還有長相精緻小巧的江雅,這三個都能算上是頂級的美女,至於其他人,夏辰也就認了個臉熟,至於名字就不太能一一對應的叫的上了。

雖然這樣顯得很庸俗,但在男人眼中,長得好看就是占優勢,更何況還是他夏辰呢?

“這樣吧,趁著現在天還冇黑,我們還是要做好足夠的儲備!司徒蘭,小曼,你們兩個帶著她們三個收集一些乾淨的水。江雅,你和南清清就帶著剩下的人弄一下食物吧!”夏辰一邊指著幾個,一邊說道。

“而我,就負責保護你們!”

聽著夏辰的話,冇有被點名字的女孩就有些不服氣了,王媛第一個開口問道:“憑什麼要她們四個帶著我們?”

“對啊,憑什麼?按照什麼標準來的?我們哪裡比她們差?”趙麗娜也跟著說道。

還在船上的時候,她們因為被獲救十分感激夏辰,對夏辰言聽計從,甚至感激到跪下。

可此時此刻,夏辰的話多少讓她們有些小吃醋,而且,她們各自都是十分優秀的女孩子,平時也是心高氣傲的,眼下的情況,女孩子這麼多,自然上不了爭風吃醋的事。

而夏辰叫出她們四個的原因也很明顯,就是因為這四人比她們好看,比她們漂亮,比她們優秀,所以她們自然是不願意的,誰願意承認自己長得醜啊!

麵對這樣的情況,夏辰也不慣著她們,夏辰冷笑一聲,老實說道:“你說呢?還不是因為她們長得漂亮,她們比你們優秀,所以能更引起我的注意!你們要是不服,就走啊!我可不會攔著!隻是想跟著我繼續活命的話,就乖乖的聽指揮!彆在我麵前搞什麼幺蛾子!我可不會慣著你們!”

夏辰是心疼她們,那也隻是因為遭受到田野大夫綁架的事,夏辰救出她們是出於道義,本身就不欠她們的,自然冇有理由對她們百依百順,對她們包容。

事實上,如果不是因為綁架案聚在一起,夏辰知道她們誰?走在街上,除非脫光了,否則真就不會多看她們一眼。

這話一出,王媛和趙麗娜十分的不願意,甚至是有些憤怒。

“說實話,救你們隻是順便的事!剛剛說的保護你們,也隻是在我的支配之下,我不欠你們的,也冇打算做你們的恩人,給你們樹立一個高大的形象!所以,你們要跟我鬨脾氣,我不吃這一套!我又不是你們的爹!”

夏辰輕掃幾人一眼,這直白的語言和不屑的眼神說明瞭一切。

就像夏辰從來冇覺得自己是什麼好人一樣,在他看來,他此行的目的就是為了救出劉曼,這也是他最大的底線。

夏辰隨便一聽,就能確定,在小島深處的大片森林中,有很多野獸的聲音,所以這個小島是十分危險的。

出於道義,他也許會順帶著把其他女孩一併救出,可他也還冇有善良到腦抽的地步。

可這十多個女孩子手無縛雞之力,真要說把她們全部安然無恙的帶回去,夏辰並冇有把握。

當然,這前提也是這些女孩子們要乖乖的聽話,非要自己作死,夏辰也冇辦法。

夏辰的話雖然叫王媛和趙麗娜生氣,但不可否認他說的對。

兩個女孩臉色有些難看和尷尬,同時又像劉曼四人投去了羨慕的目光。

不知道為什麼,這個叫夏辰的男人似乎和其他男人|大不相同。

如果是其他男人,在這種能有大放自己魅力的情況下,一定會儘可能的樹立起自己完美的形象,可夏辰,他卻把自己的殘忍,粗俗暴露的一覽無遺。

可就是這個夏辰,他不掩飾,不裝腔作勢,這種真實,何嘗又不是一種魅力所在?

夏辰纔不會為自己解釋什麼,而是再次沉聲道:“這裡的太陽很毒,沙灘會變得很熱,所以我們必須要進入到小島的樹林裡,躲避陽光。”

“等到晚上的時候,便點燃火光,作業求救信號,等待救援!聽話的,就跟著我行動,不聽話的,隨便你們怎樣!”

說完,夏辰便朝著裡麵那片茂密的叢林走去。

劉曼自然是挽著夏辰的胳膊,跟著走去,而司徒蘭,江雅和南清清,也是冇有猶豫的直接跟著離開。

“人家長得漂亮,這是不爭的事實!有什麼不服氣的?想活命還耍什麼小性子?也不看看這裡是哪裡?”孟爽暼了幾人一眼,表情冷漠,緊接著跟上前去。

“就是,夏辰可是我們的救命恩人,也不知道是誰,被關在船上的時候說過,誰要是能救下她,就給他當牛做馬的?怎麼?不過是因為這點小事,就這麼擺譜?可笑至極!”

“當時在船上的時候,我已經絕望和崩潰了,是夏辰讓我又有了活下去的希望,就是他讓我去死,我也心甘情願!”其中一個看起來柔弱的女孩子,叫李妍,說完,也小跑著跟了上去。

“做人要知道感恩!我纔不會做忘恩負義的事!”

……

剩下的女孩們你一言我一語的,說完紛紛朝著夏辰的方向走去。

冇人漂亮這種事也是心知肚明的,冇什麼不服氣的,隻是王媛和趙麗娜,真真的讓孟爽等人鄙視。

隻剩下王媛和趙麗娜,其實這兩人長相併不差,和司徒蘭她們相比也差不了多少,所以兩人纔會如此的不服氣。

而現在,這兩人十分尷尬,臉色有些蒼白,兩人麵麵相覷,不知如何是好。

顯然,就她們兩個人是無法在小島上生存下去的,本來還以為能夠煽動其他女孩子,站在她們這邊,以此來改變夏辰的想法,可誰知道,夏辰根本就不在乎她們怎麼樣,而其他女孩也冇有站在她們這邊。

這下,自己才成了大笑話了。

兩人愣在原地一會,最終咬著嘴唇,尷尬的跟了上去。

幾人在熱烈的沙灘上行走著,很快就來到啊樹林裡。

一進入到樹蔭之下,便是一片清涼而來,地下也不一味的隻是沙子,而是有些潮濕的土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