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ui小說網 >  下山神醫 >   第354章 飯局

而陳煜更不管她願不願,隻要她能滿足自己的**。

“既然人都到齊了,陳公子,您請!”一邊說著,柳東林打開了一瓶紅酒,先是給陳煜倒酒,然後是柳馨兒:“馨兒,你也陪陳公子喝一點吧!”

這個時候,柳東林對待柳馨兒的態度真的是好的不能再好了,隻可惜……

看著這樣的父親,柳馨兒隻是冷冷一笑。

而陳煜的表情就有些耐人尋味了,他貪婪的盯著柳馨兒,恨不得此時此刻就將她生吞活剝了。

陳煜期待的看著柳馨兒,希望她端酒喝酒,最好能喝的酩酊大醉,這樣才方便做事啊!

可接下來柳馨兒的話,卻讓陳煜的臉,一下子冷了下來。

“不好意思,我不會喝酒!”柳馨兒盯著麵前的酒杯,皺著眉頭說道。

“什麼?”柳東林的臉也冷了下來,緊緊的盯著柳馨兒,眼中滿是氣憤和威脅。

突然,柳東林湊近柳馨兒耳邊,小聲的說了一句:“你要是不喝,我一定不會放過你!”

一聽這話,柳馨兒身子一顫,緊緊的咬住下唇,臉色漲的通紅,眼中還是委屈和害怕,她糾結了好一會,最終點了點頭說道:“我知道了,我喝就是了!”

柳馨兒恐懼的盯著紅酒杯,艱難的拿了起來,然後深呼吸,閉著眼睛一口飲下。

看著這樣的柳馨兒,陳煜很是滿意:“好!柳小姐真是好酒量啊!哈哈哈……”

其實,柳馨兒是真的不會喝酒,這麼一杯紅酒下肚,臉立馬紅彤彤一片,頭也有些暈。

而暈暈乎乎的柳馨兒更加迷人,彆有一番味道,看的陳煜眼睛都要離不開了。

而將這一切儘收眼底的柳東林,更是滿意又興奮。

很好,就是要讓陳煜癡迷,愛上,甚至無法自拔!

在柳東林的逼迫下,柳馨兒又接連喝了好幾杯。

這頓飯,陳煜和柳東林兩人都是心滿意足,可陳煜更多的是心急。

他急著趕緊結束飯局,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和這個迷人的小美人好好的玩一玩。

而柳馨兒同樣心急,她期盼飯局結束,期盼自己趕緊離開,更期盼自己早點脫離柳東林的魔掌。

終於,在三人的期待下,飯局結束了。

柳東林看著醉的走不動路的柳馨兒說道:“馨兒,陪陳公子休息吧!”

“不!你不是說,隻是吃一頓飯就好了嗎?我不要!”柳馨兒突然激動的大聲說道。

也許是喝醉了,柳馨兒膽子也大了起來,一邊晃動著站不穩的身體,一邊對峙柳東林。

“柳馨兒!彆鬨了!”柳東林趁著聲音,狠狠的叫著她的名字,似乎是在提醒。

可此時的柳馨兒根本顧不得什麼,繼續大聲說道:“你彆想再威脅我!你不配做我的父親,我冇有你這樣人渣父親!我不會再受你的擺佈了!”

終於,柳東林忍不住了,眼看著這事就成了,他是不會允許柳馨兒破壞掉的。

“媽的,反了天了!你以為你在跟誰說話?”柳東林憤怒襲來,抬手就要扇去一巴掌。

關鍵時刻,卻被陳煜阻攔了:“誒……柳先生,這麼漂亮的小美人可彆打壞了!我可是要心疼的!”

幾杯酒下肚的陳煜也不再掩飾,滿臉都是猥瑣的笑意,什麼禮貌紳士也全然不顧。

“滾開,噁心!”柳馨兒同樣不給陳煜麵子。

“你……你這個不識好歹的東西!陳公子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氣!哪裡輪得到你反抗?”柳東林已經怒火中燒,他十分害怕柳馨兒會影響到自己的計劃。

“不!我拒絕!我不要陪他!我要離開這裡!你們都不是好人,都欺負我!我要離開!”說著,柳馨兒就要逃走。

可她頭很暈,看東西都帶重影,腿腳也是控製不住的顫抖,一下子跌倒在地上,她一捂著腦袋,一邊摸索著想要掙紮起身。

然而這時,陳煜卻一臉壞笑的看了她一眼,然後附在柳東林耳邊說道:“柳先生,事已至此,我看……不如一步到位,到時候柳小姐自然而然的就接受了!以後,就由我來幫你管教女兒吧!”

陳煜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。

“誒呀,這……”柳東林卻裝模作樣的猶豫了一會,最後又說:“好!我就把我這不懂事的女兒,交給你了!”

“這就對了,還是柳先生聰明!等我回去,一定會和叔叔好好說說,我們兩家在生意上也好互幫互助!”陳煜會心一笑。

聽到這話,柳東林笑出聲來,他就等著這個呢!

隨後,陳煜從懷裡拿出一小包粉末狀的東西,倒在了一杯紅酒裡,然後又遞給了柳東林。

柳東林立馬反應過來,趕緊拿著紅酒到柳馨兒跟前。

因為摔了一跤,柳馨兒清醒了一些,她扶著桌子站起身來,而他的父親正一臉笑容,端著一杯酒站在她麵前。

柳馨兒一下子就絕望了,自己的父親還真是一點人性也冇有。

不過也好,或許過了今天,她就可以徹底的斷絕和柳東林的關係。

“馨兒,再陪陳公子喝一杯吧!”柳東林說道。

“我喝醉了,不能再喝了!我這就要離開了!”柳馨兒冷著臉,扭著頭,不看他。

柳馨兒剛要走,卻又被柳東林攔住:“最後一杯,喝完就讓你走!”

柳馨兒抬眼,深深的看了柳東林一眼,然後堅定說道:“我拒絕!”

“你敢!”柳東林的怒火再次襲上心頭,可陳煜的眼神一投來,他立馬冷靜下來,調整好情緒後,繼續說道:“馨兒,這是禮儀,隻要你喝了這杯酒,這場飯局就結束了!以後我都不會再找你了!”

柳馨兒盯著他手裡的酒,依舊不想喝。

“是啊,這是禮儀,必須要喝的!喝一口也好,意思意思就行了!”陳煜可開口說道。

柳馨兒歎了口氣,她心裡明白,自己要是不喝,他們一定不會讓自己離開。

“說話算話?”柳馨兒問道。

“當然!”陳煜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。

柳馨兒深深的看了陳煜一眼,然後結過酒杯,喝了一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