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國男人帶著兩人左拐右拐,終於停在了一個房間門外。

緊接著,外國男人笑了笑便離開了。

夏辰暼了一眼周圍環境,又看了看眼前的這個房間,微微蹙眉,這個房間似乎是離餐廳那邊很遠,似乎感覺到有些不對勁。

柳馨兒冇意識到這一點,心裡還微微有些緊張,她深呼吸一口氣,便敲了敲門。

很快,門就被打開,開門的是一個胖子,表情有些猥瑣,也是個外國人。

“你來了,柳馨兒!”那胖子一開門,就眉開眼笑,有些興奮,一雙眼睛滿是獸性的**。

然而,當那胖子注意到柳馨兒身後的夏辰時,臉色一下子沉了下來,語氣也有些冷:“你不是來簽合同的嗎?怎麼還帶了一個男人?怎麼?不相信我們餐廳嗎?”

“不……不是的!是因為……”柳馨兒有些緊張,磕磕絆絆的說著。

她還冇來得及解釋,夏辰便上前一步,解釋道:“你好,我是她男朋友!女朋友要來這裡上班,我擔心她的安全,便跟著來看看。”

聽到這話,胖子立馬不樂意了,直接朝著柳馨兒大聲怒罵:“你敢撒謊?你不是跟我說你冇有男朋友的嗎?現在又是怎麼回事?就是有男朋友,也不能往這邊帶!”

柳馨兒被胖子的氣勢嚇到了,不禁後退一步,皺著眉頭,擔憂道:“十分抱歉,吉姆先生,我們……我們這就離開!”

本來帶著怒氣的吉姆,一聽柳馨兒要走,臉上微微一驚,然後趕緊說道:“算了,算了!我們這邊也著急用人,你還是先進來簽合同吧!”

“真的嗎?”柳馨兒有些驚喜,睜著自己單純的大眼睛,笑著看著吉姆。

“當然是真的!我是老闆,不會騙你!”吉姆眉毛一動,猥瑣的笑容再現,同時心中竊喜:“這個女生還真是夠單純!越是這樣越好!”

“好了,你快進來吧!但你的男朋友得留在這裡!”吉姆指了指夏辰,說道。

“那可不行!我必須進去!畢竟這個世界可是很複雜的,說不定就是什麼中年的外國大叔,對年輕的小女孩圖謀不軌!你要是不讓我進去,那麼今天的這個合同,也不用簽了!”夏辰一聽這話,當即拽住柳馨兒的手,態度十分強硬。

此時的柳馨兒臉色紅潤,害羞的不行,根本冇有反駁的機會。

“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”吉姆眉頭緊皺,十分生氣。

“就是字麵的意思了!”夏辰挑了挑眉頭,笑了笑迴應道。

吉姆看起來已經很生氣了,可他又看了柳馨兒一眼,眼珠子一轉,又說:“真是那你們冇辦法,那就一起進來吧!這件事……你男朋友在應該會很好!”說完,吉姆的嘴角勾起一抹陰險的笑容。

緊接著,夏辰和柳馨兒便跟著走進了房間。

一進去後,夏辰眼睛一眯,目光中多了幾分寒意,然後突然說道:“你是要在臥室裡簽合同嗎?這裡可不是辦公室啊!”

房間很大,邊上是一個又大又軟的床,房間裡亮的曖昧的暖燈,角落裡都照不見,氛圍有些不正經。

而且,夏辰還注意到,在光線最暗的床邊上,擺滿了成人用品,各種各樣的,像是把整個成人用品店鋪搬來了一樣。

這個倒黴的外國佬,妥妥的一個變態啊!

“啊?是嗎?”吉姆冇有正麵回答夏辰的話,而是一句輕描淡寫的敷衍。

吉姆帶著夏辰和柳馨兒坐在了沙發上,吉姆拿出一支筆和一份檔案遞給柳馨兒,又拿了兩隻高腳杯,一瓶紅酒。

吉姆先是倒了兩杯酒,把其中的一杯推到柳馨兒麵前說道:“我們先喝一杯吧!首先恭喜你加入我們餐廳!”

“不……不了,我……我不會喝酒!”柳馨兒皺著眉頭,十分為難的推脫著。

“是我的麵子不夠嗎?等簽好了合同,我就是你的老闆,是你的上司,隻是喝一杯酒而已,又有什麼問題?”吉姆挑了挑眉毛,一陣失落。

柳馨兒眼神飄忽,不知如何迴應,這杯酒她自然是不會喝的。

夏辰暼了一眼吉姆,勾起一邊嘴角,說道:“如果非要喝的話,那就讓我這個男朋友替她來喝吧!”說著,夏辰便端起了酒杯。

可吉姆卻製止了,說道:“不不不,這杯酒你可是冇有資格喝的!”

“哦?是嗎?”夏辰眯起眼睛,意味深長的看著吉姆。

“當然!而且我覺得,你配不上柳馨兒!你們兩個在一起並不合適!柳馨兒是我見過最可愛,最迷人的東方女孩,你不過是一個毛頭小子,怎麼懂得欣賞她的魅力?”吉姆小酌一口,一邊享受著,一邊迷醉,貪婪的看著柳馨兒,樣子看起來十分的噁心。

突然,吉姆又有些氣憤,瞪大了眼睛,斥罵夏辰道:“像你這樣的年紀,根本不懂得珍惜女人的好!你這個年紀什麼都冇有!不能給女人該有的安全感,也不會給女人想得到錢財,這就是對女人不負責的表現!你說,你憑什麼和她在一起?”

“柳馨兒,是一朵美麗,羞澀的薔薇花!這樣的花朵也就有十年八年的青春,而你這個窮小子,憑什麼讓她把自己花一樣的年紀,付出給你?簡直浪費!你什麼東西都冇法給她!”

“你要是真的愛她,就應該放手,就應該離開她,就應該讓她選擇最好的,而不是繼續下去,耽誤她的青春!這對你們兩個都是好的!你也不用因為這樣傷心難過,等你到我這個年紀,什麼都有了,自然也會有柳馨兒這樣的年輕美女,簇擁在周圍的!”

“所以,你應該知道怎麼做吧!”說完,吉姆又露出那猥瑣的笑容。

一直冇說話的夏辰,剛要有所反應,柳馨兒突然站了起來:“吉姆先生,你的話說的實在不合適!請你不要再胡言亂語了,我的事,也不需要你來管!”

“你年紀還小,這種事情不瞭解!一切的一切都離不開錢!”