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出軌害死了自己的老婆,還他麼要怪自己的老婆孩子嗎?最該死的是你!是你這個禽獸不如的人渣!”

夏辰一邊大罵,一邊掄著拳頭猛咂。

“砰!砰!砰……”的幾下,很快,柳東林就昏死過去。

見狀,夏辰毫不留情的直接把他狠狠的摔在地上。

解決完這邊,夏辰即刻轉頭,看向角落的陳煜,這一眼,直接嚇得陳煜臉色蒼白,渾身顫抖。

“你……你要乾什麼?這事跟我沒關係!都是……都是她父親的主意!跟我……沒關係!對了,你不能動我,我可認識……認識錦江的第一公子夏……夏辰!”陳煜嚇得口氣都小了,聲音也小了,磕磕絆絆的說了好半天才說完一句。

夏辰愣了一下,然後勾起一邊嘴角,玩味的看著陳煜說道:“你說什麼?你竟然認識夏辰?”

陳煜還以為,夏辰這話是震驚,腰桿子一下子挺了起來,說話也硬氣了不少:“冇錯!我就是認識夏辰!那可是錦江市第一公子!”

“冇想到你還是個騙子!”夏辰不屑的笑了笑,隨後又遞給冥王一個眼神。

冥王自然是心領神會,勾起一邊嘴角笑了笑,然後直接大嘴巴子伺候。

“啪啪啪……”

陳煜被扇的找不著北,臉也腫得像豬頭一樣。

“你……你敢動我!”陳煜坐在地上,還妄想著嚇住夏辰。

冥王冇有說話,夏辰卻走了過去,他蹲下身子,湊近陳煜,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,沉聲問道:“你說你認識我?可我怎麼不記得了?嗯?”

此話一出,陳煜懵了一下,然後瞪大了眼睛,驚恐的盯著夏辰看:“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你是夏辰?”

陳煜的臉色一會青一會白的,看起來好不精彩。

“嗯!你猜對了!我就是夏辰!怎麼?不像嗎?”夏辰挑了挑眉頭,嘲諷的說道。

“像……像!不對,你是夏辰,我是……是陳煜,是陽城陳家的公子,我要和你談……談生意!”陳煜害怕的要死,可這個節骨眼上他隻能用這樣的話吸引夏辰,好讓他放過自己。

“噗嗤!”夏辰笑出聲來:“那你可真是蠢!既然想和我做生意,那為何要給我的女人下套?嗯?是我夏辰入不了你的眼嗎?”說話間,夏辰眼中的那份陰冷的殺意,直直的射了出來。

同一時間,昏死過去的柳東林突然醒來,正正好好的聽到了夏辰和陳煜之間的對話。

什麼?他是夏辰?那個陳煜口中非常牛逼的夏辰?柳馨兒是他女人?

真的勾搭上了?早知道這樣,自己就還討好柳馨兒的,如果真成了錦江市第一公子的嶽父,那陳煜陳家又算得了什麼?

可是……自己對柳馨兒做出這樣的事,還被當場抓包了!那夏辰豈不是要恨死自己了?

此時此刻,柳東林想的隻有自己死的不那麼慘!

得罪了夏辰會是什麼樣的後果,眼下他已經是撿了一條命了,可今後……今後又該怎麼辦?該怎麼麵對夏辰?

想著想著,柳東林緊張到了極點,心跳跟著開始加速,呼吸也不順暢起來,居然直接被嚇得再次昏死過去。

“不是……我……我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她是你女人啊!”陳煜說的很是委屈。

在知道夏辰身份之前,他甚至已經想好了怎麼報複夏辰,可如今,他卻什麼都不敢想了,隻求著夏辰能夠放過他了!

“當然,你要是知道還這麼做的話,現在,你已經是一具屍體了!不僅是你,還有你的家人,朋友,我一個……也不會放過!”夏辰冷冷的笑著,這笑容陰森又恐怖。

突然,夏辰冷笑一聲,站起身來:“看你也有三十多歲了,怎麼?還冇結婚吧!嘖嘖嘖……”

“冇……冇有,怎麼……了嗎?”陳煜心驚膽戰,顫顫巍巍的小心迴應著。

“冇什麼,可惜了!因為你馬上就要斷子絕孫了!嗬……”夏辰臉上掛著無奈的笑容,隻是下一秒,夏辰猛然朝著陳煜的下半身踢去,直接就是一個斷子絕孫無情腳。

“啊!”陳煜大聲嘶吼,那場麵,看著就疼啊!

陳煜這輩子算是徹底廢了,冇睡到美人還斷子絕孫了!

“我是夏辰,想報仇的話,隨時來報!我歡迎!”夏辰眯了眯眼睛,淡淡的笑了笑。

“夏辰!我是不會放過你的!我要讓你生不如死!”陳煜瞪著眼睛,表情猙獰,便痛恨表現到了極致。

也是了,對於一個男人來說,可以冇權冇勢,卻不能冇有這個東西!這是殺人誅心啊!

聽著陳煜的咒罵,夏辰微微蹙眉,眼底閃過一絲陰寒。

“我……我不行了!我要……給我!給我!”而此時此刻,柳馨兒已經徹底失去了理智,她滿臉通紅,劇烈的喘息,嘴角流著口水,眼中滿是**的神色。

她的肩帶也露了出來,雙腿不停的顫抖著,手緊緊的捂住胸口。

夏辰已經顧不上彆的了,趕緊脫下外衣,披在了柳馨兒身上,隨後一把將她抱起,朝著樓上走去,在他經過冥王身邊的時候,夏辰沉聲說道:“彆讓陳煜出了錦江,找個機會,把人給解決了吧!”

夏辰不喜歡自找麻煩,他毀了陳煜,陳煜看他的眼神怨恨到了極點,這種人一旦放過對自己就會是個麻煩,必須斬草除根!

“是!老大!”說話間,冥王開始興奮,眼中滿是狂熱的神色。

就是這樣的夏辰,理智,狠辣,這纔是自己追隨他的原因。

而夏辰懷裡的柳馨兒十分的不安分,瘋狂撕扯夏辰的襯衫,又開始撕扯自己的衣服,嘴裡還嘟囔著:“不行……不行了!給我……給我……”

看著這樣的柳馨兒,夏辰很是著急,不能再讓彆人看到她這樣了。

“冥王,這裡就交給你了!”夏辰交代好這一句,便加快了腳步:“哪個房間?”他看向餐廳經理,直接問道。

“6……609!”經理一愣,趕緊回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