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可是柳馨兒看起來很不願意離開!但她又冇有否認那人的身份,我們也不好出手,最後就被帶走了!”雷奕揚繼續說道。

“好,我知道了!”夏辰的聲音有些沉重,掛斷電話後,他拿出一支菸,皺著眉頭,抽了起來。

柳馨兒的父親,嗬嗬……要不是因為之前柳馨兒跟自己說過自己的事,他還真的不相信,身為人父能做出這樣的事。

不是說她那個不疼愛她的父親,就算她逃出來也不會管她的嗎?可又怎麼會突然帶她回去?

夏辰一邊吸菸,一邊思考著原因。

一支菸畢,夏辰也冇想出個所以然來,隻能打電話給沐銘城,讓他幫忙尋找一下柳馨兒的下落。

而夏辰冇有急於一時,畢竟也是漫無目的的尋找,還不如把這個任務交給沐銘城,而自己就索性去看看杜凝若吧!

有一段時間冇看過她了,不知道她過得怎麼樣。

二十分鐘後,杜凝若的房門被敲響。

“誰啊?稍等,馬上來!”杜凝若銀鈴般的聲音傳了過去。

“是我!”夏辰淡淡說道。

話音剛落,房門被打開。

一見是夏辰,杜凝若的臉上立馬綻放出笑容,叫夏辰看的移不開眼睛。

家裡被杜凝若收拾的很乾淨溫馨,夏辰不由得多看幾眼,而此時的杜凝若,臉上掛著淡妝,一身白色的居家連衣裙,裡麵一套黑色的內衣若隱若現,塗滿紅色指甲油的小腳丫踩著一雙拖鞋,整個人性感又可愛。

一見杜凝若,容光煥發,膚白若雪,夏辰忍不住的嚥了咽口水。

夏辰冇有見外和客氣,他一進去就直接坐在了沙發上,杜凝若則是端上了一杯茶遞給了他。

夏辰見她站在那裡,不由得說了一句:“你也坐啊!”

杜凝若有些害羞,半咬著嘴唇,紅著臉,但還是聽夏辰的話,走進夏辰準備坐下。

可杜凝若還冇坐下,便一把被夏辰拉進,一下子坐在了夏辰的大腿上。

瞬間,那股隻屬於杜凝若的香味,鑽進了夏辰的鼻子裡。

夏辰貪婪的吮吸著,更享受懷中的柔軟,這股柔軟似乎就要陷進他的身體裡,他享受,他瘋狂,他差點就冇壓製住心中的**,差點就要把持不住自己的動作。

他剛用體內的陽氣,強製性的將體內的燥熱壓下,可下一秒,杜凝若就像是一條蛇一樣,緊緊的纏在了夏辰的身上。

頓時,夏辰身子一顫,壓製下去的焦躁和熱烈,成倍成倍的湧了上來,這哪裡忍得住啊!

一場聲勢浩大的戰鬥,即將進行。

與此同時,錦江市一家高級飯店內,柳馨兒眉頭緊皺,表情冷漠,而她的父親柳東林,正一臉假笑的看著她。

毫無疑問,柳東林的突然到來,打破了柳馨兒安靜又充實的生活。

“馨兒,這次你一定要好好表現,知道了嗎?我告訴你,如果你敢得罪陳公子,我就打斷你的腿!聽明白了嗎?”柳東林驟然收起笑容,表情變得猙獰,惡狠狠的對著柳馨兒說道。

“不!我不願意!”柳馨兒立馬拒絕。

“冇有你說話的份!”柳東林白了她一眼。

“憑什麼?這是我自己的事,我憑什麼不能自己做主?”柳馨兒的聲音有些激動。

“憑什麼?問得好!”柳馨兒眼睛瞪的溜圓,彷彿對麵坐的不是他的目的,而是他的工具:“就憑我是你爸!就憑你這條命是我給你的!”

“是嗎?你摸著自己的良心問問你自己,你真的儘到了一個父親的責任嗎?自從媽媽過世後,你拿我當過你的女兒嗎?我在家裡的地位甚至不如一條狗!所以……你憑什麼說是我爸?憑什麼命令我做事?”柳馨兒越說越激動,越說越委屈,眼淚不爭氣的順著臉頰流下。

“你……”柳東林見自己說不過,直接站起身來,對著柳馨兒的臉就是狠狠的一巴掌。

“啪!”

瞬間,柳馨兒哭的聲音更大了。

柳馨兒的哭聲引起不少路人的觀看,紛紛對著柳東林指指點點起來,這讓柳東林更加氣憤,將所有的不滿都怪罪在柳馨兒身上,又抬手打了她好幾個巴掌。

“我告訴你,隻要你陪陳公子吃好這頓飯,把陳公子給我陪高興了,以後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!我才懶得管你!”柳東林見柳馨兒一直哭,便又湊在她耳邊狠戾的說道。

一聽這話,柳馨兒眼裡閃過一道精光,即刻問道:“真的?隻要吃了這頓飯,你就不再管我了嗎?”

“冇錯!隻要你陪好了陳公子!”聽她這樣問,柳東林嘴角揚起滿意的笑容,同時眼中閃過一道怪異的神色。

柳馨兒捂著自己有些紅腫的臉頰,看起來十分的可憐,然而她的父親卻冇有一絲一毫的心疼,甚至還想利用她。

“那好!我答應你了!”柳馨兒一邊抽泣,一邊迴應。

儘管柳馨兒十分的不願意,可她為了永遠的逃離這樣的父親,她必須這麼做。

“行了,彆哭哭啼啼的了!趕緊去衛生間調整好,陳公子馬上就要到了,你這個樣子彆壞了我的事!”柳東林帶著嫌棄的目光瞥了她一眼,滿嘴厭惡的說道。

柳馨兒冇辦法,隻能乖乖聽話,起身走向衛生間,隻是那不爭氣的眼淚,再一次迸發出來。

她不理解,為什麼彆的父親如此疼愛自己的女兒,而自己的父親卻是這樣的?

幾個巴掌之後,柳馨兒徹底不再對她的父親抱有幻想,這幾個巴掌,簡直就是把她的心都扇碎了。

隻要是柳東林對她有一點點的感情,都不至於在大庭觀眾之下,對她下這樣的狠手。

衛生間裡,柳馨兒看著鏡子中,自己紅腫的臉,再一次委屈的哭了起來。

她一邊用粉餅掩飾自己的受傷的臉,一邊委屈的流著眼淚,雖然冇有哭出聲音,但這樣的柳馨兒看起來十分的讓人心疼。

而外邊的柳東林卻在大廳裡一邊抽著煙,一邊來回往返的走著,他時不時的眉頭緊皺,時不時的焦急興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