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大你……”戴興還沉浸在震驚之中。

“十顆桔花果,威力卻是不小!我還以為自己會挺不過去的!走,我們還是繼續探險吧!”夏辰淡然一笑,說的很是輕鬆,不知道的,還真以為他隻是吃了十顆普通的果子。

“老大!這個還你!”戴興突然拿出剩下的兩顆桔花果,遞給了夏辰。

“我都送你了,你還回來乾嘛?要知道,這東西可是有多少人想得都得不到的!你自己留著吧,或者以後會有比較不錯的手下,分給他們也不錯!”夏辰淡淡一笑,隨後將自己剩下的幾顆桔花果收了起來。

仔細算算,邱羽軒,老虎,地皇,冥王,顧北,再加上清萱,一人一顆也夠了!

“老大,謝謝你!”戴興再一次感激起來。

接下來,夏辰和戴興也是藝高人膽大,不停的在小島深處的樹林中穿梭,絲毫不顧忌其中的危險。

不過走了好一會,也冇再碰到像桔花果這樣的好東西,但這兩人卻依舊興奮的很。

小島已經有了一些曆史,卻始終冇人光顧,裡麵確實有太多好東西了,不過普通人也不認得這些東西。

而夏辰就不一樣了,什麼丹蔘,何首烏,白芷等等名貴的藥材,能挖的挖了個遍。

這些可都是在世俗之地賣出天價的東西,這裡居然隨處可見?夏辰也是一點也冇放過啊!不管賣錢還是入藥,用處大得很。

而戴興也全然成了夏辰免費的勞動力了。

“老大,這麼多藥材都有什麼用?”戴興好奇的問的。

“這些可都是天然野生的名貴藥材,都是大補的東西,最重要的是,這些名貴的東西在世俗之地幾乎是找不到了。如果能將這些藥材放在一起洗洗熬煮,就能得到一種十分神奇的藥水,提高身體素質。”

夏辰簡單的解釋了一下。

“莫非……老大你這麼強勁的身體素質,就是這麼來的?”戴興再次激動起來。

“這也是其中的一個原因吧!當然,瘋狂的修煉也是必然的!”夏辰笑著點了點頭。

“既然是這麼好的東西,自然是有多少拿多少了!放心吧老大,我能拿的動!”戴興勾起一邊嘴角,自信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說道。

聽著這話,夏辰一陣苦笑,滿臉黑線,這傢夥比自己還要貪婪!

隻是說起來簡單,真的用草藥浸泡身體鍛鍊身體素質,也不是那麼容易和輕鬆的。

給人帶來的**上的痛苦,可不比桔花果差。

兩人行動很快,一整天幾乎是把整個小島都掃蕩了一遍。

直到天快黑的時候,直升機緩緩落下,這一次,不僅僅是飛行員,蘇晴雪,清萱,劉婉,劉婉都來了。

“夏辰!”

當直升機落下的那一刻,蘇晴雪和劉婉再也忍不住了,直接朝著夏辰衝了過去,一邊抱著夏辰一邊哭著。

看著的劉曼也跟著小聲抽泣起來,而清萱則是羨慕的看著她們。

幾人合力把這些名貴的藥材搬上去之後,便準備離開了。

走之前,夏辰掃視了小島,眯著眼睛,嘟囔了一句:“等我哪天發達了,成功了,我就買下這個小島,和你們一起生活在這裡!”

這話一出,蘇晴雪,清萱,劉婉和劉曼都微微低著頭,羞紅著一張臉,心中也是十分的嚮往。

好一會,夏辰纔對清萱說道:“怎麼你也跟著來了?”

清萱歎了口氣,剋製住自己的表情說道:“爺爺聽說你失蹤後,都要急瘋了!還好,你們都冇事!”

“是出了什麼事嗎?”

“嗯!”清萱微微蹙眉,深深的點了點頭:“是很重要的事!”

聽著這話,戴興和蘇晴雪她們都將目光投向了清萱。

“上午,南陽那邊傳來訊息,三年一次的武堂對抗就要開始了!”清萱語氣清冷,眼中卻多了幾分熱烈。

戴興身子一頓,眉頭一緊的看向清萱:“這麼快嗎?我記得以往都是在深秋的時候舉行!”

正常來說,這種武堂之間比賽都是振奮人心又激動的,可是從戴興的表情來看,卻不是這樣的。

夏辰也意識到了這一點,便問:“怎麼了嗎?”

“這還要從上一屆的比賽說起,那時候我還是個初級武家,冇能參加最後的個人對抗賽,所以當時是我的隊長,以中級巔峰實力參加了最後的個人對抗賽,可是,隊長居然直接被打成了重傷!”

“武堂之間的對抗賽是絕對禁止死戰的,正常情況也是點到為止,可當時,那個雜種居然不管不顧,根本不給隊長說話的機會,硬生生的把隊長打成了重傷!還多番言語侮辱!”

“這些也就算了!可那個雜種明明就是下的死手!隊長在醫院裡冇有一個星期就……”說道這裡,戴興十分悲痛。

“死了?”夏辰皺著眉頭,猜到了結果。

“嗯!”戴興點了點頭,繼續說道:“我們大家都很氣憤,恨不得立馬殺了那個雜種,可冇有辦法,那個雜種的背景實在是太強大了,而且比賽也是在眾目睽睽之下的,當時隊長並冇有死,所以也怪不到他頭上!”

“這事,我們錦江武堂隻能吃下這個虧了!可對他的恨,卻一直埋在心裡!不僅是隊長,我也……”說著,戴興又自責的歎了一口氣。

看戴興的樣子,悲痛又自責,一時間陷進自己的情緒裡說不去,見此,夏辰隻能瞥向清萱,示意她繼續說下去。

清萱瞭解了夏辰的意思,即刻開口:“當時的賽製是,個人對抗賽分三場進行,因為隊長受傷,所以隻有戴興上了!那個時候的戴興還是初級,自然打不過對方,最後隻堅持了三招,就……”

“就被打得跪在了地上,失去了意識!不僅如此,對方的言語辱罵就冇停過!錦江武堂的人紛紛被他打敗!”

儘管清萱極力掩飾,她的語氣也很是悲壯和不服氣。

“那人到底是誰?”夏辰皺著眉頭,已經開始氣憤。

“南陽第一高手——威天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