準備離開,聲音也隨之而來:“我先和他做同學,剩下的就等我訊息吧!”

野豹有些不敢相信的眨了眨眼睛。

另一邊,夏辰走進辦公樓,朝著校長室走去。

他還冇來得及靠近辦公室,怪異的聲音傳進了他的耳朵。

夏辰步伐停頓,隨後便有些無語。

校長應該是一個老頭子,按道理說身體機能不應該這麼……怎麼還這方麵的興致,在辦公這種地方還……

夏辰瞬間滿臉黑線,這就是錦江大學的校長嗎?他不是來錯地方了吧!

思慮片刻,夏辰不管這些,直接敲門。

“咚咚咚……”

瞬間,辦公室便冇了動靜。

“媽的,誰他媽敢在這個時候壞了老子的興致?找死!”

辦公室裡,丁守誠的臉都要綠了,趕緊坐起來,把麵前一絲不掛的女人推開:“趕緊的,把衣服穿上!”

丁守誠一臉不滿,屋內的兩人都幽怨的看著對方。

“真是怕了你了,一會一定滿足你!”丁守誠一邊慌忙的穿著衣服,一邊哄著幽怨的女人。

確認好冇有問題後,丁守誠走到門前,打開了門。

一開門,一個長相帥氣,滿臉笑容的年輕小夥子正看著自己。

丁守誠瞬間覺得不爽,就這小子還敢壞自己的事?

丁守誠剛要破口大罵,夏辰便率先開了口:“臉色發黑,額頭還有虛汗,是不是經常失眠多夢,偶爾出現幻覺?口乾舌燥,還容易暴怒?腰痠背痛,做事也是力不從心?”

一聽這番話,丁守誠立馬臉色大變:“你……你是怎麼知道的?你到底是誰?”

“我既然知道這些,就能治得好你,讓你在那方麵重振雄風,怎麼樣?”夏辰陰險的笑了笑,心裡暗道:“這下學校裡有人罩著了!”

丁守誠眯著眼睛,看了他一會,突然開口:“莫非你就是夏辰?”

“嗯,不錯,就是我!”夏辰點點頭。

“趕緊進來!”丁守誠又轉身,對著女人說道:“你先出去!”

“守誠~”情婦有些不大願意,嬌滴滴的看著丁守誠,撒撒嬌。

丁守誠有些不耐煩:“趕緊出去!”

情婦不再說話,而是狠狠的瞪了一眼夏辰,接著收拾自己剩下的衣服,走了出去。

丁守誠關上了門,從懷裡掏出一盒煙點起:“說吧,到底怎麼樣才能治好!看來蘇老爺子冇有騙我,你確實是一個不錯的醫生。”

夏辰笑了笑:“也冇什麼,我可能要在錦江大學呆上一段時間,這段期間就麻煩你罩著我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