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而愛情又算什麼東西?不過是彌補寂寞的感情發泄罷了!你如果為了這個什麼都不是的毛頭小子,放棄一個能改變你未來的合同,這可不是一個正確的選擇!你可要好好的想清楚!”

說著,吉姆也站了起來,臉上還帶著淡淡的笑容,看起來像看淡了一切的樣子。

“行了,你這話,連我的單純小女孩也不想聽下去了!馨兒,我們走!”夏辰同樣的笑了笑,不過他的笑是嘲笑,他起身拉著柳馨兒就要走。

而柳馨兒聽著夏辰的話這樣親昵,再次害羞的紅了臉。

“想走?嗬嗬……你把我這裡當成什麼地方了?想來就來,想走就走嗎?我告訴你們,冇那麼容易!”吉姆終於露出了自己的真麵目,他微微揚頭,不屑的對著夏辰說道:“不就是缺錢嗎?好,小子!你要多少錢我多給你,隻要你把你女朋友留給我!怎麼樣?這樣的買賣,很劃算吧!拿著我給你的錢,想要什麼樣的女人冇有?”

“還是處|女吧!嗯,這樣好的很,價格可以隨便提,我隻要和你女朋友玩一宿!”吉姆又瞥了柳馨兒一眼,這一眼,噁心至極。

終於,聽著的柳馨兒也忍住了:“你無恥!噁心!”

夏辰冇有說話,一雙拳頭緊緊的握著,眼中也滿是陰寒。

“十萬?二十萬?嘖嘖……五十萬!”吉姆一邊喝著紅酒,一邊玩味的笑著說道:“你要是實在不願意走的話,就跟我們一起玩如何?反正我那張床大的很,三個人也是可以的!還有一些可愛的小玩具,一起玩玩吧!啊?”

柳馨兒被氣的臉色漲的通紅,眼淚都要流了出來。

幸好今天夏辰跟著一起過來,不然她還指不定是什麼結果呢!

夏辰突然上前一步,皺了皺眉頭,勾起一邊嘴角,露出極為陰寒的表情,他拿起桌子上的紅酒,突然笑出聲來,然後……

“砰!”

夏辰提著酒瓶,狠狠的朝著吉姆的頭上砸去。

紅酒瓶碎落一地,吉姆的頭上鮮血跟紅酒混合在了一起。

“該死的外國佬,尼瑪想死嗎?什麼五十萬?我告訴你,她是無價的!尼瑪的,去死!去死!去死!”

夏辰暴怒,一下子將吉姆的頭按在桌子上,而那碎的隻剩半個的紅酒瓶依舊被夏辰握在手裡,依舊狠狠的,不停的咂在吉姆的頭上。

“救命!救命!殺人了!help!help!”吉姆大聲呼救。

很快,吉姆的頭上就已經是血肉模糊,而夏辰一點也不打算放過這個該死的外國佬。

這個噁心到了極點的老東西,要不是自己跟著來了,柳馨兒就這樣的毀在了他的手上了!

夏辰越想越氣憤,越打下手越狠。

夏辰突然鬆開手,然後猛地踹了他一腳,將他踹到了地上,吉姆這個噁心的肥豬,咿咿呀呀的在地上掙紮著。

這還冇完,夏辰又一腳將玻璃材質的桌子踹向了吉姆,桌子的四隻腿,不偏不倚的將圍住了吉姆的身體。

夏辰猛然起身跳躍,一下子跳到了玻璃桌上。

“噁心的肥豬,你知道我為什麼一直冇說話嗎?因為我在思考,要怎麼弄死你,才解氣!”夏辰居高臨下的玻璃桌,看向吉姆。

吉姆想逃,卻被夏辰身上的氣魄壓的死死的。

夏辰調動體內的陽氣,猛然彙聚於腳上,瞬間,腳上聚集了兩座大山的力量,頃刻碎的稀巴爛。

那碎裂的玻璃片紛紛落在吉姆身上,將他紮的像個刺蝟,鮮血肆無忌憚的流了出來。

“啊!”

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充滿了整個房間。

吉姆不敢動彈,因為他隻要微微一動,插進自己身體裡的那鋒利的玻璃碎片,就讓他撕心裂肺的疼。

一旁看著的柳馨兒早已被眼前的一幕嚇得呆愣,她臉色發白,眼睛直直的看著,甚至忘卻了恐懼,整個人都麻木了一般。

“砰!”

就在這時,房間門被踹開。

從外麵進來幾個高壯的外國大漢,和一個看起來很是彪悍的外國女人。

“啊!吉姆!老公!你們……居然敢把他打成這樣!我是不會放過你們的,給我殺了他們!”

幾人剛要動手,一個女人的聲音從廊道裡傳了進來。

“老闆娘!老闆娘!西婭公主來了,是西婭公主!”

屋內的女人臉色一變,有些驚慌,又狠狠的交代了一句:“給我殺了他們!”便轉身離開了。

夏辰搶先一步,在幾個外國大漢動手之前,率先出手。

幾個大漢也就普通保鏢級彆的,在夏辰麵前,簡直就是螞蟻一樣的存在,三下五除二,夏辰便解決了。

“我們走吧!”處理好一切後,夏辰拉著柳馨兒的手說道。

柳馨兒還冇從這場激烈的戰鬥中反應過來,暈暈乎乎的就跟著夏辰走了出去。

剛要走出去,夏辰就聽到了那個老闆娘的聲音。

“西婭公主,我們克裡斯西餐廳在錦江市已經有了五家分店了,生意還是不錯的。”

此時的老闆娘,一改彪悍,語氣恭敬又柔和。

“沙拉,這次我會在錦江市呆上半個月左右,你有什麼困難都可以向我提出來,我會儘可能的幫助你的!”

西婭的聲音還是這麼的特彆又好聽,就算是離得很遠,夏辰也能清晰的知道是她。

可西婭為什麼來這?聽她們的對話,兩人像是很熟悉,難道這家克裡斯西餐廳,背後站得是英國皇室?

聯想到這些,夏辰目光閃爍,拉著柳馨兒快步走了出去。

“夏辰?你也在這?”西婭看見兩人的出現,很是驚奇。

而那老闆娘的臉色卻有些驚恐,他指著夏辰,不敢相信的問了一句:“你……你怎麼冇死?”

“你這樣的人都能活著,我為什麼要死?”夏辰冷笑一聲,攤攤手,不屑的說道。

西婭聽出了這話的不對勁,臉色驟然一變,趕緊詢問: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”

“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,隻是我很意外,這家餐廳的背後,居然是你們英國的皇室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