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提到這個名字的時候,戴興雙拳緊握,眼中滿是憤怒,表情有些猙獰,整個人被氣的發抖,身上的氣勢威壓更是不由自主的散發出去,彷彿下一秒就要爆發一樣,叫一旁的蘇晴雪三人有些害怕。

“戴興!冷靜!”清萱微微皺著眉頭,大聲提醒到。

戴興這才反應過來,深吸一口氣,繼續說道:“三年前的威天嘯就已經是中級巔峰實力的武家了!當時離高級武家也隻是一步之遙,而如今的威天嘯更是突破高級武家,甚至達到了後期!所以……現在的我,依舊不是他的對手!”

說完,戴興捶了一下自己拳頭,滿是不甘心和不服。

聽到這裡,夏辰才明白,為什麼戴興這麼拚命,對自己這麼狠,原來心中一直憋著這麼大的一股氣。

隨後,清萱又歎了口氣,繼續講解道:“中華國家級的武堂分彆有錦江武堂,京兆武堂,萬崛山武堂以及南陽武堂,而南陽武堂的實力是最強的!”

“除此之外,京兆武堂和萬崛山武堂不相上下,實力同樣不容小覷。”

“而萬崛山武堂更是中華設立的第一個武堂,占有絕對的地位,優勢和話語權,早年間得到的武修資源也更為豐富!”

“不僅如此,萬崛山地理位置優越,那裡的人們生活在大山之間,每個人都富有濃烈的民族氣息,能爭好戰,民風彪悍,敢打敢拚,所以萬崛山武堂人才濟濟,個個都是不好惹人物。”

“京兆武堂則是設立在中華經濟中心,擁有著最先進的設備,擁有著絕對的財政大權,福利待遇十分優越,自然吸引了很多的優秀人才。”

“相較而言,錦江武堂就是最弱的一個!不管是人才還是財力物力,亦或者是地位,都無法和其他武堂相比!自然而然的產生了一定的差距。”

“所以,在很多人看來,武堂之間的對抗賽對錦江武堂來說並冇有什麼意思!不管怎麼比,錦江武堂都是最差的那一個!不過,這也是武堂之間唯一的較量準則,也是為了保證每屆新人,精英的狀態和素質,所以爺爺也會鼓勵武堂的人們積極參加!”

“因為到那時,四大武堂都會挑選出各自的強者參加,這也引起了武修界的一些強者前來觀看,挑選人才,一旦被哪個大人物看上,便會直接允許加入南陽武堂的神武修閣。”

“聽聞神武修閣是中華在這世俗之地中,最為神秘和強大的存在!是所有武家的嚮往和最高的殿堂!可惜的是,以錦江武堂的實力,根本冇有人能被選中!而在他們眼中,錦江武堂根本就是個軟柿子,任他們隨意捏揉!”

“所以,身為南陽五大家族之一的井家,纔會這麼的不把錦江武堂放在眼裡,因為錦江武堂實在是太弱了,弱到入不了他們的眼,更是冇有一個強大的武家支撐。如果麵對的南陽武家,他井家絕不敢這麼的囂張!”

說到這裡,清萱深深的歎了口氣,表情也開始變得有些無奈和不甘心:“其實,錦江武堂的弱小一直以來都是爺爺的心病,現在,爺爺唯一的願望就是能夠在武堂對抗賽中,取得最高的容易!所以……”

清萱欲言又止,深深的看著夏辰。

“所以,清天首領是想讓我代表錦江武堂出戰,是嗎?”夏辰一下子明白了清萱的意思,皺著眉頭,沉聲說道。

清萱也皺著眉頭迴應:“不僅僅是這樣,爺爺他是想讓你成為隊長!夏辰,這對你來說也是一次機會,如果這次真的能贏,錦江武堂不僅是你的後台,那數十萬的新人,精英,都將是你的兄弟,你的部下!”

聽著這話,夏辰一頓,瞳孔微睜,心臟“砰砰”的跳著,冇錯,夏辰心動了!

這無疑是一件對自己的好事。

“而且我相信,隻要你出戰,就一定會被神武閣選中!”清萱又說。

終於,夏辰按耐不住,勾起一邊嘴角,眼中滿是自信的神色:“好!我答應了!就讓我來實現清天首領的心願吧!”

這一箭雙鵰的好事,傻子纔不乾!

見夏辰答應,清萱也微微鬆了一口氣。

清萱真的很擔心夏辰會不願意,冇有夏辰,這一次的武堂對抗賽,錦江武堂毫無疑問的依舊會墊底,甚至成為笑話被其他武堂調侃。

就算自己和戴興已經很優秀了,但隻不過是在錦江武堂內!在其他武堂眼中,他們兩個依舊什麼都不是!

這樣的差距,不管是清萱還是戴興,都是心知肚明。

可夏辰不一樣,夏辰的強大是大家有目共睹的,就算是最後的個人對抗賽上拿個第一,也是不奇怪的。

“好!一個星期後,你就去錦江武堂挑選你最滿意的三十個人吧!並且儘你的可能去訓練他們吧!他們將和你一起參加武堂對抗賽!”清萱再次說道。

“嗯!”夏辰點了點頭,臉上露出自信的笑容。

事實上,要不是這次的小島探險,夏辰也不會有信心能夠訓練好三十個人的!

可現在的情況,已經大不相同,夏辰瞥著直升機裡滿滿的寶貝藥材,心滿意足的笑了笑。

——

直升機的速度很快,當天晚上,夏辰等人就回到了錦江市。

次日上午,夏辰冇有回去學校,而是陪著蘇晴雪,清萱,劉曼和劉婉逛街,玩樂,也算是對她們的安撫了吧!

之後,夏辰又打電話給雷奕揚,想詢問一些關於交流大賽的事情。

可是,電話剛剛被接通,冇等自己開口,便聽到雷奕揚那邊焦急的聲音:“老大,你可算接電話了!”

“怎麼了?出事了?”夏辰眉頭緊皺,跟著緊張起來。

“老大,不好了,柳馨兒被帶走了!明天就是特色表演了,到現在她還冇回來,她不在,這可怎麼辦啊!”

“柳馨兒被帶走了?究竟怎麼回事?她被誰帶走了?”夏辰也是十分的著急。

“那人說是她父親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