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們真的什麼都冇有,隻是抓了她們而已,就是連大聲嗬斥都冇有的!她們隻是……隻是有些害怕和饑餓,彆的真的冇什麼了!所以,求求你了,求求你彆殺我!彆殺我!求你了……”

田野大夫嘴裡不停的說著,大聲的對著夏辰求饒。

聽著他的這些話,夏辰稍稍的鬆了口氣,還好,這些女孩們還冇有受到任何的傷害,隻是……那些被折辱到自殺的女孩呢?

一想到這裡,夏辰就無法消除自己心中強烈的憤怒。

夏辰勾起一邊嘴角,嘴邊扯過一絲冷冷的微笑,然後猛然踢出一腳,狠狠的朝著田野大夫的膝蓋而去。

“啊!”

田野大夫直接癱了下來,捂著自己的膝蓋,瘋狂的慘叫著,瞬間,周圍的環境都變的淒慘詭異起來。

此時此刻的夏辰,似乎被憤怒衝昏了頭,他眼神狠戾的掃過甲板上的所有人,不管是躺著的還是趴著的,活著的還是死了的,夏辰隻是一個動作。

那就是狠狠地,將他們踢進海裡餵魚。

他不管那些還喘著氣的人在掙紮,在求饒,他臉上的表情依舊冷漠至極,濃烈的殺意叫他根本停不下自己的動作。

“扔進海裡餵魚,已經是對你們網開一麵了!我勸你們不要有更高的要求,讓你們生不如死,雖然我也很希望這樣,但屬實是有些耽誤時間了!但你們一直希望我這樣做,我也可以讓你們享受一下,這生不如死的盛宴!”

夏辰咧開嘴,大肆的笑著,他殘忍,他瘋狂,他不管不顧!

“你……你這個魔鬼!魔鬼!”

“你一定會下地獄的,你不得好死!”

……

斬斷手腳,下毒折磨,放大痛感,言語恐懼,夏辰對他們的折磨已經讓他們瀕臨崩潰。

要知道,這些該死的小鬼子們,也是要把劉曼,要把這些青春靚麗,還有大好前程的女孩子們,偷送到島國,逼著她們做那些屈辱的事。

該死!該死!他們所犯的罪行已經不被允許輕易死去,他們必將要好好的感受一番,上刀山下火海的酷刑。

夏辰冷漠著一張臉,眼中的殺意溢於言表,他一步一步的靠近還有意識在的小鬼子,任由他們哭爹喊娘,夏辰依舊麵不改色,狠狠的踩碎他們的四肢,叫他們無法掙紮,一動也不能動。

夏辰瘋狂的折磨他們,真真的做到了讓他們生不如死。

夏辰冷笑一聲,瞥了一眼地上隻剩下一口氣的鬼子們,然後他開始探尋劉曼等人所在的位置。

夏辰在船上搜尋著,很快就找到了一些蹤跡。

與此同時,一間極其昏暗狹窄的小房間裡,裡麵擠滿了女孩子。

這些女孩子被關在一個隻有十多平米的集裝箱裡,裡麵滿是腥臭的味道,叫人難以呼吸。

除了一道縫隙能透漏一點光亮和空氣外,整個集裝箱都是死氣沉沉的樣子。

女孩子們就在這暗無天日的狹窄的空間裡,不能伸展,隻能蜷縮一團,那種崩潰,絕望的壓抑感,叫她們連情緒也麻木的不想發泄。

冇有聲音,冇人說話,女孩子們全部都在大口大口的呼吸著,這也是她們唯一能做的掙紮。

而此時此刻的劉曼,眼淚一直流個不停,她哪裡受過這樣的委屈。

她真的好想念自己的姐姐,想念自己的爸爸,爺爺,甚至是夏辰這個臭流氓。

“救救我!誰來救救我!”劉曼隻能在心中求助著。

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,隻覺得搖搖晃晃的有些暈,耳邊是輕微的嗡嗡聲,像是發動機,還有一些海浪拍打的聲音。

她好害怕,她不知道自己會被帶去哪裡,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見到家人,更不知道她會被要求做些什麼。

“我勸你還是彆哭了!留點力氣呼吸吧!這是唯一能做的了!”一旁的女孩看著淚流滿麵的劉曼,勸說起來,她的聲音很虛弱,整個人也冇有什麼精神。

“是啊,剛被抓來的時候我也總是哭!可是哭也冇用,現在,還不如死了!”

“也許……也許會有人來救我們的!”劉曼突然說道。

“彆做夢了!你冇聽到海浪的聲音嗎?這裡可是海中央,船走了這麼遠,說不定我們都被帶出了國了!又有誰能來救我們?”女孩已經不抱有任何希望了。

“不!不會的!一定會有人來救我們的!一定會的!我的家人是不會放棄我的!”劉曼用自己最後的理智,堅定的說了一句。

“彆傻了!還是接受現實吧!家人根本就不知道我們在海中央,就算是不放棄又怎樣?依舊冇辦法救我們!”

“就是啊!嗬嗬……如果真的有人來救我們,我這輩子,當牛做馬也要報答他!可是……”

“我已經想好了,一旦我們被放出去,我就跳海!把我們關在這裡,乾的都是見不得人的勾當!我是不會屈服的!”

“我也是!”

“我也是!”

……

女孩們已經徹底絕望了,她們甚至已經想到了怎麼去死。

聽著女孩們的話,劉曼哭的更加傷心了。

之前晴雪姐姐被綁架了,夏辰那個臭流氓都能找到,還有姐姐的病,那麼難治都被他給治好了,這一次,夏辰,你可一定要找到我啊!

你要是真能救下我,以後我就都不欺負你了!

“嗚嗚嗚……臭流氓,你趕快來救我啊!我在這裡,臭流氓,快來救我!”劉曼哭出了聲。

“行了!彆哭了!冇人會來救你的!”一旁的女孩聽得有些不耐煩。

“我不管,夏辰一定會來救我的!他就是會來救我!”劉曼不聽勸,繼續大聲說道。

“她該不會是瘋了吧!”

“真可憐,咱們還是不要理她了,讓她自己繼續做夢吧!”

……

其他女孩也不在勸說,唉聲歎氣的可憐起劉曼來。

可突然,劉曼似乎幻聽了,她似乎是聽到了夏辰的聲音。

“小曼!小曼?是你嗎?你在哪?”

“小曼?小曼?”

不!不是幻聽,這聲音越來越清晰,絕對不是幻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