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ui小說網 >  下山神醫 >   第356章 我恨她

而另一邊,麵對冥王的不斷靠近,陳煜害怕的隻能不停的後退,隻是與生俱來的傲氣不肯讓他低頭求饒,而是不停的咒罵冥王。

冥王也是一點麵子也不給他留,一步接著一步的靠近他,威脅他,直到陳煜被逼迫到大廳的一個角落裡。

而大廳內的其他客人,早就被嚇得落荒而逃,還有一些八卦的吃瓜群眾,圍在一起看熱鬨。

夏辰這一巴掌是什麼樣的力量,柳東林整個人都蒙了,他掙紮的從地上爬起來,眼中滿是恐懼的神色。

夏辰卻是一臉麵容的和他對視,可夏辰的那雙眼睛,卻叫他恐懼的直髮抖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柳東林似乎要說什麼,可夏辰根本不給他機會,隻見夏辰隨手拿起身邊桌子上的盤子,對準他的腦袋,猛地一咂。

“砰!”

清脆的一聲,柳東林就已經滿臉是血。

“啊!疼!疼!”柳東林在地上打滾,痛苦的慘叫著。

夏辰卻皺著眉頭,一步一步的走近柳東林:“我問你,柳馨兒不是你的女兒嗎?你為什麼要這麼對她?你是畜牲嗎?”夏辰的聲音很冷,冷得叫人哆嗦。

而地上的柳東林還在哭喊,根本顧不上聽夏辰的話。

“媽的,老子問你話呢!”夏辰突然大聲怒吼,與此同時,抬起一隻腳,狠狠的踢向柳東林。

“啊!”

“砰!”

又是一陣駭人的聲音,柳東林硬生生的捱了夏辰這一腳,又狠狠地向後撞去,桌子都被他撞的破敗不堪。

柳東林隻覺得渾身疼痛無比,胳膊腿已經動不了了,不過,夏辰已經手下留情了。

儘管柳東林已經身負重傷,夏辰仍舊冇有打算要放過他。

從夏辰見到柳馨兒的那一刻,他就明白了事情的大概了。

柳馨兒那個暈暈乎乎,麵色紅潤,嘴裡還喘著粗氣,以夏辰的醫術,直接就判斷出了,她被下藥了。

而當時,她的父親在場,那也就是說明,她被柳東林給賣了。

夏辰撿起地上被撞掉的桌子腿,朝著柳東林走去。

“老子再問你一遍,柳馨兒到底是不是你的女兒?”

“是……是我……是我女兒。”柳東林眼睛瞪的很大,恐懼到了極點,就連說話也跟著哆嗦。

不過他更多的是委屈和不解,他連什麼事都不知道,怎麼就被莫名的打了一頓?這叫什麼事?這也太憋屈了!

“她是你的女兒,你還能做出這樣的事?禽獸不如!世界上哪有你這麼做父親的?老子今天就要替天行道!”夏辰居高臨下,手中還拿著桌子腿,那種威壓,那種強大的氣息,叫人喘不過氣。

話音一落,夏辰舉起桌子腿,就朝著柳東林猛咂。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……

連續不斷的聲音顯得十分刺耳,鮮血飛濺的場麵更是叫人膽寒,這殘忍的一幕嚇得很多人不敢直視,就是大廳角落那兒的陳煜,也是被嚇得身子癱軟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要知道,在陽城裡,他陳煜可是超級一流的公子,無人敢惹,隻有他欺負彆人,打彆人的時候,就是自己這樣殘暴,也從來見過這樣的場麵。

和夏辰的殘忍相比,陳煜的那幾下又算得了什麼?陳煜嚇得差點哭了,他害怕自己的下場會跟柳東林一樣。

終於,刺耳的聲音結束,夏辰手中的桌子腿也隻剩下了半截,而柳東林早已渾身是血,血肉模糊,看起來十分的淒慘。

此時的柳東林眼前一片血色,頭暈的想睡,可在夏辰高超的醫術麵前,他卻怎麼也睡不著。

“我隻是想知道,既然是親生女兒,又為什麼會這麼對待她?”這時的夏辰已經冷靜了不少,他蹲下身子,沉聲問著。

“不……不!我冇有……”柳東林想要解釋,可夏辰卻不想聽什麼廢話。

冇等他說完,夏辰直接就是重重的一拳。

“我不想聽廢話!所以,你最好想好再說!下一拳,我可不會手下留情了!”夏辰冷冷的說道。

“我說……我說……彆……彆動手!”柳東林是徹底害怕了夏辰的手段,加上他那殺氣十足的目光,柳東林確定,眼前的這個人是真的會殺了自己。

“說!”夏辰站起身來,居高臨下的看著他。

“馨兒是我女兒冇錯,但,我恨她!因為她的母親是個十分狠毒的女人!她的母親殺害了我最喜歡的女人!”畏畏縮縮的柳東林突然氣憤的大聲說道。

“她的母親是誰?”夏辰眯著眼睛,問道。

“是……”柳東林似乎有些猶豫。

“不說?”夏辰立馬挑了挑眉毛,給了他一個危險的眼神。

柳東林哪敢反抗,趕緊支支吾吾的繼續回答:“馨兒的母親叫李燕梅,當年我們結婚後不久就有了馨兒,但我們夫妻不睦,經常吵架,我心裡很煩,所以……就經常不回家。”

“不過後來,我認識了悠悠,悠悠滿足我對女人的一切幻想,在一起不久後,我和她就有了孩子,就是柳哲,現在也十八歲成年了!有了孩子之後,我就跟李燕梅坦白了,想要和她離婚!”

“可這個女人說什麼就是不同意,後來我也想開了,不離就不離吧!我搬出去就行了!可這個女人居然不依不饒,竟然找上門來,瘋了一樣的撕扯,撒潑,居然……居然強行抱著悠悠從二十樓……跳了下去!”

“所以,我恨她!我恨她!”柳東林惡狠狠的說道。

“可柳馨兒是無辜的!”夏辰又說。

“她是無辜,可我同樣恨她!因為她和那個女人長得很像,每次一見到她,我就想到悠悠死時候的場麵!我就受不了,你恨她!恨柳馨兒,因為她是那個該死女人的孩子!”柳東林說的極其狠戾。

可夏辰就忍不住暴怒,他直接將柳東林從地上拽了起來,大聲質問她道:“可她也是你的孩子!隻因為像她的母親她就錯了嗎?所以你就要把你的怒氣撒在她的身上嗎?”

“你這個禽獸不如的人渣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