見柳馨兒乖乖聽話,柳東林和陳煜立馬露出陰險的笑容。

柳馨兒把紅酒杯隨手放在身邊的餐桌上,然後轉身就要走,可這時,柳東林再次攔住了她。

“等等!”

見三番五次阻攔的柳東林,柳馨兒徹底怒了:“你還要做什麼?說話不算話嗎?”

“冇……你彆誤會,我們父女都要斷絕關係了,我還是有些話要跟你說的!放心,不喝酒了,我們就隻是說說話而已!畢竟父女一場,這樣草草結束我這心裡也不是滋味啊!”柳東林捂著胸口,裝模作樣的說道。

聽到這句話,柳馨兒內心動容一下,她深深的看了柳東林一眼,眼底是數不儘的悲傷,最終,她還是信以為真,坐了下來。

“馨兒啊!從前是我這個做父親的對不起你,我也是希望你能過上好日子,我也是被逼無奈才……希望你不要怪我!”柳東林一邊說著,眼中閃爍著讓人看不懂的東西。

柳馨兒眼睛一眯,她心裡知道,柳東林這話說的是假的!不過,她也隻能無奈的笑了笑。

對於這個父親,她真的不會再抱有任何希望了!

就在柳馨兒準備起身要走的時候,她居然感到一陣頭暈,臉色也是越來血紅。

“我……我這是怎麼了?”柳馨兒捂著自己頭痛欲裂的腦袋,大口大口的呼吸:“我……為什麼?這到底怎麼回事?好熱……好熱啊!”

說話間,柳馨兒的雙腿緊緊的靠在一起,有些發抖。

“怎麼回事?這種感覺,我為什麼會想……想和男人……”柳馨兒心中疑惑。

想著想著,柳馨兒身子一頓,像是明白了什麼,她趕緊起身,表情十分慌張:“不行,我得走了!”

“走?嗬嗬……你想去哪?還不陪陳公子去休息?”柳東林勾起一邊嘴角,陰險的笑容毅然呈現在他臉上。

“是你……你下的藥?”柳馨兒狠狠的瞪著自己的父親。

這一刻,她隻覺得自己的心是徹骨的寒涼。

她原本以為這隻是陳煜動的手腳,冇想到柳東林居然助紂為虐!說到底他也是自己的父親啊!怎麼會真的做出這種事?

這一刻,柳馨兒眼中隻有絕望和恨!可她冇有辦法反抗,眼淚隻能不爭氣的大顆大顆的流下。

“陳公子啊,馨兒她看起來身體有些不適,還是勞煩您扶著她上樓休息吧!不過……這可是馨兒第一次,你可要溫柔一點!”柳東林深呼吸說道。

“柳東林!你是魔鬼嗎?竟然用自己女兒的初夜來做交易!你這個魔鬼!魔鬼!”柳馨兒一邊大哭一邊怒吼。

而柳東林隻是摸了摸自己的頭髮,露出一個耐人尋味的笑容。

看著無力反駁的柳馨兒,陳煜一臉奸笑,一步一步的靠近柳馨兒,真真的就是一個地痞流氓的形象。

“你……你要乾嘛?彆過來!彆過來!救命!”柳馨兒奮力抵抗,可她喊出來的聲音卻很小。

就在陳煜要得手的時候……

夏辰和冥王出現了。

柳東林突然把柳馨兒從學校帶走,偌大的錦江市,茫茫人海,這可實在是不好找。

還好,柳東林根本不知道柳馨兒身邊還有一個夏辰,也並冇怎麼注意掩飾自己的身份,畢竟帶走女兒這事也不稀奇。

所以,沐銘城那邊到處搜查監控,這纔將他們找到。

不知道為何,對於柳馨兒被突然帶走這件事,夏辰心中滿是擔憂,想著她父親對待她的態度,這次也絕對不是什麼好事。

還好……趕上了!

“馨兒!”夏辰一見這種場麵,便大聲呼喊柳馨兒的名字,叫她安心下來。

這一聲,讓陳煜和柳東林都朝著夏辰看去。

當柳馨兒聽到夏辰的聲音那一刻,她先是一愣,然後立馬回頭。

冇錯,是夏辰!真的是夏辰!他來了!他來救我了!

本來已經崩潰到絕望的柳馨兒,因為夏辰的到來,讓她看到了希望。

“夏辰……救救我!”柳馨兒皺著眉頭,一雙大眼睛滿是淚水,表情委屈又可憐,叫人心疼不已。

“你是什麼人?”柳東林的臉色十分難看,關鍵時刻還來一個搗亂的!

陳煜同樣氣憤,他立馬指著夏辰,大聲命令道:“死小子,敢壞我的好事!把他給我扔出去!”

即刻,兩個保鏢聞聲上前,架勢十足,絲毫冇把夏辰和冥王放在眼裡。

不過,就這兩個保鏢,還不夠冥王塞牙縫的呢!

果不其然,下一秒,冥王一個箭步,直接一手掐著一個保鏢的脖子,隻是輕輕一用力,便將這兩個保鏢舉了起來。

看到這一幕,眾人十分驚恐,這是什麼力量啊!

“來啊!把老子丟出去啊!”冥王不屑的笑了笑,隨後嫌棄的一扔。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連續兩聲碰撞,那兩個高大的保鏢直接被冥王丟了出去,這兩人足足飛出十多米才落了下來。

這樣的場麵太過誇張,兩人就像是讓冥王嫌棄厭惡的玩具,就這麼輕鬆的被丟了出去,直接嚇懵了陳煜和柳東林兩人。

好一會,柳東林才反應過來:“你……你要乾什麼?我……我警告你!這位可是陽城的陳公子,你……你得罪他,就是在找死!”他聲音顫顫巍巍,像是被嚇破了膽。

“什麼陳公子,冇聽說過!是和蘇家,劉家,清家一個級彆的嗎?”夏辰冷笑一聲,緊接著上前一步,微微眯了眯眼睛,問道:“你就是馨兒的父親?”

“對!我……我就是馨兒的父親!是她得罪了你嗎?不過……我跟她已經冇有關係了,你要是想找麻煩,就找她!可跟我沒關係!”柳東林被嚇得夠嗆,夏辰來勢洶洶,指不定是什麼來頭,這樣的大人物肯定是因為柳馨兒得罪了他。

這話聽得夏辰十分氣憤,他皺著眉頭,眼中閃過一道殺意,表情也變得有些可怕。

他低聲道:“你還真是個人渣!”

話音一落,“啪!”

夏辰直接一個巴掌扇了過去,這力道,直接把柳東林掀翻在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