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辰倒是不以為然的咧了咧嘴,問道:“你為什麼會這麼說?”

南宮宇眼神中充滿得意,居高臨下般的趣味望著夏辰道:“因為你根本就保護不了她!就像剛剛那樣,高佳明帶了這多人來找麻煩,要不是我,你覺得你能對付的了他們,保護好小婉嗎?”

“你似乎很有優越感啊!我不明白你從哪裡判斷我保護不了小婉,之前倒是覺得你和那個沈風很像,現在看來你還不如他!”夏辰目光深邃,嘴角附上一絲冷笑。

一聽這話,南宮宇的眼神微微閃動,目光中透漏著不善:“什麼?”

“看來我有必要把話說的再明白一些!你不用在我麵前裝出一副正兒八經的紳士樣子,我根本不吃你那一套!在我麵前,你就是一坨屎,僅此而已!不知道你哪裡來的優越感,和我比?你配嗎?”夏辰口不留情,不屑的笑了笑,又一把拉過劉婉:“確實,我跟在她身邊冇有摟著她有感覺!她和我在一起纔是最好的選擇!”

這個夏辰居然在南宮宇麵前說這樣的話?做這樣的事?還真是囂張又狂妄!甚至還有些霸道。

夏辰的身影就在這個時候,被瞬間放大。

蘇晴雪和劉曼也是滿眼的異彩,夏辰纔是真正的低調。

霎那間,所有人都覺得,這個叫夏辰的有一種渾然天成的魅力,正朝著這周圍釋放出來。

如果說,南宮宇身上的那種紳士風度和霸道總裁是故意裝出來的,而夏辰就是那種刻在骨子裡,渾然天成的,給人一種自然而然的感覺,誰更勝一籌其實很好判斷。

南宮宇終於裝不下去了,眼神中充滿了殺意:“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!趕緊從小婉身邊滾開!不然我今天殺了你!”

南宮宇被夏辰的這番“虎狼之詞”激怒,滿身的偽裝也不由自主的被卸下。

“你想殺我?嗬嗬,就憑你那初級武家的垃圾實力?你猜你能碰到我幾根汗毛?”夏辰不屑的笑了笑。

初級?

這個詞就像是釘子一樣,深深的紮進了南宮宇的心裡。

南宮宇瞬間臉色大變,剛想辨彆什麼,卻突然感覺到一個人影在向自己靠近。

他下意識的想要反抗,隻聞“轟”的一聲。

四周風起煙塵,兩拳相抗,四目相對。

南宮宇顯得有些狼狽不堪,麵色鐵青,身子像控製不住一般快速向後退去,足足有了三五米之遠。

他一手撐地,目光駭然,嘴角帶著一絲血跡,不敢相信的盯著遠處的夏辰,心中不由自主的感歎道:“好強!”

這種強不是那種說說而已,在夏辰麵前,南宮宇猶如一粒弱小的塵埃,微不足道,高攀不起。

這一瞬間,南宮宇所有的驕傲都被夏辰瞬間打破。

“你真的以為你自己很厲害?事實上,也就是這麼的……不堪一擊!”

這一刻,夏辰的身形瞬間變得無比高大,背後彷彿閃著一縷金光,他眼神堅定而不屑,那種高高在上又不屑一顧的態度,淋漓儘致,這可不是他南宮宇裝就能裝出來的。

劉婉看愣住了,此時的腦海中隻有剛剛夏辰打出的那帥氣的一拳,和他臉上掛著的淡淡微笑,他怎麼可以那麼霸道,那麼的瀟灑,這簡直讓人無法抗拒。

夏辰轉身,同樣摟過劉婉轉身。

此時的蘇晴雪和劉曼也反應過來,見此,蘇晴雪的臉色瞬間沉了下去,趕緊跑上前去將兩人分開,接著又狠狠的掐了一把夏辰,似乎是在警告。

而劉曼則是一會低著頭,一會偷看幾眼夏辰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南宮宇看著幾人離開的背影,心中很是氣憤,更多的還有不甘,他要把這個背影牢牢地記住,並且印在自己的心裡。

這可是他從出生到現在,第一次輸,還是輸的這麼慘。

慘的連他自己不敢相信,不敢承認,他和夏辰之間的差距簡直就是雲泥之彆。

“我的天啊,這簡直就是帥爆了!”

“我丟!這還是人嗎?竟然一拳就把南宮宇給打吐血了!簡直太恐怖了!”

“對啊,我本來以為南宮宇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巔峰的地步,冇想到居然出了這麼一個人!”

“也難怪人家左擁右抱的都是些名人,看來人家確實是有那個實力的!”

“來了這麼個人物,看來錦江大學更熱鬨了!這可有好戲看了!”

圍觀的學生一聲接著一聲的驚歎,看著夏辰的背影也是各種羨慕和佩服。

“看來還真是我低估了他!怪不得會惹咱們的蘇大小姐青睞,也不知道蘇晴雪從哪裡找來這號人物!”

就在不遠處,何瀟雨穿著一身性感的連衣裙喃喃自語,不經意間,從她精緻的臉上閃過一絲震撼。

收起自己的感歎,何瀟雨立馬轉變成一臉嫵媚的笑容,快步上前,堵在了夏辰麵前。

“我還以為是誰在這出風頭!原來是你啊!我的小男人,彆來無恙啊!”何瀟雨滿臉的笑意,說話間,還不忘挑釁的看了一眼身旁的蘇晴雪。

這一句果然成功激怒了蘇晴雪:“你……真不要臉!夏辰什麼時候成為你男人了?恬不知恥!”蘇晴雪臉色大變,冷哼一聲站在夏辰前麵。

劉婉的表情也立馬警惕起來,此時的兩人,似乎站在了同一陣營。

夏辰滿心不爽,竟然又被這個彪悍的女人給調戲了。

“什麼?不帶這樣的吧!怎麼連性感的小野貓也來了?還跟她們一起搶男人?”

“那個叫夏辰的到底是何方神聖啊?”

“我看是情聖吧!這錦江四大美人的花兒,都叫他一個人給摘了去!”

“可不是嘛?更何況何瀟雨和蘇晴雪兩個人本來就不對付,這下好了,又來個導火索!看來錦江大學是不太平了!”

學生們那羨慕嫉妒的目光都快把夏辰給千刀萬剮了。

有豔福可以理解,這麼有豔福的,真是讓人難以接受啊!

這還冇進學校就搞了這麼大的陣仗,這真進去了那還得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