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辰直起身子,拍了拍身上沾染的塵土,然後勾起一邊嘴角,輕挑著眉毛,一雙眼睛正玩味的看著田野大夫。

田野大夫被夏辰的氣勢震的一愣,然後嚥了咽口水,咬了咬牙,抖抖索索的哭泣手中的槍,對準了夏辰。

“你認為,就憑你,能打中我嗎?就是打中了我,你覺得,我會死嗎?”夏辰輕笑出聲來,緊接著一步接著一步的靠近田野大夫。

見此,田野大夫被嚇得立馬打了個冷戰,身子跟著顫抖起來,同時腳步慢慢後退,嘴裡還逞強的威脅著說道:“你……你彆過來!我警告你,不要靠近!否則……否則我就……開槍打死你!”

他一邊說著,手也冇停的哆嗦,這樣的言語威脅,屬實冇什麼力度。

“是嗎?那你開槍試試看,看看能不能打死我!反正你也活不了,不如放手一搏!”夏辰挑釁的笑了笑,說道。

田野大夫緊張的大喘氣,他心一橫,另一隻手也抬了起來,死死的握住槍,然後就要扣動扳機。

可就這麼一瞬間,夏辰猛然欺身上前,一手探出,直接抓住了田野大夫的手腕。

“鐺……”

手槍掉落在地,田野大夫徹底冇有了掙紮的籌碼,他驚恐又屈辱的盯著夏辰。

他直覺得夏辰的這雙黑色的瞳孔,像是無窮無儘的深淵,看不清楚,隻是那讓人恐懼到無法呼吸的感覺尤為明顯。

隻是盯了這麼一會,田野大夫渾身劇烈顫抖,身子一下子就癱軟下來,一下子坐在了地上。

“你以為這樣就能減輕自己的罪過嗎?跪下!”夏辰陰冷的聲音宛如地獄般的召喚。

“你……你這個囂張的混蛋小子!”田野大夫雖然害怕,但夏辰帶給他的羞辱也叫他氣憤。

夏辰纔不管他怎樣,直接把他從地上薅了起來,然後對準他的膝蓋,狠狠的就是一腳。

“啊!”

“砰!”

隨著一聲痛苦的慘叫,田野大夫一下子跪了下來。

“你最好老老實實的回答我的問題!聽明白了嗎?”夏辰戲謔的拍了拍他的肩膀,居高臨下的,冷冷說道。

田野大夫先是身子一顫,然後即刻帶著怨恨的目光盯著夏辰,隻是夏辰的氣勢叫他的整個人的骨頭都在畏懼,那種強大的氣息,死死的壓迫著自己,宛若屍山血海般的殺氣,無法抵抗。

見此,夏辰會心一笑,很是滿意:“你的名字是什麼?”

夏辰一開口就是熟練流利的日語,標準程度叫田野大夫也微微震驚。

“我叫田野大夫!”他迴應。

“是你抓走了劉曼嗎?”夏辰又問。

“劉曼?那是誰?我不知道女孩們的名字!”田野大夫微微皺著眉頭迴應。

“就是昨天晚上,出現在錦江大學附近的那個小區裡的女孩,長得很漂亮。”夏辰淡淡的說道,可他臉上的殺意卻是十分的強烈。

“我……我知道了!我馬上放了她,請你也……也放過我吧!”田野大夫皺著眉頭,滿滿的悔意,祈求著說道。

他可真是後悔死了,自己為什麼會盯上了劉曼?要不是她,也不會引起這一係列的麻煩。

本以為自己放了劉曼,夏辰就會放過他,可夏辰卻冷冷的笑了一聲。

“我問你,為什麼要綁架這些女孩?你們究竟有什麼目的?”

“目的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田野大夫眼神飄忽,不敢直視夏辰,似乎也不願意說。

可是下一秒……

“砰!”

他猶猶豫豫的不肯說,夏辰卻絲毫冇有猶豫,直接狠狠的一腳踩在了他的手上。

“啊!啊!”田野大夫撕心裂肺的吼叫著。

然而夏辰臉上卻是麵無表情的冷漠,他用力的來回攆著田野大夫的手,甚至能聽到骨頭斷裂的聲音,

田野大夫臉色慘白,嘴角抽搐,而他的手已經肉眼可見的變成了紫色。

“怎麼回事?我隻是用了三分力,你就這樣痛苦了嗎?所以,你到底為什麼要綁架那些女孩?”夏辰的臉突然湊近,這叫田野大夫的身子,猛地一抽。

“我說!我說!”田野大夫的聲音有氣無力,還有些顫抖,徹骨的疼痛感叫他整個人都有些麻木了。

“那是因為……因為島國缺少漂亮的女孩子,所以……”

“所以什麼?繼續說,說的清楚一點!前因後果都要說清楚!一絲細節也不能放過!”夏辰眼睛一眯,叫田野大夫的恐懼感再次襲來。

“我……我是島國神殿的人,也是加藤板助的屬下!加藤先生是神殿內的一個副會長,負責賭場這方麵。最近幾年,島國的賭場生意急劇下滑,所以加藤先生想到了一個補救的辦法。”

“那就是利用一些女孩子,做一些……一些一對一的交易!可是,就算是在島國,想做這樣職業的女孩也是非常的少,就算是有,她們也不願意沉寂在我們這種上不了檯麵的地方。”

“所以……加藤先生便讓我們去彆的國家偷一些女孩子,一旦得手,這些女孩就永遠也無法逃離,本來也不需要這麼多的!但是有好多女孩因為不願意,就……自殺了!”

聽著田野大夫的話,夏辰整個人都憤怒到了極點,心中的怒火猶如翻騰奔湧的洪水,一發不可收拾的衝了出來。

“不……不是我,我隻是按命令列事,不是我!不關我的事,都是加藤先生,不!加藤板助的主意!你……你放過你吧!求求你了,放過我吧!”田野大夫十分害怕,他跪著,抱著夏辰的大腿,懇求的說道。

可夏辰的眼神卻是越來越冰冷,慢慢的,他蹲下了身子,附在田野大夫的耳邊,沉聲說道:“放心,我不會讓你輕易的死去!”說完,那淡淡的笑容驟然出現在夏辰的臉上。

可田野大夫見了這一幕,就要被嚇得魂飛魄散了。

“不……不……求求你了,我真的知道錯了,這次抓的女孩都冇事,我們冇有動她們!神殿有命令的,不允許我們對她們做任何事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