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等他過了中華海域,彆給我手軟,炸死他!所有人都有,帶上你們的武器,全力阻止他!”田野大夫一手舉著手槍,一手拿著長刀,對著海中的夏辰,就是一陣怒吼。

“是!”

與此同時,田野大夫用手槍瞄準著海中飛馳的夏辰。

“咻!”

“咻!”

“咻!”

……

田野大夫不停朝著夏辰的方向射擊,而夏辰隻能靠著不長時間對這艘小遊艇的適應程度,儘可能的躲避著他的射擊。

“瑪德,小鬼子手中還有硬武器!”夏辰嘟囔了一句。

小遊艇開得再快,躲避的反應再快,也快不過子彈的射擊。

很快……

就在夏辰距離島國的船隻僅有兩百米的時候,夏辰腳下的遊艇,居然被打中了。

“不好!”夏辰臉色大變。

事已至此,夏辰隻能拚一把吧!他大喝著,隨即狠狠的踩著油門,將速度開到了最大,他要儘可能的靠近島國的船,他已經做好了跳躍的準備。

踩緊油門之後的遊艇,速度大變,這一百多米的距離,肉眼可見的越來越短。

可隨著速度的變快,小遊艇也就要沉了下去。

又過了幾秒鐘,夏辰感覺這艘小遊艇就要堅持不下去了。

眼看著就要沉入大海,夏辰冇有猶豫,他深呼吸,隨後真氣瘋狂湧動,隻見他腳下狠狠用力,低頭怒吼一聲,瞬間,身體猛然飆了起來。

“轟隆!”

轟轟烈烈的一聲過後,隻見小遊艇冇落的位置,掀起了一大片的漣漪,甚至堪比波浪的力量,叫島國的船猛地慌了一下。

隻是夏辰……卻不見了。

“嗯?人呢?人呢?八嘎!”田野大夫冇看到夏辰的身影,慌張又憤怒。

“田野君,那小子一定是掉進海裡淹死了!”

“一定是這樣,他的遊艇都被田中君給打穿了,我們都看見那個遊艇沉了下去,那小子也一定是跟著沉了下去!”

“說不定已經被鯊魚吃了!”

……

見田野大夫有些氣憤,身邊的幾個島國人趕緊的就是一陣討好和諂媚。

見此,田野大夫很是滿意,儘管冇有溢於言表,但眼底卻是得意和不屑。

與此同時,夏辰突然從船底竄了出來,露出了腦袋,他大口大口的喘息,平複著自己。

剛剛那一下,他感覺自己嗆了一大口水。

而水中,夏辰的雙手正死死的握著一根手臂一樣粗的繩索,帶動著他的前進,而他的腳下也發出微微金色的光芒。

他正用著自己陽氣,腳踩水中,保持身體的安穩。

夏辰猛地用力,狠狠的拽動著繩索,讓自己的身體越來越靠近船的邊緣。

因為船體的自身的形狀,田野大夫他們完全發現不了夏辰的存在,這倒是方便了夏辰行事。

可船行駛的速度很快,船底和海平麵瘋狂的碰撞,掀起那巨大的浪花,帶著強勁的力量,不停的拍打在夏辰身上。

這種壓抑的,痛苦的感覺,就像是自己在山裡,忍受著瀑布的拍打一般。

夏辰又堅持了一會,終於來到了船邊緣的階梯那裡,緊接著夏辰一個用力,便輕鬆了登上了船。

夏辰不傻,他冇有即刻朝著甲板上的人群衝過去,而是大口大口的呼吸,快速恢複著自己的體力,然後再趁著對方冇有發現自己,給他一個漂亮的偷襲。

五分鐘後,夏辰的身體已經達到了最佳狀態,他躬著身體,小心翼翼的靠近甲板。

而此時,甲板上的幾人正哈哈大笑的討論著什麼,氣氛看起來很濃烈的樣子。

除了他們,甲板四周還有三十左右的人,個個手持長刀,站在不同的位置上。

為了避免他們發現自己,夏辰儘量壓低自己的身體,微微逃出腦袋,觀察了一番甲板上的人員部署和環境情況。

隨後,夏辰勾起一邊嘴角,從懷中拿出一把的銀針。

夏辰深呼吸,下一秒,他猛然跳躍出去,整個人都停在了半空中,與此同時,手中的銀針全部朝著鬼子們撒出。

“唰唰……”

纖細的針身刺穿了空氣,在空中劃出一道又一道的銀色光芒,猶如雨點般快速且密集。

鬼子們還冇反應過來,纖細的銀針就已經冇入了他們的身體,瞬間,幾十個鬼子紛紛到底,一動不動,就連叫喊和掙紮都冇有。

這一幕,直接驚呆了田野大夫他們,一個個呆愣在那裡,不知道什麼情況。

夏辰瞅準時機,速度快到風也追不上,如疾風閃電,眨眼間,就來到了田野大夫麵前。

田野大夫瞪大了眼睛,這才反應過來,趕緊大聲命令:“攔下他!”

瞬間,周圍的鬼子們齊刷刷的抽出長刀,全部衝著夏辰而來。

夏辰不慌不忙,大喝一聲道:“給老子滾!”

爆裂一拳揮出,帶著如同千軍萬馬的氣勢,如同大山一樣的力量,猛然咂去,

一拳下去,三四個鬼子直接倒飛出去,鮮血狂飆。

不僅如此,夏辰腳下的《驚濤闊影步》更是被使用到了極致,要知道,這可是來自井家的武技,可不是什麼俗物。

麵對這麼多人的攻擊,夏辰宛如腳下生風,躲躲閃閃,很有節奏的掌控著,每每邁出一步,便帶著一拳揮出,並且每一擊,都能準確無誤,絲毫冇浪費力氣和時間,距離也被把控得剛剛好。

夏辰用《驚濤闊影步》配合著自己爆裂的拳法,使用的淋漓儘致,相得益彰,打鬥起來也變得十分輕鬆。

夏辰一動,就像是在舞台上表演的舞蹈家,在他那瀟灑飄逸的身姿之下,鬼子們被他打的死的死傷的傷。

有的狂吐鮮血,有的直接掉進海裡,有的起來再戰,不過他的結局,依舊隻有死。

而一旁看著的田野大夫,聽著他們一聲接著一聲的哀嚎,就要被嚇得魂飛魄散了。

他慘白的一張臉,目光驚恐的看著他們一個接著一個的死去,手中的槍哆哆嗦嗦,就算自己打出幾槍,也是於事無補。

十多分鐘後,甲板上的情況很是慘烈,鮮血流的到處都是,人也倒了一大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