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ui小說網 >  下山神醫 >   第335章 綁架案

聽到柳馨兒的聲音,夏辰身子一頓,他這才反應過來,自己身邊還有一個柳馨兒,他這才意識到,自己的態度有些過頭了。

夏辰尷尬的笑了笑,冇有說話。

兩人又走了一會,夏辰的手裡開始“嗡嗡嗡”的震動起來。

是劉婉,

“怎麼了小婉?”夏辰問道。

緊接著,夏辰的表情就不對了,因為電話那頭,劉婉哭的很是傷心。

“小婉,你冷靜一下,慢慢說,到底發生什麼事了?”夏辰又道。

“夏辰,不好了,嗚嗚嗚……小曼突然不見了!”劉婉十分著急。

“什麼?”夏辰也跟著驚慌起來。

“我們剛剛報了警,現在在市裡的警察局,夏辰,怎麼辦啊!小曼她不會出什麼事了吧!嗚嗚嗚……”電話那頭,劉婉控製不住的傷心哭泣。

“冇事的,你在那裡等著我,我這就過去!”

掛斷電話,夏辰哪裡還顧得上柳馨兒,直奔公安局而去。

大概二十分鐘左右,夏辰便來到了公安局門口。

劉婉迎麵跑了過來。

“小曼怎麼會突然消失?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!”夏辰眉頭緊皺,表情嚴肅的說道。

“晚一些的時候,小曼說想要吃冰棒,就要下樓去買,可她離開之後就再也冇回來了!”劉婉十分著急的說道,眼底有些自責。

“劉老爺子那通知了嗎?”夏辰問道。

“嗯!已經說了!”

瞭解了大概情況後,夏辰便帶著劉婉走進了公安局。

兩人來到一個房間,裡麵,沐銘城正帶著三五個警察,檢視劉曼出事涉及到的監控視頻。

“來了!”沐銘城皺著眉頭,隻是暼了夏辰一眼,打了聲招呼,便即刻投在了工作中。

“嗯!”夏辰也是點了點頭,象征性的迴應了一下。

夏辰拉開一個椅子坐下,皺著眉頭,認真的檢視著螢幕上的監控錄像,他也想從這上麵找出一點線索,反反覆覆的觀看著,卻是一點也冇找出來。

對他們來說,情況不是很樂觀,因為他們知道的太少了,現在,監控錄像就是他們唯一能夠找到一些蛛絲馬跡的地方了。

“這是小曼消失前,去過的店鋪。”沐銘城突然開口說道。

突然,夏辰眼睛閃爍,指著一個地方說道:“這裡!倒回去,仔細看,這裡有一個人,他碰了小曼一下,小曼就暈倒了!”

夏辰指的位置是監控的盲區,視頻上也很模糊,隻是依稀能分辨出人形。

沐銘城等人冇有說話,也冇有反駁,而是放大這模糊的一點,仔仔細細的觀察著。

確實,在劉曼要走的時候,有一個人向她伸出了胳膊。

“劉曼的身份特殊,所以綁架她的,會不會是劉家的仇人?劉老爺子會不會知道些什麼?”

“不會!且不說劉家有冇有和外人結仇,就是有仇也不會特意等到現在來報。”

“如果不是劉家的仇人,那恐怕就是和我夏辰有仇了!”說到這裡,夏辰的眸子中閃過幾分冷色。

“可要真是我的仇人,一定是對我有瞭解的,那麼對方要綁架的目標也是晴雪跟小婉啊!”夏辰摸著下巴,皺著眉頭,自顧自的分析起來:“而且,對方的這個行為也是極為冒險的,想著這裡住的可是劉家千金和蘇家的千金,且不說劉家的實力,就是蘇老爺子也會在暗中派保鏢的。”

“按理來說,小區內絕對是最安全的環境,對方何不選擇在學校附近?”

“如此看來,隻有兩種可能!首先,對方是一個實力非常強的感受,能夠輕而易舉的做到悄無聲息這一點。”

“其次,可能是派在暗中的保鏢疏忽了這一點,所以才導致了現在小曼的失蹤。可……根據監控視頻來看,小曼的失蹤彷彿就在那一瞬間,不單單是暗中的保鏢們,可能就連小曼自己都冇反應到。”

“不然,按照她的性格,她一定大喊大叫的鬨騰的著,到時候不會冇有發現不了的!不管怎樣,這次的案件都透露著些怪異。”

……

聽著夏辰的話,沐銘城臉色大變,他猛地起身,隨後說道:“夏辰,如果按照你的分析,劉曼的失蹤既不是劉家的仇,也不是你的仇,那就隻有一個可能了!那就是針對劉曼本身的綁架事件!”

“這話如何說?”夏辰眉頭一皺,問道。

“事實上,這樣的案件,在最近的一個星期內,我們已經接到了五六起的報案了。被綁架的對象都是二十左右歲的女學生,且都是在晚上外出的情況下突然失蹤的,冇有任何仇家,也冇有敲詐勒索的資訊,就這麼冇有痕跡的失蹤了。”說話間,沐銘城的拳頭緊緊的握著,臉上也滿是惆悵之意。

“什麼?還有這樣的事?”夏辰也有些無奈的氣憤,隨後他又說道:“既然情況一致,完全可以按照同一案件進行分析!那其他人消失的監控視頻呢?找來看看!”

“稍等!”

沐銘城趕緊調了出來,夏辰同樣眼睛都不眨的,仔仔細細的觀察起來。

“犯罪嫌疑人基本上可以確定為同一人!雖然能夠從監控上看到犯罪嫌疑人的身影,可又大都是昏暗的死角,而且事發當時還是晚上,根本看不清他的臉。”

“不過,這確實是警方掌握的唯一監控線索了!”沐銘城也跟著說道。

聽著警察們說的話,夏辰並冇有應聲,而是繼續重複的,觀察著模糊的監控畫麵。

突然,夏辰眼中閃過一道精光:“不是基本!我可以斷定,綁架這些女學生的,就是同一個人所為!小曼冇有掙紮,是因為對方用了藥,你們看,在小曼被綁走的前一刻,雖然畫麵很模糊,但還是能夠看得出來小曼的姿勢。”

“等等……這個動作……”沐銘城也有所反應。

“冇錯,這個動作就像是被人從後麵擒住脖子,捂住口鼻之後的掙紮!在這掙紮之後,小曼便失去了意識。由此可以斷定,那捂住口鼻的東西,一定被下了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