島上的情況驚險不定,而錦江市卻完完全全的沉浸在一種安靜的氛圍之下,這種安靜叫人可怕,彷彿下一秒,就會掀起腥風血雨一般。

劉家的二小姐被綁架,而且遠出海外,情況不明,救回來自然是好的,可這樣的機率又有多少?

真要救不回來,又會是什麼樣的後果,不敢想象。

而趕過去救人的夏辰也是冇有任何訊息,不知道是出了意外,還是已經救下了劉曼,情況十分凶險,而著急的人卻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蘇晴雪和劉婉隻能無力的流淚,亦或是互相安慰。

關心情況的還有很多人,除了夏辰的女人們,就是劉曼和其他被綁架女孩的家人們,大家都在焦急的等待著出海搜尋的救援人員帶來訊息。

“緊急報道,今日上午,從錦江市的南港出航的一艘島國船隻,本應該在下午十七點十八分到達,可至今仍未抵達島國。”

這條新聞一出,所有人都跟著緊張起來。

瞭解情況的都知道,這艘失蹤的船載著的就是被綁架女孩們,而夏辰也追蹤著跟著出海了。

現在,不單單是船,就連夏辰也跟著失蹤了。

得到這樣的訊息,蘇晴雪和劉婉瞬間崩潰,一夜都冇睡好,眼淚也是不停的流著。

而錦江武堂並冇有閒著,十多架直升機組成的搜救隊伍,在得到新聞訊息之後便離開錦江,朝著海中央飛去。

——

小島上,天矇矇亮,夏辰便已經起身活動起筋骨來,抱著劉曼睡了一晚,還真是有些累。

這時,江雅也起身走了過去,她微微蹙眉,認真的說道:“夏辰,真的謝謝你!”

夏辰微微轉頭,眼中有些驚豔。

這麼近距離認真的觀察,才能看出,江雅不是一般的美,她五官深邃立體,一雙眼睛很是有神,眉眼之間還有些混血感。

她皮膚白皙,模樣俏麗,微微有些冷的表情,倒顯得她清高冷傲。

隻這麼一眼的觀察,夏辰就能看出,江雅絕對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孩。

“不必在意!”夏辰勾了勾嘴角,溫柔迴應。

被夏辰這麼看著,江雅有些不好意思,臉上泛起兩片淡淡的紅暈,看起來十分可愛。

“其實,我認識你!”江雅突然開口。

“嗯?”夏辰眉毛一動,有些疑惑。

“你的名聲可是很響,夏辰,蘇晴雪的男朋友,打死了井瑟,打怕了井清,又重創了郝家,現在已經是錦江市第一公子了!”說著,江雅突然自嘲的笑了笑,然後繼續說道:“其實,我是來接近你,調查你的!可冇想到發生了這樣的意外。”

“這話怎麼說?”夏辰挑了挑眉毛,示意她繼續說下去。

“我不是錦江市的人,我是從北方來的。你不認識我,可能會認識我的兩個哥哥,南宮雲和南宮宇!”江雅淡淡的笑著,說道。

“嗯?等一下,你哥哥是南宮雲和南宮宇?你是北方南宮家?那你為什麼不姓南宮而姓江?”夏辰皺了皺眉頭,突然問道。

“既然是抱著目的接近你,又怎麼會用真名?”江雅臉上的笑意更加濃了。

“所以你叫什麼?”夏辰攤攤手,又問。

“南宮雅!”南宮雅迴應,接著又說:“本來是讓我接近你,成為你的女人,留在你身邊做臥底,這樣一來我和南宮家裡應外合,在把你忽悠到北方,除掉你!可是……唉……冇想到現在會是這樣的情況!而恰好你又救了我兩次!”

“南宮家不是有權有勢,可你又怎麼會被島國的那群鬼子給抓了?”夏辰又問。

“據我瞭解,真要是在身邊安排一些保鏢保護,你一定會發現!這樣一來,就無法順利的接近你了!”說到這裡,南宮雅有些小得意。

聽著這些,夏辰不免發出疑問:“既然如此,你又為何突然坦白?眼下這種情況可是你接近我的最好時機,就這麼輕而易舉的放棄,你怎麼向南宮家交代?”

南宮雅卻不屑的笑了笑說道:“什麼交代不交代的!我能來已經是給他們麵子了,至於我要不要完成,那得看我心情!反正,我也隻是抱著來玩一玩的態度!”

“要不是我對你個人比較感興趣,南宮雲和南宮宇那兩個傢夥,我纔不會去管!”南宮雅掐著腰,那種傲氣是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。

“等等,聽你的意思你的身份可要比南宮家的還要尊貴!怎麼聽得我稀裡糊塗的?”夏辰皺著眉頭,雖然她的來意是聽懂了,可她的身份,和南宮家的關係卻很亂。

“好吧!我就知道還要解釋一番的!”南宮雅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,緊接著又說:“其實,南宮雲和南宮宇隻是南宮家的一個旁支,真正的南宮家,是我們!一個旁支而已,本來冇資格姓南宮的,後來因為南宮雲取得優異的成就,他們家就以此為理由,正式改姓南宮!”

“想著南宮宇那個廢物輸給你輸的這麼慘,我實在是不願意承認和他們一個姓氏!”南宮雅又歎了口氣,活脫脫的一個傲嬌小公主。

“他還慘?他可是為數不多的,能從我手上逃走的!甚至在逃跑之前還擺了我一道,我也是鬱悶的很啊!這個仇早晚得報!”夏辰攤了攤手,說的很輕鬆,可他眼底那濃烈的殺意,卻是清晰可見。

南宮雅很聰明的看出了這一切,她猶豫了一會,突然說道:“他逃回北方了!不過……北方的情況可比錦江複雜的多,我勸你隻是報仇的話,還是不要輕易去了!或者……等我回去,我幫你報仇!反正那個南宮宇在我麵前什麼都不是!”

昨天她是“江雅”,夏辰還不瞭解她,經過這一番對話,南宮雅的性格還真是討人喜歡。

她冷傲,有點囂張卻又不跋扈,她直爽,有些歡脫卻不調皮。

“北方而已,荒蕪大陸都在我的目標之內,北方又算得了什麼!”夏辰表情嚴肅,態度堅毅,說話間,緊緊的盯著南宮雅看,似乎是在觀察她的反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