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曼一陣驚喜,她立馬大聲迴應道:“夏辰!是我!我在這裡,我在這裡!你聽到了嗎?”

劉曼瘋狂大喊,一邊喊著一邊拍打身側的集裝箱的箱體。

她已經受夠了,受夠了這裡昏暗狹窄,潮濕腥臭的環境。

見劉曼如此瘋狂,其他女孩紛紛露出厭惡的表情,剛要大聲斥責她,卻不想,下一秒……

“砰!”

一側的箱體突然被踹開,而夏辰,就在眼前。

“夏辰……”劉曼疲憊的眨動著雙眼,聲音有些激動卻很小,緊接著,她居然暈了過去。

夏辰趕緊上前,將劉曼抱了出來,先是診脈,然後掐人中。

“小曼?小曼!醒醒!醒醒……”夏辰一邊為她治療,一邊呼喚著她的名字。

還好,劉曼隻是因為體力消耗太大,加上一直緊繃著的心情,才導致她突然暈倒。

很快,劉曼便掙紮著眼皮,睜開了眼睛。

她滿眼的感動,深深的看著夏辰說道:“我不是在做夢吧!臭流氓,你真的來救我了嗎?”劉曼臉色慘白,整個人都虛弱無比。

“是啊,我真的來救你了!彆怕,冇事了,冇事了!”看著她虛弱的小臉,夏辰有些心疼。

劉曼明明是那麼的活潑可愛,可此時此刻的她,看起來是那麼的讓人憐惜。

她的眼神驚恐又害怕,身上還有很多擦傷,還好冇有其他傷口,這也叫夏辰鬆了一口氣。

劉曼緊緊的盯著夏辰,她好害怕這是夢,所以捨不得放開自己的眼睛,這會,不爭氣的淚水再度流了出來。

夏辰心疼的直接將她抱在懷中,一邊輕撫著她的後背,一邊安慰著:“好了,冇事了!有我在,有我在的,不用害怕了!我會保護你的!”

“嗚嗚嗚……夏辰!你終於來了!你終於來了!我真的好害怕!”劉曼同樣抱緊夏辰,這一刻,緊繃的弦一下子鬆懈下來,她再也抑製不住自己內心的情緒,全然對著夏辰發泄出來。

好一會,夏辰纔將劉曼扶了起來,又將整個集裝箱破壞掉,裡麵的女孩紛紛被救了出來。

大概十多個女孩子,都是和劉曼一樣的年紀,她們一個個淚流滿麵,十分感激的看向夏辰,讓那本已經消磨殆儘的希望,再次被點燃了。

她們同樣身體虛弱,儘管如此,她們還是不停的向夏辰道謝。

夏辰安撫了一會後,便將她們帶到了甲板上,呼吸一些新鮮的空氣,感受一下陽光的沐浴。

隻不過,當她們看到甲板上到處都是殘肢斷臂,滿地鮮血的慘烈情況時,被嚇了一大跳。

可突然,一個女孩,哆哆嗦嗦的上前一步,然後從地上撿起一把長刀,緊接著,女孩高舉長刀,對著地上的一個還活著的鬼子,狠狠的劈下。

鮮血濺到了女孩的衣服,臉上,女孩明顯的害怕,可她還是做出了這個讓人害怕的舉動。

緊接著,女孩們紛紛上前,拿著各種各樣的武器,對著地上的這些鬼子就是劈,坎,刺,捶,打。

她們是害怕,可她們無法原諒這些鬼子對自己做的一切。

她們可是差點就被帶出了國啊!想一想這幾天精神折磨,在想想那未知的危險,這一刻,那徹骨的恨意,徹徹底底的爆發出來。

該死的鬼子,該死的人販子!

而田野大夫他們,隻能任由宰割,他們瘋狂又痛苦的慘叫,怒吼,咒罵聲響徹整片海域,直到他們奄奄一息,冇有任何生命體征。

滿地的鮮血,無比刺眼,破碎的肢體,不敢直視,田野大夫他們被折磨冇有人樣,這殘忍的境況,連小說也不敢這麼寫。

對於她們這接近於瘋狂的行為,夏辰隻是冷冷的旁觀,他不會阻止,更不會同情,因為他們的下場,就該是這樣!

隻是他很慶幸,慶幸劉曼冇有受到傷害,慶幸這些女孩們得救了。

“謝謝你,你是我們的恩人!”

“謝謝!”

“真的太感謝了!”

……

女孩們發泄完畢,夏辰又將這些淩亂的屍體紛紛踢進了海裡。

女孩們很是激動,要不是夏辰,她們的後果或是慘遭折磨,或是死路一條,夏辰就是她們的神,是夏辰拯救了她們,是夏辰給了她們第二次生命。

一個女孩痛哭流涕,“撲通”一聲跪在了地上,嘴裡還不停的說著:“是你救了我,你就是我的恩人!我願意為你去死!謝謝!真是謝謝你!”

緊接著,女孩們紛紛效仿,跪在地上感謝著夏辰。

這段時間裡,她們恐懼,害怕,痛苦,絕望,在那個不分晝夜的集裝箱裡,不知呆了多久,她們就要被折磨瘋了,就要崩潰了!

那種深刻進神經,骨子裡的痛苦,是冇人能夠感同身受的。

這種情況之下,親手報仇,就是她們唯一渴求的。

夏辰心疼這群女孩,接受了她們的感激,他歎了口氣,微微勾起嘴角說道:“好了,你們還是先去找點水,洗一洗身上吧,然後就去餐廳吃點東西,補充補充體力吧!”

大概過了四十分鐘左右,女孩們將自己洗乾淨,也吃完了東西。

該說不說,小鬼子們的眼光還是不錯的,這會,女孩們雖然個個都是素麵朝天,卻都很漂亮,儼然成了這艘船上的一道靚麗風景線。

至於劉曼,一直死死的抓住夏辰的胳膊,不肯離開他的身邊,彷彿一旦放開,夏辰就會消失一般。

而夏辰,表情一直嚴肅,眉頭也是皺的死死的。

因為這會,根本就冇有人開船,而船正朝著一塊巨大的礁石行駛著,也就是說,要不了多久,船就會撞到礁石,沉入大海,他們的性命也因此受到了威脅。

“我們中有誰會開船嗎?再這樣下去,船就會撞到前麵的礁石!”夏辰掃過這群女孩子,嚴肅的問道。

女孩們相互看了一眼,紛紛搖頭。

“冇有!”

“我也不會!”

……

夏辰皺著眉頭,深吸一口氣,然後看向不遠處的礁石說道:“不行!來不及了,現在就得離開這艘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